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大善人丹尼爾/網路轉貼

億萬富豪丹尼爾在散步時,發現一個小男孩蹲在路邊,手?拿著一根草莖在地上擺動著。丹尼爾好奇地俯下身子,撫摸著小男孩的頭,問道,小朋友,你在幹什麼呢?
小男孩頭也不抬地回答道,我在為一隻螞蟻引路。
丹尼爾聽了,忍俊不禁地笑道,一隻螞蟻需要你引什麼路?
小男孩認真地回答道,這只螞蟻和同伴走散了,正驚慌失措地四處尋找它的同伴,我要把它引到它們的隊伍中去,這樣它才有生存下去的機會。
丹尼爾這才仔細地看到,原來小男孩在用草莖將一隻走散的螞蟻慢慢地引到蟻群中去。在小男孩的努力下,那只走散了的螞蟻終於被小男孩引到了那些螞蟻群中。見到了同伴,那只走散了的螞蟻立刻歡快地和大家碰著觸角,顯得十分親熱和興奮。
丹尼爾不禁對小男孩這種心地善良的做法很是欣賞,他說道,謝謝你,為那只走散了的螞蟻找到了同伴,也找到了生存下去的機會。
小男孩這才抬起頭來望著丹尼爾,他眨著一雙聰慧的眼睛,露出甜美的笑容。看著這纖塵不染的笑容,丹尼爾心?蕩起層層漣漪……
離開小男孩,丹尼爾一路上不住地自言自語道,為一隻螞蟻引路,真的很有趣、很有創意。
 
丹尼爾是美國德克薩斯州一家大型連鎖超市的大老闆。他樂善好施,常常慷慨解囊,扶危濟困,被人稱為“大善人。”偶爾一次在路邊看到一個小男孩為一隻小螞蟻引路,給了丹尼爾心靈帶來很大的震動。
他想,給那些迷失方向的螞蟻引上一條路,使那些走失的螞蟻不再迷惘、驚慌,真的是一種聰明的做法。行善,從某種意義上講,也是這個道理。
 
一天,丹尼爾剛走到公司門口,忽然被一個中年婦女擋住了去路。中年婦女帶著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向丹尼爾泣訴道,丹尼爾先生,您可憐可憐我們母女吧。我男人得了重病去逝了,我也失業了,我們母女倆的生活陷入了困境。說罷,女人從包?拿出相關證明,央求丹尼爾能救濟下她們母女。
丹尼爾聽了,心?溢滿了同情。如果這事發生在從前,他會馬上掏錢或叫財務部門拿出一些錢給這對母女救急。但今天他沒有這樣做,而是親切地詢問那位女人以前是做什麼工作的?
女人淚流滿面的回答道,我以前是做財務工作的。
丹尼爾聽了,眼睛一亮,他對女人說道,我馬上安排人事部門對你進行考核一下,如果沒有什麼問題,你就在這家超市財務部門工作,並預支你3個月的工資。
女人聽了,臉上露出欣喜的光芒,對丹尼爾連連稱謝。
一年後,在這家超市擔任財務主管的蘇姍女士,她的業務能力和創新意識,很受老闆丹尼爾的賞識和器重。在耶誕節超市舉辦的晚會上,蘇姍女士對前來參加晚會的丹尼爾說道,謝謝您丹尼爾先生,是您為我引上了一條自食其力的路子,同時,也給了我一種人格的尊嚴。
丹尼爾笑道,尊敬的蘇姍女士,不用謝我,是您的才華和努力,在生活中得到了回報。
蘇姍女士羞澀的笑了,笑的很甜、很明媚。
 
一天,丹尼爾收到一封名叫雅各的小青年給他寫的一封信。信中說,他今年剛考入麻省理工大學,由於父母早逝,生活十分困難,上大學的費用到現在還沒有著落,希望丹尼爾先生能資助他一下。
丹尼爾看了這封信,給他回了一封信,信中說道,你進入大學後,可以到我公司開在麻省理工大學校外的那家連鎖超市分店打工,我將提前預支你一年的打工工錢。我會把你相關情況向那家超市說明的,屆時你去辦理相關手續就行了。
幾年後,已是一家軟體發展公司老闆的雅各在公司成立儀式上說道,當初,我是一個窮困潦倒的窮學生,我向丹尼爾先生求助,丹尼爾先生獨闢蹊徑,給我引上一條自食其力的路子。
如果當初他只給我一些錢,只能解決一時之急,甚至給我養成懶惰、不勞而獲的思想。可以說,如果當初沒有丹尼爾的高瞻遠矚,也就沒有我今天創業成功。他的行善,充滿著一種智慧和遠謀,使被救助的人,得到了一種人格的尊嚴和力量。
 
 
在出席德克薩斯州舉辦的大型慈善活動中,丹尼爾對來賓們說了這麼一句話,他說,為一隻螞蟻引路,就是一種最大的行善。行善的根本宗旨,是要給被行善的人,找到一條光明、燦爛的路子,還要給人以人格尊嚴。這是一種道德底線,更是一種人格力量的昇華。
 
丹尼爾的一番話,在人們心?蕩起了層層漣漪,人們心?溢滿了溫暖和感動。德克薩斯州發行量最大的報紙《休斯頓紀事報》在評論中指出:為一隻螞蟻引路,是行善的一種最高境界。
行善的出發點在於引路。引路,是一種智慧,更是一種心地坦蕩的大愛。

給女兒的一封信/劉墉

雖然談的道理很簡單,不過愈長愈大的我們,似乎也遺忘了一些簡單的道理.....
現在的小孩與其說是很無理頭,有時是因為他們不懂禮貌,以為擺酷才有個性,或是認為有趣,

其實給人的感受並不好,尤其是長輩或陌生人,可是他們不知道 ~~~

妳的嘴甜不甜?

