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小氣的鳥兒/證嚴上人講於1999年07月26日


某個城市郊區有一片果園,種了許多枇杷樹,不但果實很甜,葉子還能煉藥治病,所以每年到了果實成熟的季節,很多人就從城裏來採果摘葉。

有隻小鳥總是在這片果園上方盤旋,好像在看守果園。只要有人接近枇杷樹,那隻鳥就開始大叫;若伸手摘枇杷,牠就會叫得更淒厲。仔細聽牠的叫聲,好像是:「我所有!我所有!」年復一年,總是如此。

有一年,來果園摘枇杷的人比往年更多,那隻鳥在人們四周厲聲啼叫,非常著急的樣子,不過大家都已見怪不怪,沒有人理牠,仍舊繼續摘枇杷。那隻鳥不斷地啼叫,最後終於吐血而亡。

有一群比丘在街坊聽到這件事,回去請教佛陀,這隻鳥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舉動?佛陀慨嘆地說,這是慳貪習氣使然──

以前城裏有位年輕人,在父母往生後繼承許多財產。他天天計算自己有多少財產,一心希望財產愈多愈好,連將來果園與田地可以收成多少農作物都算入財產中。

年輕人認為家中多一個人就消耗更多食物,所以不願娶妻生子,原本家中請的傭人也都辭掉了。他年老往生之後,財產由於無人繼承,都被沒入國庫。

那隻鳥的前世,就是這位吝嗇的人。由於還留存著慳貪的習氣,認為果園仍然是牠的,捨不得人們來採收果實,所以不斷叫著:「我所有!我所有!」一直到吐血死亡為止。

慳貪不捨的惡因,招來貧乏不安的苦果。人想要提升品格、成就道業,首先必須發揮愛心幫助眾生。

付出一分愛心,就能獲得一分福業;捨掉一分執著,就能增長一分智慧!

要讓你的孩子學會感恩

一名成績優秀的青年去申請一個大公司的經理職位。他通過了第一級的面試,董事長做最後的面試,做最後的決定。 

董事長從該青年的履歷上發現,該青年成績一貫優秀,從中學到研究生從來沒有間斷過。董事長問,你在學校裏拿到獎學金嗎?該青年回答,沒有。 

董事長問,是你的父親為您付學費嗎?該青年回答,我父親在我一歲時就去世了,是我的母親給我付的學費。 

董事長問,那你的母親是在那家公司高就?該青年回答,我的母親是給人洗衣服的。 

董事長要求該青年把手伸給他,該青年把一雙潔白的手伸給董事長。董事長問,你幫你母親洗過衣服嗎?該青年回答,從來沒有,我媽總是要我多讀書,再說,母親洗衣服比我快得多。 

事長說,我有個要求,你今天回家,給你母親洗一次雙手,明天上午你再來見我。 

該青年覺得自己成功的可能很大,回到家後,高高興興地要給母親洗手,母親受寵若驚地把手伸給孩子。 

該青年給母親洗著手,漸漸地,眼淚掉下來了,因為他第一次發現,他母親的雙手都是老繭,有個傷口在碰到水時還疼得發抖。 

青年第一次體會到,母親就是每天用這雙有傷口的手洗衣服為他付學費,母親的這雙手就是他今天畢業的代價。該青年給母親洗完手後,一聲不響地把母親剩下要洗的衣服都洗了。當天晚上,母親和孩子聊了很久很久。 

第二天早上,該青年去見董事長。董事長望著該青年紅腫的眼睛,問到,可以告訴我你昨天回家做了些什麼嗎? 

該青年回答說,我給母親洗完手之後,我幫母親把剩下的衣服都洗了。 

董事長說,請你告訴我你的感受。 

該青年說,第一,我懂得了感恩,沒有我母親,我不可能有今天。第二,我懂得了要去和母親一起勞動,才會知道母親的辛苦。第三,我懂得了家庭親情的可貴。 

董事長說,我就是要錄取一個會感恩,會體會別人辛苦,不是把金錢當作人生第一目標的人來當經理。你被錄取了。 

這位青年後來果真工作努力,深得職工擁護,員工也都努力工作,整個公司業績大幅成長。

假如一位孩子從小嬌生慣養,習慣了被人圍著寵著,什麼都是第一,父母的辛苦都不知道,上班後,以為同事都應該聽他的,當了經理後,不知道員工的辛苦,還要怨天尤人。這樣的人,會有好的學校成績,會有得意風光的一時,但社會上的這類人,都不能成大事,都不會感覺到幸福,那父母是愛孩子呢?還是害孩子呢?

