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國峻不回來吃飯

國峻,
我知道你不回來吃晚飯,
我就先吃了,
媽媽總是說等一下,
等久了,她就不吃了,
那包米吃了好久了,還是那麼多,
還多了一些象鼻蟲。
媽媽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她就不想燒飯了,
她和大同電鍋也都忘了,到底多少米要加多少水?
我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你燒飯的,
現在你不回來吃飯,媽媽什麼事都沒了,
媽媽什麼事都不想做,連吃飯也不想。
國峻,一年了,你都沒有回來吃飯
我在家炒過幾次米粉請你的好友
來了一些你的好友,但是袁哲生跟你一樣,他也不回家吃飯了
我們知道你不回來吃飯;
就沒有等你,
也故意不談你,
可是你的位子永遠在那裡。
 

全神貫注才是王道

法國雕塑家羅丹(Auguste Rodin,一八四○〜一九一七)某日正忙於工作,忽有訪客。他熱情出門把訪客迎進工作室,進門以後,他覺得從這個角度看塑像不夠完美,於是又動手修改,這一改就是三十多分鐘,他才滿意地放下工具。回頭一看,客人還在!這時才想起客人被晾在一邊,他為自己的失禮感到十分抱歉。這位訪客卻說:「先生,你的行動教了我最珍貴的道理:人生任何工作,如果要做得好,就是要這樣。」這是專注到忘了客人,還有人專注到忽略了女兒。〈琅邪王歌〉(《樂府詩集》載):
新買五尺刀,懸著中樑柱。
一日三摩娑,劇於十五女。
新買的刀掛在中庭的樑柱,一天之中,總要多次摸摸它,自己十五歲女兒也沒這麼勤快親近吧。此歌寫愛刀之專注更甚於愛女,當時北方尚武風氣之盛,由此可見。馬克.吐溫說:「在世上,享有一點點無害的小樂趣,是有益身心的好事:這能強化人的身體,讓人像個人,防止人變得刻薄。」但是,當「一點點無害的小樂趣」被灌以相當的時間和精力,對一個人將產生無可言喻的重大影響。《莊子.達生》的故事:梓慶刻削木頭做樂器,做成後,看過的人都非常吃驚,以為是鬼斧神工。魯國國君見了便問他說:「你用什麼妙法做成的呢?」梓慶回答說:「我不過是一名工匠,哪有什麼妙法?不過,有這麼一點要訣:在開始之前,不讓自己精神耗在別的地方,收攝心情,完全齋戒,讓心清靜。齋戒三天,就不想什麼喜慶、獎賞、官爵、俸祿;齋戒五天,就不想什麼批評、誇讚、巧妙、笨拙;齋戒七天,就一動不動,忘掉自己。此時只專心技巧,全神貫注;外界騷擾,全不存在。然後才進入山林,觀察大自然中鳥獸的天然形狀,一旦到有所得,看到像樂器形狀的木頭,活靈活現像真的鳥獸,然後才動手加工,否則就不做。那麼,用自己的自然心性去迎合鳥獸的自然神形,製成的樂器自然而然凝聚了天然神韻,大概就是這個道理吧!」

這則寓言正說明了有效率地達到的成功五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把心完全靜下來,從靜中生智慧,在靜中醞積力量,做好一切必要準備。
第二階段是不讓追求成功過程中的任何獎賞擾動平靜的心,影響應有的技術水平。專注在原本的技術層面,不存得失心。
第三階段是忽略技術層面的缺點,一方面不讓缺點再繼續擴大;令一方面讓原有的優點更能發揮,達到超水準演出。
第四階段是連自己的技術到哪一水平都不計較,完完全全把自己放空,讓自己在「空」的狀態之下發揮技術;讓優點發揮得更自然,也更得心應手。第五階段是一切自自然然,順勢而為,把心配合環境,而不是要求環境來配合自己。成功凝聚了時勢,時勢有時候也是可以自己創造的。
一個人物的性格不僅表現在他做什麼,而且表現在他怎麼做。有此心,且有此能力,當然要全神貫注,盡全力去做。