給女兒的一封信  劉墉 
今天早上,我起床,發現家裡一個人也沒有。只好打妳媽媽的手機。手機是妳接的。
「妳們到哪裡去了啊?」爸爸問。
「你難道不知道我今天要上中文嗎?」妳在那頭說,「我們正在去徐老師家的路上。」

晚餐前,爸爸到廚房的櫃子拿酒杯,妳也過來,伸手往同一個櫃子裡摸。
「妳要什麼?」爸爸問妳。
妳沒答,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碗,把碗在我眼前晃了晃,就轉身走了。

早上,因為妳正要去上課,我不好多說;晚上,又因為是吃飯前,怕影響妳的情緒,我也沒講話,但是現在爸爸必須對妳叮囑一番。

記得妳上幼稚園時,老師曾經要妳交一張通知給爸爸媽媽嗎?
那通知是教父母怎麼跟幼兒說話。

「幼兒們要聽直接的、肯定的話。」通知上說——

「當孩子做危險的動作時,大人不能說『妳要死啦?爬那麼高!』孩子會因為聽不懂,而不知所措,搞不好,大人太疾言厲色,原本孩子抓得穩穩的,反而嚇一跳,一鬆手摔了下來。所以大人要對孩子說:
『快點下來,那樣太危險了。』這句話因為直接,孩子一聽就懂了。」

妳還記得不久之前,學校發了一張單子,教妳們怎麼說話有禮貌嗎?

那張標題為「好好表達(NICE EXPRESSIONS)的單子上印著:

 (Please)
 謝謝妳
(Thank You.)
 原諒我
(Excuse Me.)
 對不起 (I am Sorry.)
 妳好嗎?
(How Are You Doing?)
 祝妳玩得愉快
(Have A Good Time!)
 那真太好了
(That Is Really Nice.)
 讓我們輪流
(Let's Take Turns.)
 我會與妳分享
(I'll Share With You.)
 來,跟我們一起坐
(Come And Sit With Us.)
 我能幫妳嗎?
(Can I Help You With That?)
 來跟我們一起玩
(Come And Play With Us.)
 妳是個好朋友
(You Are A Good Friend.)
 現在輪到妳了
(It's Your Turn Now.)
 妳那方面真棒
(You Are Very Good At That.)
 我喜歡妳的點子
(I Like Your Idea.)
 我可以體會妳的感覺
(I Understand How You Feel.)
 我們總給妳留個位子
(There Is Always Room For you.)
 我現在就給妳看
(I'll Show You Now.)
 祝妳好運
(Good Luck.)

記得那時候,妳把單子拿回家,爸爸還覺得好奇怪——
「天哪!都要上初中的孩子了,還教這些最基本的句子。」

但是今天,爸爸懂了。

可能愈是當妳們大了,有了主見,或進入青春期,愈得教妳們說話的禮貌。譬如妳今天早上對爸爸說話,不是就不夠禮貌嗎?

當爸爸問妳在哪裡的時候,妳為什麼不直接說「我們在去上中文課的路上」?

相反地,妳用了一句責難的話——「妳難道不知道我今天要上中文嗎?」

孩子,妳大了,應該知道說話的技巧了。會說話的人,絕不是總以責難語氣咄咄逼人的。

想想,如果天氣冷,妳穿少了,媽媽對妳吼「妳想凍死啊?」是不是在感覺上遠不如她對妳溫柔地講「今天天冷,多穿一點」?

想想,如果妳在教室裡開窗子,有同學對妳喊:「妳不冷嗎?妳不冷,我們冷。」是不是遠不如,她對妳關心地說:「別開窗子吧,回頭著涼了。」

「多穿一點」和「別開窗子」都是正面的句子,好比妳上幼稚園時老師教我們對妳說話的方法,不是很簡單、很明確,感覺上比妳用責難的「問句」好多了嗎?

相對的,有許多直接而簡單的句子:妳又應該改為「問句」,才顯得婉轉。

譬如妳問「對不起,我是不是能離開一下?」「對不起,我是不是能打擾妳一分鐘?」「十分抱歉,妳是不是能再說一遍?」「是不是能麻煩妳把胡椒遞給我?」

這些問句不是「責難別人」,而是「責難自己」,表示「因為我有事,不得不離開。」「因為我有問題,不得不打擾妳。」「因為我沒聽清楚,要麻煩妳重複一遍。」「因為距離太遠,我得麻煩妳幫個忙。」妳說,那感覺是不是比妳直接講「我有事,要離開。」「我要問一件事。」「妳再說一遍。」「把胡椒遞給我。」感覺有禮貌得多?

再談談妳晚餐前拿碗那件事。

妳知道中國人常用「頤指氣使」形容人沒禮貌嗎?

「頤」是「面頰」,「頤指」的意思是用半邊臉來指揮;「氣」是「氣音」,「氣使」表示用「哼、嗯、喂」的語氣使喚人。

西方世界也一樣,當妳指揮別人,卻只有動作,沒有聲音的時候,是最沒禮貌的。

舉例來說,妳去餐館,茶杯空了,妳最好對侍者說「是不是麻煩妳,幫我續杯?」或者一邊指杯子,一邊簡單地問他「我是不是可以?(May I?)」除非那侍者距妳很遠,妳叫他,會吵到別人,妳絕不能光指一下杯子。即使指杯子,不說話,妳也一定要看著他,露出笑容。

至於妳去銀行或郵局那些櫃台前面有玻璃的地方辦事,更要注意不能用敲玻璃來引起對方注意,而必須開口說話。即使不得不敲玻璃,也必須伴隨著說一聲:「對不起,打擾妳。」

好,現在回頭想想,爸爸要說妳什麼?

晚餐前,妳把手橫過爸爸面前,去拿碗,是不是不如開口問:「爹地,能不能請妳把碗遞給我?」就算妳自己拿了,當爸爸問妳要什麼的時候,妳是不是也應該開口說「我拿碗」,而不是在爸爸面前晃一晃?

最後,讓爸爸告訴妳兩件有意思的事——

爸爸念研究所的時候,有個在餐廳打工的同學曾經偷偷告訴爸爸:「如果有客人耍大牌,頤指氣使,我就在他的菜裡吐口水。」

還有一個在領事館做事的朋友說:「我最恨人家敲窗子了,我又不是動物園裡的動物。他只要敲,我就裝做忙,要他等;如果他再敲,我就找他麻煩,刁難他。」

無可否認,這兩個人做事的態度很不對。但是妳能不知道、能不警惕嗎?沒禮貌,除了顯示自己沒教養,還常吃悶虧呀!

我們沒有辦法改變五官容貌,卻能夠以微笑展現歡顏。

笑容是溫暖的陽光,可以照耀每一顆心。

讓你的孩子學會感恩 / 網路轉貼

優秀的青年去申請一個大公司的經理職位。他通過了第一級的面試,董事長做最後的面試,做最後的決定。 
董事長從該青年的履歷上發現,該青年成績一貫優秀,從中學到研究生從來沒有間斷過。董事長問,你在學校裏拿到獎學金嗎?該青年回答,沒有。 
董事長問,是你的父親為您付學費嗎?該青年回答,我父親在我一歲時就去世了,是我的母親給我付的學費。 
董事長問,那你的母親是在那家公司高就?該青年回答,我的母親是給人洗衣服的。 
董事長要求該青年把手伸給他,該青年把一雙潔白的手伸給董事長。董事長問,你幫你母親洗過衣服嗎?該青年回答,從來沒有,我媽總是要我多讀書,再說,母親洗衣服比我快得多。 
事長說,我有個要求,你今天回家,給你母親洗一次雙手,明天上午你再來見我。 
該青年覺得自己成功的可能很大,回到家後,高高興興地要給母親洗手,母親受寵若驚地把手伸給孩子。 
該青年給母親洗著手,漸漸地,眼淚掉下來了,因為他第一次發現,他母親的雙手都是老繭,有個傷口在碰到水時還疼得發抖。 
青年第一次體會到,母親就是每天用這雙有傷口的手洗衣服為他付學費,母親的這雙手就是他今天畢業的代價。該青年給母親洗完手後,一聲不響地把母親剩下要洗的衣服都洗了。當天晚上,母親和孩子聊了很久很久。 
第二天早上,該青年去見董事長。董事長望著該青年紅腫的眼睛,問到,可以告訴我你昨天回家做了些什麼嗎? 
該青年回答說,我給母親洗完手之後,我幫母親把剩下的衣服都洗了。 
董事長說,請你告訴我你的感受。 
該青年說,第一,我懂得了感恩,沒有我母親,我不可能有今天。第二,我懂得了要去和母親一起勞動,才會知道母親的辛苦。第三,我懂得了家庭親情的可貴。 
董事長說,我就是要錄取一個會感恩,會體會別人辛苦,不是把金錢當作人生第一目標的人來當經理。你被錄取了。 
這位青年後來果真工作努力,深得職工擁護,員工也都努力工作,整個公司業績大幅成長。
假如一位孩子從小嬌生慣養,習慣了被人圍著寵著,什麼都是“我”第一,父母的辛苦都不知道,上班後,以為同事都應該聽他的,當了經理後,不知道員工的辛苦,還要怨天尤人。這樣的人,會有好的學校成績,會有得意風光的一時,但社會上的這類人,都不能成大事,都不會感覺到幸福,那父母是愛孩子呢?還是害孩子呢?
你可以讓你的孩子住大房子,吃大餐,學鋼琴,看大屏電視,但你在割草時,也要讓你的孩子在大太陽下拔拔野草,你在吃飯後,也要讓你的孩子洗洗碗,不是你沒有錢雇人,而是你真心愛孩子。你要讓孩子知道,即使父母掙不少錢,但早早的白髮,和那位洗衣服的母親沒有本質的差別。但更重要的是,要讓你的孩子學會感恩。


 
 