老鐵匠

生活不需要太多的包袱

老街上有一個鐵匠鋪,鋪裏住著一位老鐵匠。

由於沒人再需要他打制的鐵器,現在他改賣鐵鍋、斧頭和拴小狗用的鏈子。他每天的收入,正夠他喝茶和吃飯的。他老了,已不再需要多餘的東西,因此非常滿足。一天,一個文物商人從老街上經過,偶然間看到老鐵匠身旁的那把紫砂壺——古樸雅致,紫黑如墨,有清代制壺名家戴振公的風格。他走過去,順手端起那把壺。商人想以 10萬元的價格買下那把壺。壺雖沒賣,但商人走後,老鐵匠有生以來第一次失眠了。

過去他躺在椅子上喝水,都是閉著眼睛把壺放在小桌上,現在卻總要坐起來再看一眼,這讓他感覺非常不舒服。特別不能容忍的是,當人們知道他有一把價值連城的茶壺後,蜂擁而來,有的問還有沒有其他的寶貝,有的甚至開始向他借錢。平靜的生活被徹底打亂了,他不知該怎樣處置這把壺。最後老鐵匠把那把壺砸個粉碎。

現在,老鐵匠還在賣鐵鍋、斧頭和拴小狗用的鐵鏈子,今年他已經102歲了。

生活哲理:對於真正享受生活的人來說,任何不需要的東西都是多餘的,他們不會去背這個愚蠢的包袱。生活是簡單的,也是複雜的。你要是和自己過不去,那麼活也就跟你較勁;你要是善待自己,笑對人生,那麼生活自然就還你一個簡單快樂。

你會打籃球嗎?

1987年的聖誕節前夕,當我正在美國進修資管碩士學位時,有一門課要求我們四個人一組到企業去實際幫忙他們寫系統。由於同組的另外三個老美對系統開發都沒什麼概念,所以我這位組長只好重責一肩挑,幾乎獨立完成所有的工作。終於拖到了結案,廠商及老師對我們的(其實是我的)系統都相當滿意。第二天我滿懷希望跑去看成績,結果竟然是一個B;更氣人的是,另外三個老美拿的都是A。我懊惱極了,趕快跑去找老師。
「老師,為什麼其他都是A,只有我是B?」
「噢,那是因為你的組員認為你對這個小組沒什麼貢獻。」
「老師,你該知道那個系統幾乎是我一個人弄出來的,是吧?」
「哦,是啊,但他們都是這麼說的,所以.......」
「說起貢獻,你知道Bryan,每次我叫他來開會,他都推三阻四,不願意參與!」
「對啊,但是他說那是因為你每次開會都不聽他的,所以覺得沒有必要再開什麼會了。」
「那Jeff呢?他每次寫的程式幾乎都不能用,都虧我幫他改寫。」
「是啊,就是因為這樣,讓他覺得不被尊重,就越來越不喜歡參與,他認為你應該為這件事負主要責任。」
「那撇開這兩個不談,Mimi呢?她除了晚上幫我們叫Pizza外,幾乎什麼都沒做,為什麼她也拿A?」
「Mimi啊,Bryan和Jeff覺得她對於挽救貴組於分崩離析有絕大的貢獻,所以得A。」
「親愛的老師,你該不會有種族歧視吧?」
「噢,可憐的孩子,你會打籃球嗎?」(Oh! Poor kid, do you play basketball? )
這到底跟籃球有什麼關係?
                            
這麼說吧,任何一個在台灣長大的學生,對於競爭大約都不會陌生。
大考、小考、一路到聯考,能夠順利進大學的,大概都算得上是競爭中的勝利者。但不幸的是,聯考的競爭比較像打棒球,而不是籃球。如果你當一個外野手,球飛過來了,你只能靠自己去接住它,別的隊員跑過來,不但幫不上忙,還可能因而妨礙了你的接球。
聯考也是這樣的一場個人秀,無論你的親朋好友、老師同學有多想幫你,你最後還是得自己一個人進考場,為自己的未來奮鬥。
但出了聯考大門,你會發現這類個人秀型的競爭是很少見的。不論你是工程師、經理人或特殊教育老師,你的成就必須仰賴別人的合作。就像是一個籃球員那樣,任何得分都必須靠隊員之間縝密的配合。好的籃球員如Jordan除了精湛的球技外,更重要的是他與隊員間良好的默契,以及樂於與夥伴共同追求卓越的精神。
時間過得好快,一轉眼就過了十年。回顧我的學習歷程,我發覺那天上午,我的老師給了我一份甚至比碩士學位更寶貴的聖誕禮物。他讓我了解到:狹隘地抱著「你贏就是我輸」甚至「只取不予」的生活態度,雖然有時會占到一些小便宜,最後卻只會造成自己悲慘的下場。不論我的目標是升官、發財,還是單純地享受工作樂趣,我都需要團隊的合作才能達到成功的目標。今天的我,每一天的工作都需要上級的提攜、同事夥伴的幫助,以及系上同學的大力配合。
感謝上帝,從那天開始,我就再也沒有那麼輕忽地搞砸過自己的團隊。
記得高中的時候,父親常常告訴我:「人生就像一局橋牌,能夠把一手爛牌打到最好,就是成功。」他說得很有道理,但是在這裡,我想要說得是:「有時候,人生也像一張牌,不論你是一張黑桃老K,還是紅心小三,重要的是,你是不是在一組同花順裡面。」一個人無論多麼能幹、聰明,多麼努力,只要他不能或是不願意與團體一起合作,日後就不會有什麼大成就。
所以,孩子,你會打籃球嗎?讓我們一起來學學吧。
 