一則感人的小故事 / 網路轉貼

一則感人的小故事
 
六歲那年,父親由於晚期肺癌離開了母親、我和年僅兩歲的弟弟。從此,我們的日子過得十分艱苦。母親每天面朝黃土背朝天地勞作,也只能解決溫飽問題。

九歲那年,母親領進一個男子,讓我們管他叫爸爸。他就是我的繼父。繼父後來成了家裏的頂梁柱了。在兒時的印象中,繼父十分勤勞,也很疼母親,家裏地裏凡是要挑要背的活都一個人承包了,從不讓母親插手。
繼父平時沈默寡言。他四十出頭,瘦長瘦長的個頭,卻十分精神。黑亮的額頭,粗糙的大手,直直的寸發,褐色的臉龐上一雙深邃的小眼睛。
繼父有個習慣,不管到哪裏,腰間總別著一根很長很古老、渾身光溜溜的褐紅色煙鬥,有事沒事的時候總會"吧嗒、吧嗒"地抽上兩口。我一向反對抽煙,便暗地裏稱他為"煙鬼"
在我的印象中,繼父幾乎都是平靜的,不管發生大事小事,他總有著"輕風徐來,水波不興"的悠然。然而,僅僅為了這根煙鬥,繼父給了我重重的一耳光。
記得那是繼父進門大約半年的光景,我偷偷地把繼父的煙鬥藏了起來,結果一連幾天,他魂不守舍,雙眼布滿了血絲。最後在母親的嚴厲盤問下,我才極不情願地拿了出來。遞到繼父面前時,繼父雙手微微顫抖,小心地接了過來,然後給了我一個耳光,眼中浸滿了痛苦的淚水。
我被嚇哭了,母親跑過來,抱著我的頭說道:"以後千萬不能動他的煙鬥,知道嗎?那是他的命啊!"以後的日子,那煙鬥對我來說,充滿了神秘,我想:有什麼事情能讓繼父掉淚的呢?那根煙鬥裏一定有一段故事吧。
也許是那一記耳光打出了我對繼父的仇恨吧,後來不管怎樣,繼父所有辛勞的付出都沒有感動過我。年少的我一直認為:後爹就和白雪公主的後媽一樣壞透了。我對他很冷淡,不理不睬,更別說叫他一聲"爸爸"了。
然而,有一件事讓我開始對繼父有了一點好感。一天放學回家,我一進門,便見母親捂著肚子在床上滾著叫著,大顆大顆冷汗從她蒼白的臉淌下。不好,娘的胃病又犯了!我和弟弟哭著找到了正在地裏勞動的繼父。他立刻扔下手中的鋤頭,連鞋也顧不上穿,赤著腳就向家裏跑。到家後,更是二話不說,背著母親發瘋般地向醫院奔去……當繼父和母親回家時,已是深夜了,母親在他背上疲倦地睡著了。看到我們,繼父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笑著:
"好了,好了,沒事了。去睡吧,明天還要上學呢!"我看見繼父臉
上豆瓣大的汗珠像斷了線的珠子,滴落在他那雙滿是泥土的大腳上……小時候的不幸經歷,讓我過早地體味到農民的艱辛。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高考上。但第一次參加高考就名落孫山。"娘,我想復讀一年。 "我對母親說。母親嘆了口氣說:"平啊,家裏的情況你不是不知道,我身子不好,你弟弟也在上高中,全靠你爸一個人,你看看,全村能有幾個高中生?你還是回家幫他一把吧!"可我主意已定,堅決不退讓。
當時繼父沒說什麼,在院子裏用他心愛的煙鬥抽著旱煙,不知道他心裏是怎麼想的。第二天,母親對我說:"你爸同意讓你再讀一年,你好好努力吧!"是繼父首先拿到了我的大學錄取通知書。"他娘,平考上了大學了!" 一進家門,他便喊著。母親和我急忙從廚房裏跑了出來,拿著通知書,母親上下左右地看著,雖然她一個字也不識,但那種喜悅之情溢於言表。那天晚上,不知為什麼,繼父出奇地興奮,話也多了。
飯桌上,我拿起酒瓶,頭一次破例,恭恭敬敬地為繼父斟了滿滿一杯酒。算是對他又辛苦一年的感謝吧!繼父驚訝地看著我,滿臉的喜悅。一仰頭,喝了個精光,口裏一直說著:"值得,值得啊!" 可接下來,那昂貴的4000元學費卻讓家裏犯愁了。母親拿出了所有積蓄,又東挪西借的,可最後還差500元。怎麼辦?離開學只有最後一天了。晚飯時,桌上的飯菜誰也沒有動。母親在一邊唉聲嘆氣,繼父則在一旁一邊叼著煙鬥,一邊修著農具,我不知道他心裏為什麼那麼平靜?母親那一聲聲嘆息把我的心都攪碎了。
"好了,我不上學就是了,你們滿意了吧!"我氣憤地站起身。一賭氣沖進房間倒在床上抽泣起來……這時,我感到有一只強有力的大手拍了拍我的肩:"都大人了,還哭,我明天想辦法,這學一定能上的。"那夜,繼父又是拿著他的煙鬥,一個人在院子慢慢地抽著,抽著,一直到深夜,那瞬間一明一滅的火花映照著他那張飽經滄桑的臉。他瞇著雙眼,面容深沈而凝重。裊裊的煙霧在他眼前輕輕擴散開來,模糊成一片,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但可以肯定,他心裏一定是不平靜的。第二天,母親告訴我繼父上縣城了。"去幹什麼?"我心裏希望的火花一閃"說是去一個朋友家看看是不是能湊到錢。""他朋友是做什麼的?"
母親搖搖頭。喃喃地說:"不知道。" 那天,我站在村頭,望著那曲曲折折的小路,我第一次竟有一種想見到繼父的沖動,也第一次感覺到繼父在我生命裏是那麼重要和偉大,我的未來都系在他一個人的身上了。掌燈時分才見到繼父,當看到他滿臉的笑,我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
母親急忙端來一盆洗腳水:"來,泡個腳,來回四十多裏路夠你受的。" 母親心疼地說著。這時,我仔細地打量著繼父,發現他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強壯的漢子:
臉色蒼白,嘴唇發青,黑亮的額頭上已爬滿曲曲折折的皺紋,直直的短發也都疲憊地倒下了,曾經有力的大手枯瘦如柴,青筋突出。是啊,繼父的確老了。母親小心地為繼父脫掉了那雙快要被磨破的 "解放"鞋,昏暗的燈光下,一個個紫紅紫紅的大血泡赫然映入我的眼簾,我心裏一酸,淚水悄然滑落…… 第二天走時,繼父說身體不舒服,竟破天荒地沒有起床。送我的路上,母親對我說:"平,你長大了,在外要靠你自己了。你爸爸一直很愛你,他多想你能叫一聲爸爸啊!可你……"母親有點哽咽了,我咬了咬嘴唇,低聲說:"下次吧!" 以後每次交學費,繼父都會去城裏借一次錢。寒暑假回來,雖然我還是很少與繼父說話,他也很少問起我,但那種高興是每個人都能感受到的。每次離家時,繼父都會送我好遠好遠,一路上,他大多時間抽著旱煙,保持沈默,我滿肚子的話也不知從何說起。其實我內心早已接納了這個父親,愛,有時多麼難以說出口啊!就這樣
,我就一直沒有兌現對母親的承諾。大三那年的除夕之夜,家裏十分熱鬧。弟弟圍著我要我講城裏的新鮮事,繼父坐在母親的背後搗著煙葉,不時往煙鬥裏塞,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我講著城裏的變化,弟弟睜著充滿好奇的眼,全神貫註地聽著。"唉,我們大學裏,班上很多大學生都有手機和BP機,而我連一塊手表都沒有……"到最後,我自言自語地感嘆道。此時我看到繼父的臉微微地抽搐了一下,我立刻為這句話感到後悔了。離家時,又是繼父送我,我已經習慣他這種方式。路上,繼父幾次叫著我的名字,可我回應時,他卻欲言又止,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我好想繼父能打開話題,好好與他談談,然而我失望了。分手時,繼父木訥地對我說:"唉,我沒有什麼本事,不能讓你們過得幸福,很對不起你們。你以後好了,記住,一定好好孝敬你娘,讓她享享清福……"我抬起頭,接過繼父遞過來的行李。忽然發現繼父那雙眼中竟有一絲閃亮的淚花。我心頭一酸,猛然間有一種沖動,想輕輕地叫他一聲"爸爸",但這沈寂多年的兩個字湧到嘴邊,又被我咽回去了。走了很遠很遠,我發現繼父還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就像一座聳立的高山。我暗暗發誓:下次回家,我一定真誠地喊他一聲"爸爸"。然而,我卻沒有。等到這個機會,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次分別竟是我與繼父的永別。
兩個月之後,我突然接到繼父去世的消息,猶如晴天霹靂,腦子裏一片空白,仿佛世界都不存在了。我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家,迎接我的只有他那根褐紅色的煙鬥孤獨地掛在墻上。"你爸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不該打你那一耳光,每次送你時,他很想向你賠個不是,卻總也沒有說出口。其實那不怪他,你不知他有多苦啊,那煙鬥是他一輩子的痛啊!"母親憂傷地說著。睹物思人,我小心地從墻上摘下那根煙鬥,淚眼模糊,心中感到一陣刺痛。母親也不由得觸景生情,向我道出了關於煙鬥的沈重往事……
30年前,繼父與他的父親相依為命,與同村的母親青梅竹馬,長大後,他們誰也離不開誰了。但他們的戀情卻遭到外公的強烈反對,原因是繼父家太窮了。後來在母親與繼父堅持下,外公提出要繼父家一大筆彩禮,才肯成全他們。於是,繼父的父親為了兒子,就去了一個煤礦,做了名礦工,不料在一次事故中,他被壓在了礦底下,再也沒能上來,只找到了他生前最愛的那根煙鬥。繼父悲痛欲絕,他生平最敬佩最孝敬自己的父親了,深深的內疚與自責讓繼父痛不欲生。第二天,他一個人帶著父親留下的那根煙鬥默默地離開了自己的家,誰也不知道他的去向……兩年後,繼父回來了,可是母親卻在一年前,被逼迫嫁給了我的生父。後來,繼父一直沒有結婚,陪伴著他的是那根終日不離身的煙斗。父親死後,繼父勇敢地承擔起照料母親和我們的責任。他一直不要孩子,他說,這兄弟二人就是我的親骨肉。聽完母親的哭訴,我已淚流滿面。我想不到,這煙鬥裏不僅有他們曲折的愛情,還有繼父一生沈重的記憶啊!"你爸是突發腦溢血走的,臨終前已不能說話,但他指著這個木盒子,緊緊地盯著我。我知道他是想把這盒子交給你,裏面有他借錢的字據,他可能是叫你替他還呢,他這一生都不想欠別人的……"
我哽咽著從母親手中接過那只木盒子,輕輕地打開,七八張紙條赫然映入我的眼簾。透過模糊的淚光,看著這些紙條,我一下驚呆了,頓時癱倒在床上。母親啊母親,我那目不識丁的母親,那根本不是什麼借據,那是繼父一張張的賣血單啊!我一陣頭暈,手一軟,木盒子跌落在地,一只嶄新的手表從木盒子裏滾出來…… "爸爸!爸爸……"跪在繼父的墳前,拍打著那厚厚的黃土,我淚如泉湧。可任憑我大聲地喊著叫著,卻再也喚不回繼父的身影了…… 離開家時,我帶走了那根褐紅色的煙斗,我要一生與它相伴,永遠地懷