當信任瓦解,社會就崩潰

楊蕙如幾年前與信用卡公司鬥智大勝,獲得社會某些人士的稱許,各媒體也封她為「卡神」。楊蕙如最近開了一家網路顧問公司,並頻頻上媒體打知名度。筆者認為,一個是非不分、道德低落的社會,才會把類似楊蕙如的行為,視為英雄之舉。在美國,你去商店買東西,事後不論任何理由,都可去退貨還錢。因此,有一些人(一些台灣人和更多的大陸人)過幾天要出席重要宴會,就去「買」一套名牌衣服,穿去赴宴之後,再去退錢。美國商店還有一樁好康的事:買貴了,可退差價。於是有些人就趁平時不打折但尺寸、顏色較齊全的時候,把貨品買回來,等到大減價的時候,再把收據拿去退差價。這些人對自己的行為洋洋得意,還到處宣揚自己的聰明,甚至納悶為何眾多的別人那麼「愚蠢」,不會利用這個「漏洞」。把占人家便宜看成「聰明」,把奸巧看成「能力強」,把挑撥族群看成「和解共生」,真的是價值錯亂了。從卡神,筆者想到了股神巴菲特。此地許多股友在討論巴菲特的選股標準,往往忽略了他一再強調的:他非常重視一家公司CEO的誠信,不夠正派的公司他絕不考慮。今天你會鑽法律漏洞,明天你掌權了,就會去修改法律,讓自己的違法變合法。這幾年來,我們看了太多這種例子了。十年前,我帶年僅三歲多的兒子到美國旅行,寄宿親戚家。親戚拿個全新的兒童汽車安全座椅給我,說:「這裡規定兒童一定要坐汽車安全座椅,這個給你用,因為是借來的,請儘量不要弄髒,我還要還人。」兩週後,我不再開車,他拿著半新不舊的安全座椅到量販店辦退貨。店員一聲不吭,錢全數奉還。親戚得意地對我說:「美國的商店,兩週內都可憑發票退貨,所以我們常來這裡『借』東西。有些大陸人甚至連電視都『借』哩!你說,美國人笨不笨?無條件退貨的漏洞這麼大,他們竟然都不知道!」隔年,我到日本,在當地做事的台灣朋友招待我,出入都開車。我問:「東京地狹人稠,不是很難停車嗎?」「沒那麼嚴重啦!政府規定要有停車位才准買車,所以車子並不像你想的那麼多。」他說。「哇!那你有停車位嘍?一定貴得嚇死人對不對?」「你怎麼跟日本人一樣笨!先租個停車位,等車子掛牌後,再把停車位退掉,不就解決了?」幾天後,換成日本朋友招待我,待遇淪為兩條腿加地鐵。他客氣地說:「東京養車容易,養停車位難。所以只好委屈你擠地鐵了。」我馬上向他傳授「破解之道」。沒想到他沒有「悟道」的狂喜,只淡然說:「真要鑽漏洞,其實到處都是,比如家母住在鄉下,我把戶籍遷過去再買車就可以了。但是,我實際上就住東京,沒停車位卻買車,左鄰右舍會怎麼看我?開車上班,我怎麼面對同事、上司及正派的人不會這樣做。」
美國商店無條件退貨的機制與日本到處漏洞的法規,都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當「信任」瓦解,社會也會崩潰。也因此,他們可以容忍政客做錯事,卻不容許政客說謊。台灣呢?我們則是「假到真時真亦假」,每個人都虛虛實實,整個社會是在「懷疑」的基礎上運作。但即使已是防弊重於興利,結果還是「敢的拿去」。中國「信託」的「信用」卡,遭「卡神」套利百餘萬元,社會卻站到「卡神」那一邊。「信託」與「信用」,難道是反諷?想法思維影響行為,而個人行為又可擴及影響企業服務、社會運作。記得去羅馬搭乘地鐵時,發現有售票機卻沒有驗票機。
當場起了疑惑,到底要如何確認乘客有沒有買票?那這樣地鐵不就鐵定虧錢嘛?這是我們的習慣想法,總是想要替自以為的小聰明或貪小便宜尋求應對之道。對於義大利人而言,我們會問這種問題才奇怪。搭車為啥不買票?乘車怎麼可以不買票呢?兩方想法當下有了差異。
如果你真想知道是不是可以不要買票搭車?
可以,的確可以入站搭車,但是你要確保不會被富有正義感又雞婆的義大利人發現,因為他八成會去舉發你。到時候罰款可就是車價的數倍,而且丟臉還丟到國外去,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建立信任,不容易,卻很重要!當彼此信任度越高,管理就越少。路,走對了,就不怕遙遠。在紐約,有一次參觀有名的「大都會博物館」。付了錢,櫃檯給我們一個約 10 圓台幣大小的金屬片門票,有兩條夾子。方便我們別在衣領上友人告訴我參觀中途可以隨時出來,如果還要再進去,門票就不用繳回,可以憑原本的門票再進入。確定不再進去參觀,就把門票丟入門口的壓克力玻璃櫃中。
我問:「門票的形式、顏色有每天換嗎?」朋友回答:「沒有」「那會不會有人把門票帶回家,過幾天再來呢?或是10人進去只買 5 張門票,其中一人再把門票帶出來給其他人?」
朋友大笑:「只有台灣人會這麼想!美國人想法單純多了,進去就是要買門票,不再進去,就繳回門票。基本上美國人相信大家都是守法的好人,所以門口工作人員很少。」
剎那間讓我覺得很慚愧,我們的防弊多於興利的觀念,鑽漏洞的念頭竟是文化的一部份。
最近幫台積電上課,發現台積電的餐廳跟科學園區的其他廠商一樣,採用外包模式,一樣乾淨整潔明亮。所不同的是餐廳沒有人幫你打菜,要吃什麼一切自己來,發水果的地方貼了一張紙條---- 每人限拿一袋(洗好切好的)。連入口處也很少有人在管,進餐廳自己用識別證刷卡,月底自動從薪水中扣除。
一位台積電副理告訴我:有一位員工被抓到吃飯沒刷卡,第一次警告,第二次就開除。
當彼此信任度越高,管理就越少,彼此方便,成本自然下降,工作也越愉快。相反的彼此猜忌、防範、圍堵、監督。不但降低生產力,工作也被動,不愉快。各位親愛的夥伴..您是否也發現當您和周遭朋友、同事處於信任的環境中,做起事情來都非常的有效率,而且默契十足;但是,處於猜忌和不諒解的情形下,任何事物都進展的很不順利...... 您了解了這道理。
從現在開始,就將心胸打開,用開放的心情,信任的態度,來對待每一位夥伴;或許剛開始,會發現,吃了很多虧,大家都還是防來防去,那是因為您的夥伴還不習慣您的處世態度。
記得堅持,對的事情就要堅持。堅持,才能天長地久。路,走對了,就不怕遙遠。看完後您作何感想?希望把它傳給您的好朋友,一起推廣互相信任的信念。

蜜蜂消失了? / 柯克斯–佛斯特

下載檔案新增Microsoft Word 文件.doc (10.5 KB ,下載:1939次)



attachments/201205/9220401970.jpg


 

標籤: 蜜蜂 科普

一碗白飯的故事

二十年前某日黃昏,有一名看似大學生的男孩徘徊在台北街頭的一家自助餐店前,等到吃飯的客人大致都離開了,他才面帶羞赧地走進店裡。

「請給我一碗白飯,謝謝!」男孩低著頭說。

店內剛創業的年輕老闆夫妻,見他沒有選菜,一陣納悶,卻也沒有多問,立刻就盛了滿滿一碗的白飯遞給他。

男孩付錢的同時,不好意思的說了一句:「我可以在飯上淋點菜湯嗎?」

老闆娘笑著回答:「沒關係,你儘管用,不要錢!」

男孩吃飯吃到一半,想到淋菜湯不必錢,於是又多叫了一碗。

「一碗不夠是嗎?我這次再給你盛多一點!」老闆很熱絡地回應。

「不是的,我要拿回去裝在便當盒裡,明天帶到學校當午餐!」

老闆聽了,在心裡猜想,男孩可能來自南部鄉下經濟環境不是很好的家庭,為了不肯放棄讀書的機會,獨自一人北上求學,甚至可能半工半讀,處境的困難可想而知,於是,悄悄在餐盒的底部先放入店裡招牌的肉燥一大匙,還加了一粒魯蛋,最後才將白飯滿滿覆蓋上去,乍看之下,以為就只是白飯而已。

老闆娘見狀,明白老闆想幫助那名男孩,但卻搞不懂,
為什麼不將肉燥大大方方地加在飯上,卻要藏在飯底?

老闆貼著老闆娘的耳說:「男孩若是一眼就見到白飯加料,說不定會認為我們是在施捨他,這不等於直接傷害了他的自尊嗎?這樣,他下次一定不好意思再來。
如果轉到別家一直只是吃白飯,怎麼有體力讀書呢?」

「你真是好人,幫了人還替對方保留面子!」

「我不好,妳會願意嫁給我嗎?」

年輕的老闆夫妻,浸淫在助人的快樂裡。

「謝謝,我吃飽了,再見!」男孩起身離開。

當男孩拿到沈甸甸的餐盒時,不禁回頭望了老闆夫妻一眼。「要加油喔!明天見!」老闆向男孩揮手致意,話語中透露著,請男孩明天再來店裡用餐。

男孩眼中泛起淚光,卻也沒有讓老闆夫妻看見。

從此,男孩除了連續假日以外,幾乎每天黃昏都會來,同樣在店裡吃一碗白飯,再外帶一碗走,當然,帶走的那一碗白飯底下,每天都藏著不一樣的秘密。

直到男孩畢業,往後的二十年裡,這家自助餐店就再也不曾出現過男孩的身影了。

某一天,將近五十歲的自助餐店老闆夫妻,接到市政府強制拆除違章建築店面的通告,面對中年失業,平日儲蓄又都給了兒子在國外攻讀學位,想到生活無依,經濟陷入困境,不禁在店裡抱頭痛哭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身穿名牌西裝,像是大公司經理級的人物突然來訪。