態度才是成敗關鍵 / 洪蘭

文/洪蘭(國立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朋友六十大壽,我們幾個羅漢請觀音,給她慶生。去她家接她時,發現她從名校畢業的兒子竟然在家!原來又在待業中。

  席間,她為孩子抱不平,說最近坊間有好幾本她兒子校友寫的書,她都買來看了,發現她兒子的能力一點都不比別人差,卻一直在換工作。她感嘆孩子的時運不濟,懷才不遇,找不到伯樂。她問我們哪裡有好廟,她要帶兒子去燒香。我們都不敢回答,因為她兒子的問題不在「才」,而在於他的「態度」。

  朋友所說的那幾本書,我也看過,那些成功的校友和她兒子最大的差別在於她兒子愛計較。從小,不論分配到什麼工作,他都覺得別人的工作比較輕鬆,總吵著要換;哪怕同是掃地,他也覺得別人的掃帚比較好用。他這種態度在公司裡當然不會升遷,更做不久,因此一直換工作。

  人生路很長,沒有朋友扶持,會走得很辛苦。現在很多人抱怨寂寞,卻很少低頭想一想:為什麼我沒有朋友?我在做人做事上有哪些不周到的地方?其實,友誼是要經營的;也就是說,人要花時間相處,才會知道彼此的性情,才知道能不能合作。這是為什麼在《為自己爭氣》中,潘健成創業的夥伴是他的大學室友,他們同吃同睡,念同一個系,知道彼此的理念,所以可以共事。就這一點而言,大學生最好住校,因為人都有缺點,只有生活在一起,才知道對方的缺點;能容忍這些缺點,才可以成為一生的朋友。

  很多父母怕孩子被朋友帶壞,不讓孩子交朋友,這是不對的。古人有句話可以區辨君子與小人:「君子如水,小人如油。水味淡,其性潔,其色素,可以洗滌衣服汙穢,沸後加油,不濺出;油味濃,其性滑,其色重,可以汙染衣服,沸後加水,必四濺,小人無包容之心。」我父親常用他生活周遭的人與物,教我們如何分辨損友與益友。畢竟人的額頭上沒有刻著「君子」或「小人」,如果沒有經驗,是看不出來的。

  父親說:「有錢有酒多兄弟,急難何曾見一人。」平順時,朋友知道我們是誰;困厄時,我們才知道朋友是誰。我父親也曾吃過朋友的虧,但是不必因此而不敢交朋友。他曾與朋友合夥做生意,失敗後,貨物、現金都被大家分去了;郊外工廠的地沒有人要,就給了我父親。二十年後,臺灣經濟起飛,那塊地就值錢了。

  父親告訴我們,心大福大,不要計較,好朋友是上天給我們的福賜,長久的友誼是建立在自己的人格特質上。他說:「『任難任之事,要有力而無氣。』困難之事盡力去做,不要抱怨,所以有力而無氣。『處難處之人,要有知而無言。』對難相處的人,即使知道也不要多言。」西諺有句話:「聰明的人不需要你講;愚笨的人,你講了他也聽不進去(Wise man don't need it. Fools won't take it.)。」忠告只有在別人問時才說,這是做人處世之道。

  看到時下年輕人碰壁,很感嘆現代父母只重視功課,卻忘記了做事的態度、待人的禮節,才是出社會後決定成敗的真正因素。

娶妻娶德 / 網路轉載

香醫生為我作眼角膜移植,他們把我眼部的神經麻醉了,可是我神志清醒,能聽到金屬器具的叮噹聲和周醫生的說話聲。我的右眼發炎紅腫,三年多了,軍中醫官說我患的是角膜炎。最後我到台北三軍總醫院去求診,那時,我的右眼已經看不見東西了,而我的左眼視力極差。
 醫生說:「可能你是用了髒毛巾或在游泳池裏游泳感染的。」我說:「我從前是教體育的,也教游泳。」醫生說:「很可能就是這麼得的病。」一年後,我聽說角膜移植可以使我失明的右眼復明。我把這消息告訴妻,她聽後,臉繃得緊緊的,想了好久,找出她多年來積蓄的新台幣兩萬元的存摺交給我。兩萬元不夠的話,再另外想辦法。」他說:你不像我,大字不識一個的睜眼瞎子。一隻眼睛看書寫字不方便。(依故事的年代應該是民國六十年左右,當時新台幣兩萬元約當現在的二十萬)周醫生是台灣最早作角膜移植的醫生之一。
 我馬上去登記,等候移植。不到一個月,他打電話來說:一位司機在車禍中受了重傷,臨死前對他太太說,身體的器官能賣掉就賣掉,得點錢撫養他們六個未成年的孩子。出一萬塊錢可以嗎?」手術費、醫藥費和住院費頂多不超過八千。我答應了,醫生叫我第二天就入院。我的運氣很好,許多人要等好幾年才能等到個角膜。我感激妻給我的資助與鼓勵。我剛被推出手術室,女兒小蓉在我耳畔說:「很順利!媽本來想來看您,怕您...「回去跟她講,我不要她來。告訴她我很好,叫媽安心就行了。」我以前住在三軍總醫院時,妻從未來過,而且我也不要她來。和妻結婚那年,我剛剛十九歲,是奉父母之命結婚的。父親和岳父是世交,二人指腹為婚。婚前根本就沒見過妻子的面。等到把她從花轎裏拖出來拜了天地,進了洞房,我才用秤桿子挑下她的紅蓋頭,認清她的面貌....。我沒法形容當時的心情,她整個臉都是坑坑凹凹的疤。鼻尖上還有一條條的肉柱,眼皮上一塊塊反光的疤痕,顯得眼眶浮腫,眉毛稀疏。才十九歲,看起來像四十多歲。我跑到母親房裏,哭了一夜。母親勸我認命,並說醜婦有福,紅顏命薄。不管母親說什麼,也解除不了我內心的痛苦。我不和妻同房,也不跟她說話。我在學校裏寄宿,到了暑假也沒回家,後來還是父親派一位堂兄把我連勸帶訓的拖回去住了兩天。到家時,妻正在煮晚飯,抬起頭朝我微微翹翹口角表示歡迎的意思,但我連忙別過頭,直向母親房裏走去,就像沒見到一樣。飯後,母親把我叫到房裏說:孩子,你太任性了。你媳婦外表醜了點,可是她的心並不醜。「美、美、美的像天仙!」我憤懣地說:「不然妳會娶她做兒媳婦?」母親氣得面色發白的說:她實在是個好媳婦,知情達理。到我們家六個多月了,從早到晚,從鍋上到磨房,我和你爹吃的、穿的都是她一人招呼。你這樣對待她,她一句怨言都沒有。也沒見她掉眼淚。不過你懂不懂,她的眼淚是往肚子裏流的!母親又說:「人,怎麼都是一輩子。只要她把你侍候得好,能照料家務,好好撫養孩子就夠了。難道叫人家守一輩子活寡?拿人心比自心,別人對你這個樣子,你是不是受得了?」
之後,我和妻子同房了,可是心裏總有說不出的彆扭。她老是低著頭,低聲下氣的說話。有時我頂上幾句,她都向我尷尬一笑,再低下頭去。她像一團棉花一樣,沒自己的意見,也沒脾氣。結婚三十多年,我絕少給她過笑臉,也沒跟她在大街上走過路。數不清有多少次,我偷偷的咒她死。也許正因為她面貌極端醜陋,妻有一般人所缺乏的耐心和愛心。初到台灣的幾年,我在軍中階級低,收入只夠溫飽,孩子又多病,還要應付醫藥費。妻一面照顧兩個孩子,一面做家庭副業。
 住中部海邊,她編織草帽草蓆;搬到東部漁港,她給漁民織網補網;住在北部的時候,她又學會在陶瓷用具上繪花草鳥獸。我回家日子也少,不論孩子的教育或家庭費用,我從未過問,當然更不用操心了。我們從沒住過眷村,一方面是我怕別人見到妻,她也怕見同事長官們的眷屬。我從陸軍退役後,遷居在一幢偏僻而簡陋的房子裏。現在女兒小蓉已從大學畢業,並已教一年書。她弟比她小三歲,在官校成績很好。現在正是他考試最緊張的關頭,我叮囑小蓉不要讓他曉得我要施手術,免得他分心。小蓉為我送來了一架晶體收音機,但我住醫院以後,常回想過去的事,動輒就要想到妻。我後悔拒絕她來探望我。老都老了,子女都長大成人,還繼續挑剔什麼?兩星期後我知道快要拆線了。心裏著實有說不出的高興。我想,失去自由的人重獲自由,大概就是這種心情吧。 我告訴小蓉說:等我出了院,一定要到給我眼角膜那人的墳上去祭奠一回。可是我也很擔憂,因為我知道角膜移植的成功率不能達百分之百。醫生除去了我右眼的紗布,我簡直不敢睜開眼睛。
 「看得見光嗎?」周醫生問。我眨眨眼道:「上面很亮。」「那是手術燈。」醫生拍拍我的肩,愉快地說:「朋友,成功了!一星期後就可以出院了。」這一星期,一天比一天有起色,換藥的時候,周醫生都要檢查一次。出院那天,窗戶、病床、連桌上的茶杯都看到了。小蓉來接我出院。媽中午準備好幾樣您喜歡吃的菜「她是好妻子,好母親!」我說出了蘊藏在心底多年未曾說出口的一句良心話。
 我和小蓉招了一輛計程車。路上,她始終閉著嘴悶不吭聲。回到別了二十一日的家,妻正端著盤菜從廚房出來。她一看見我,猛然怔住,趕忙垂下頭,畏畏縮縮地說:「回來啦!」 「謝謝妳賜予我光明!」我第一次向她說這樣的話。她側著頭,從我身邊擦過。盤子放在飯桌上,人背著我,雙手扶著牆,嚶嚶的哭泣著說: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我死也夠了!
這時小蓉從外面跑進來哭喊著說:媽,快告訴爸,讓爸知道,他右眼換上的,是妳的角膜!小蓉搖著妻的肩「快說呀!妻止住哭泣說:「這是應該的!」我抓住她的雙肩,仔細看著她的眼睛,妻的左眼珠變成灰白色,跟我以前一樣....。「金花!」我第一次叫出妻的名字!「為什麼?為什麼這個樣子?....」我狂喊著,用力搖撼著她「因為....你是....我的丈夫啊!」說罷,她撲在我的懷中....。我緊緊的抱住她..然後..我在她面前跪了下來...。