「你們好,我是某大企業的副總經理,我們總經理命我前來,希望能請你們在我們即將要啟用的辦公大樓裡開自助餐廳,一切的設備與食材均由公司出資準備,你們僅須帶領廚師負責菜餚的烹煮,至於盈利的部份,你們和公司各佔一半!」

「你們公司的總經理是誰?為什麼要對我們這麼好?
我們不記得有認識這麼高貴的人物!」老闆夫妻一臉疑惑。
「你們夫妻是我們總經理的大恩人兼好朋友,總經理尤其喜歡吃你們店裡的魯蛋和肉燥,我就只知道這麼多。其他的,等你們見了面再談吧!」

終於,那每次用餐只叫一碗白飯的男孩,再度現身了,
經過二十年艱辛的創業,男孩成功的建立了自己的事業王國,眼前這一切,全都得感謝自助餐老闆夫妻的鼓勵與暗助,否則,他當初根本無法順利完成學業。

話過往事,老闆夫妻打算告辭,總經理起身對他們深深一鞠躬並恭敬地說:

「加油喔!公司以後還須要靠你們幫忙,明天見!」


 

最美麗的心,就是同理心/黃桐

某天,一個六歲的小男孩睡眼惺忪地醒來,赫然發現自己遲到了!他從床上一躍而起,沒時間刷牙洗臉上廁所,就慌慌張張地往學校跑去。同學們還在早自習,他於是偷偷摸摸地溜進教室,本來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不料,小男孩才剛坐下,老師就突然大吼一聲,斥罵道:「XX!你怎麼又遲到了!給我過來罰站!」
 
只見小男孩打了一個冷顫,接著滿臉通紅;但他彷彿是要故意激怒老師似的,仍舊坐在座位上,一動也不動。就在老師準備發怒的時候,突然間一陣騷動,坐在小男孩隔壁的女孩,不小心打翻了水壺,滿滿的一壺水全都潑在小男孩身上!
 
很多年之後,孩子們都長大成人了,小男孩成為傑出的企業家,女孩則在一間慈善機構服務。偶然的機會下,他們重逢了,進而相戀相愛,最後決定攜手共度一生。
 
婚禮上,邀請了不少小學同學,新郎在致詞的時候說:「其實我在小學時,就已經愛上我的妻子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將水壺翻倒在我身上的那一次。……」在坐不少人還記得那段小插曲,紛紛發出笑聲。
 
「今天我要藉機宣布一個隱藏很久的祕密!其實,那天她不是不小心翻倒水壺,而是故意的。」台下人都全神貫注地聆聽。新郎繼續說:「因為當時她坐在我旁邊,發現我被老師突然一罵,嚇得尿褲子了。」
 
新郎深情地望著新婚妻子,微笑地說:「從那一刻開始,我就知道她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新郎說完,現場立刻爆出熱烈的掌聲!
 
世界上最美的情操,莫過於同理心,如果每個人都能懷著一顆柔軟、體諒的心,社會上的許多亂象也都將煙消雲散!
 
最能展現一個人教養、內涵的情操,莫過於同理心。一個人的同理心或許很微小,但眾人若能一起發揮同理心,就可以成為提升社會的驚人力量!

為了破除瀰漫世界的偏見和誤解,我們不能不培養同理心。──德國哲學家伊曼努爾‧康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