天地別-世界因你的認知差而改變 / 網路轉載

 如果要你遠離人群,一個人到深山裡獨居,你會有什麼感覺?

首先恐怕要先問你是怎麼看遠近、大小、多寡的?美國自然主義作家梭羅在二十八歲時辭去工作,獨自到森林裡的華爾登湖畔蓋間小木屋,過著隱居生活,並將這段經歷寫成膾炙人口的《湖濱散記》。當他獨自在森林裡過活時,有人問他:「你一個人住在這麼偏僻的地方,不會覺得孤單寂寞嗎?」梭羅回答:「怎麼會?地球只是宇宙中的一個小點,而我們都擠在這個小點裡。」

如果你認為地球很大,你住的地方離人群很遠,那你一個人深山獨居難免會感到孤單寂寞;但如果你認為地球像一粒小米,和這麼多人擠在一粒小米裡,那你可能就會覺得既熱鬧又溫暖。不同的認知會讓我們產生不同的感受,梭羅的看法讓人想起莊子所說的:

明白天地如同一粒小米,知道毫毛如同一座山丘。(註一)

梭羅像一百多年前的知識分子,對宇宙和天文學已經有了基本的認識,但兩千多年前的莊子為什麼也明白「天地如同一粒小米」呢?這主要來自他睿智的「相對性」認知:既然站在地面看遙遠天際的星星,會覺得它們小如米粒;那麼站在那些星星上面回望我們所居之地(地球),也會覺得它小如米粒。另外,「無限」的概念也使所有可計量的東西都產生了相對性,不管你多大,總還有比你更大的;不管你多小,總還有比你更小的;所以,被大家認為大的其實不大,而被認為小的其實也不小,用另一個標準來衡量,可能就變得很大:

這世界上沒有比秋天毫毛的末端更大的東西,而泰山算是小的。(註二)

莊子會這樣說,主要是想打破一般人在認知世界時僵化的差別觀。他提醒我們,所謂的大小、長短、輕重、遠近、多寡等,其實都是相對的,要看和什麼對象作比較,用的又是什麼度量標準。與毫毛作比較,泰山當然很大,但若和地球相較,它就變得很小;毫毛看似很小,但在電子顯微鏡下或用奈米的尺度來衡量,它就變成了龐然大物。

對梭羅來說,「池塘是一個小海洋,而大西洋不過是一個大的華爾登湖」,他在這方面的認知可說與莊子不謀而合。其實,古今中外的很多智者也都有類似的看法,王陽明的一首詩〈蔽月山房〉就說:「山近月遠覺月小,便道此山大於月;若人有眼大如天,還見山高月更闊。」要有這種認知,就需要有大眼界。

不同的認知會讓我們對世界、自己和人生產生截然不同的感受。打破僵化的差別觀,學習用相對的角度去觀照、去體會,當你置身於一個小地方時,如果能把它看得很大,那你就會發現其中有著等待你去挖掘、玩味的無盡寶藏;而當你置身於一個大地方時,如果能把它看得很小,那你的心胸就會變得更寬闊與輕鬆;於是,你在滾滾紅塵中就能得到大自在。

德國人給希臘的一封公開信 / Walter Wüllenweber

親愛的希臘人!
你 們都知道:在你們童年和青少年時,買第一輛自行車,買第一台收音機及第一次度假,總有這麼一位阿姨...會在你們的撲滿(儲蓄罐)塞幾張鈔票。她們沒要求甚麼的,只要你們有時候說聲謝謝就好了。親愛的朋友們,此信就是給你們錢的阿姨寫給你們的。別擔心,你們不必說謝謝。我們唯一希望的是:請你們站在我們立場來看一下情況。
1981年以來,超過 29年,我們屬於歐盟同一個家庭。沒有其他的歐盟家庭成員在這段時間用這麼多錢投入共同基金,我們,投了淨 2000億歐元。而沒有一個人享受到的比你們多,你們收到的總金額是1000億歐元。其中大約一半是我們所傾入歐盟共同基金的,你們大大方方的給消化掉了。換句話說:在統計上,我們多年來,提供你們每個希臘人,從嬰兒到老人,每位超過 9000?。就這麼簡單,蠻不錯的,對不對?從來沒有一國的國民自願地在如此長的時間,如此慷慨的支持另一個國家的國民。

你們是我們真正最親愛的朋友。 (編按:暗示是最貴的朋友)

你們從來不問,這些年來我們是怎麼過的。我猜想,即使今天,你們也不會有這個念頭,想知道我們在擔憂一些什麼。但我還是要說給你們聽:我們的馬路是像古建築充滿坑洞,因為我們沒有足夠的資金進行維修。圖書館和游泳池已經關閉。一些城市在夜間關閉一半的路燈,因為他們付不起電 費。與你們相反,歐元引入後,我們的工資實際上已經不再上漲。現在我們甚至還得救援你們希臘人。要對你們關心,那誰又會來關心我們?
你們 確實贏得我們的不信任:在夏天,上帝賜給你們那塊美麗的土地上,經常傳出火燒山,然後你們要求我們的消防部門支援,因為你們自己無法把火滅掉。你們大家都想當公務員,但沒有人願意繳稅。如果只是一部分我們在過去幾個星期裡看到報導是真的,那麼,你們顯然只有當你們收到紅包時,才會想要工作。特別是你們的醫生和醫院的工作人員。你們在只要有機可乘的地方就相互欺騙對方。這與我們無關。但是,許多年來,你們也欺騙了我們。這對於我們而言,就不能置之度外了!
你們收取歐盟橄欖樹的補貼款的橄欖樹種植面積比你們國家面積還大。很明顯,你們很會作 帳,為符合加入歐元國的穩定條款,你們有系統地,很技巧地偽造你們的帳簿,讓布魯塞爾沒有發現任何毛病。事實上你們不配加入歐元同盟國。儘管你們的偽造數據讓你們加入歐元區得逞,但加入後,從來沒有達到歐元穩定標準。為了誇大經濟數字, 2006年,你們用了自己覺得一個不錯的花招,將洗錢,販毒和走私所得收入,計算進當年經濟生產毛額。
幾十年來,你們花的錢比你們工作所得還多,理所當然靠犧牲他人來生活, 不斷靠欺騙伎倆 - 這不可能永遠順利。最終,房子倒塌。現在,嚴格說來,你們國家已經破產了。
請你們不要抱任何幻想。如果梅克爾(Merkel)承諾,不會將希臘置之不理這是為了我們德國總理及我們德國人而非為你們希臘人。我們唯一擔心的是我們自己的未來。只是很不幸的:我們和你們環環相扣。如果你們沉下去,也會把我們拖下水的。舉例來說,多年來累積的債務3000億歐元。其中約 300億歐元,屬於德國儲蓄戶以購買政府債券的形式存在德國各銀行的。你們會有償還的一天嗎?
因為你們的緣故,歐元跌到谷底。我們正面臨通貨膨脹。這意味著,德國人為了未來生活規劃的儲蓄存摺或及壽險會越來越不值錢。儲蓄或投資本來就與你們不相關,這樣的想法對你們當然是陌生的。你們情願把歐元切割。在歐盟,希臘人是把薪資的絕大比例用於 消費的一個民族。
歐盟領導人雖然決定,開始時,你們不能接受直接資助。但你們需要幫助。而在歐盟所謂的幫助,最後就是錢,更確切地說,就是我們的錢。
慢慢地我們德國人瞭解了:首先,我們要拯救銀行,現在我們需要拯救希臘人,再來又要搶救那些〝豬經濟〞的國家,“PIIGS,葡萄牙(P),意大利(I),愛爾蘭(I),希臘(G),西班牙(S)。很例外的,專家們一致認為上述國家之一破產的話,將是一個悲劇,雖然這群專家把銀行危機當作是一個喜劇。
聰明的德國憲法學者在引進歐元之前已經提出警告:沒有政治聯盟的經 濟聯盟不能成功運作的。他們是對的。現在我們看到了戲劇性的民主赤字。我們德國人都依賴於希臘政府的各項決定。但是,我們無權選舉這個政府。你們希臘人可以選擇這個政府,但你們卻有完全不同的利益考量。我們希望貴國總理巴班德里奧(Georgios Papandreou) 至少能貫徹他的節約計劃。如果他的改革計畫再加一碼會更好。但很明顯的,你們不願意去做。你們還是做你們經常在做的事:就是罷工。上週公務員,下週各行各業舉行總罷工。
親愛的尊貴的希臘人,如果下週你們上街頭,罷工,然 後示威,事實上你們不是在抗議貴國政府,而是針對我們而來。你們把經常向你們伸出援手而且還要繼續拯救你們的Zorro揣了一腳。
親愛的希臘稅務人員,請不要在下週罷工,該是去追討那些逃漏稅的百萬富翁稅款的時候了吧?一直到現在,你們對那些大戶視若無睹得到不少好處呢。
親愛的希臘醫生,請不要在下週罷工,好好治療你 們的病人吧。從現在起,請不要收紅包。請老實按收入報稅。是的,那麼你們買寶時捷(Porsche)會耽擱了一年。但你們鐵定能挺過去的。
親愛的希臘退休長者,我們工作一輩子,拿到的養老金不到平均收入的百分 之四十。我們在OECD排名倒數第四。誰是第一名?答對了:就是你們!你們享受的退休金超過平均收入的百分之95。為達成此目的,你們又有竅門:你們退休金不是用一生所有工作年數收入來計算,而是只有用最後35年的工作所得來計算。因此,最常 見的是,你們的雇主在你們退休前把你們的薪資大加 碼。用我們贊助你們將近30年的錢,享受一個更舒適的退休生活,這不是我們能負擔得起的。你們認為公平嗎?所以,親愛的希臘養老金領取者:就是你們這一代,造成目前這樣的困境。現在請你們止步,不要去示威,讓你們的政府好好去運作節約計畫吧。
還有,親愛的希臘國民,請不要把此次的災難僅歸咎於你們的政客們。你們發明了民主,你們應該知道,是人民作主,當然你們也要負責任。
沒有人強迫你們去逃稅,收受賄賂,用罷工反對任何健全的 政策,和選出貪腐的政客。這些政客就是民粹主義者。他們正是在做你們想要的。
當 然你們現在會說:你們德國佬,也好不到那裡去。說對啦!比如,幾乎沒有任何一個人敢信任的養老金制度;沒有人知道未來公務員的退休金要從何處來;一個稅收制度,看起來好像是專為逃漏稅老手制定的,而且,龐大如山的債務,不知何時會崩塌下來,把一切都埋葬掉,同樣的,我們也有這些問題。許多人相信,在你們那裡發生的毛病,只是比我們提前一點發生罷了。
以前,你們希臘人指示我們正確的道路,教會了全世界民主的方式,還有哲學以及初步的國家經濟學。現在你們又再次向我們指示道路。但是這一次是指示走入歧途。你們現在的處境,是無法再向前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