你可以讓你的孩子住大房子,吃大餐,學鋼琴,看大屏電視,但你在割草時,也要讓你的孩子在大太陽下拔拔野草,你在吃飯後,也要讓你的孩子洗洗碗,不是你沒有錢雇人,而是你真心愛孩子。你要讓孩子知道,即使父母掙不少錢,但早早的白髮,和那位洗衣服的母親沒有本質的差別。但更重要的是,要讓你的孩子學會感恩。

睡覺不只是躺下而已

睡覺 真的是一種學問 當然其中有相當多的原委 食物引起  心情事件 身理問題 如果脫離前面三件情景 是否就能安逸入眠?
        睡覺問題真的是一項大學問(睡覺不只是躺下閉著眼而已)

 

         確實是「健康在睡眠中取得 病痛在睡眠中移除」

 

1.”床座”坡度決定呼吸引向 血液的流向及阻止懸吊的內臟靜脈曲張

 

2.”枕頭”要能牽一髮動全身做醒時傷害的還原修復(而不是墊在後腦杓) 
       須能    整眠 整姿 整筋 整脊 整呼吸…

 

3.”簡單木器”為所有引發酸痛的筋藤組織作細部修復....(有機會再發表)

 

       除了已經往生的人可以靜躺著不動外 不管淺眠或熟睡能呼吸的人不可能在睡覺時可以不翻身或翻來覆去 所以枕頭要能依個人習慣可1.”隨時調整高低度”掌控空氣的推向(決定腦波休息與否) 2.側睡時手臂能有置放位置 才不會阻斷血液流痛壓到手麻 3.趴睡時不會阻斷呼吸或讓呼吸有阻力 且須能”枕姿 枕筋 枕呼吸(血管 腸胃管理) 枕脊 枕頭 …最後才枕眠(睡好覺)"…………

 

       健康要先從躺下取得 不是持續花錢求針藥

 

       唯有驅動體驗 不然再多的文字都無法詮釋一清二楚

五隻小毛蟲

很多的家庭問題,總是離不開財、力、慾、愛。

第一隻毛毛蟲

話說第一隻毛毛蟲,有一天爬呀爬呀過山河,終於來到這棵蘋果樹下。他並不知道這是一棵蘋果樹,也不知樹上長滿了紅紅的蘋果。當他看到同伴們往上爬時,不知所以地就跟著往上爬。沒有目的,不知終點,更不知生為何求、死為何所。他的最後結局呢?也許找到了一顆大蘋果,幸福地過了一生;也可能在樹葉中迷了路,顛沛流離胡塗一生。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大部分的蟲都是這樣活著的,不去煩惱什麼是生命意義,倒也輕鬆許多。

第二隻毛毛蟲

有一天,第二隻毛毛蟲也爬到了蘋果樹下。他知道這是一棵蘋果樹,也確定他的「蟲生目標」就是找到一棵大蘋果。問題是....他並不知道大蘋果會長在什麼地方?但他猜想:大蘋果應該長在大枝葉上吧!於是他就慢慢地往上爬,遇到分支的時候,就選擇較粗的樹枝繼續爬。

當然在這個毛蟲社會中,也存在考試制度,如果有許多蟲同時選擇同一個分支,可是要舉行聯考來決定誰才有資格通過大樹枝。幸運的,這隻毛毛蟲一路過關斬將,每次都能第一志願地選上最好的樹枝,最後他從一枝名為「台大」的樹枝上,找到了一顆大蘋果。不過他發現這顆大蘋果並不是全樹上最大的,頂多只能稱是局部最大。因為在它的上面還有一顆更大的蘋果,號稱「老板」, 是由另一隻毛毛蟲爬過一個名為『學徒』的樹枝才找到的。令他洩氣的是,這個學徒分支是他當年不屑於爬的一棵細小的樹枝。

第三隻毛毛蟲

接著,第三隻毛毛蟲也來到了樹下。這隻毛毛蟲相當難得,小小年紀,卻自己研製了一副望遠鏡。在還未開始爬時,就先利用望遠鏡蒐尋一番,找到了一棵超大蘋果。同時,他發覺當從下往上找路時,會遇到很多分支,有各種不同的爬法;但若從上往下找路時,卻只有一種爬法。他很細心地從蘋果的位置,由上往下反推至目前所處的位置,記下這條確定的路徑。於是,他開始往上爬了,當遇到分支時,他一點也不慌張,因為他知道該往那條路走,不必跟著一大堆蟲去擠破頭。譬如說,如果他的目標是一顆名叫「教授」的蘋果,那應該爬

『升學』這條路;如果目標是「老板」,那應該爬『學徒』這分支;若目標是「議長」,也許早就該爬『賭場保鑣』這條路了。最後,這隻毛毛蟲「應該」會有一 個很好的結局,因為他己具備了「先覺」的條件了。但也許也會有一些意外的結局出現。因為毛毛蟲的爬行相當緩慢,從預定蘋果到抵達時,需要一段時間。當他抵達時,也許蘋果已被別的蟲捷足先登,也許蘋果已熟透而爛掉了。

第四隻毛毛蟲

第四隻毛毛蟲可不是一隻普通的蟲,同時具有先知先覺的能力。他不僅先覺(知道自己要何種蘋果),更先知(知道未來蘋果將如何成長)。因此當他帶著那先覺的望遠鏡時,他的目標並不是一顆大蘋果,而是一芽含苞待放的蘋果花。他計算著自己的時程,並估計當他抵達時,這朵花正好長成一顆成熟的大蘋果,而且他將是第一個鑽入大快朵頤的蟲。果其然,他獲得所應得的,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第五隻毛毛蟲

毛毛蟲的故事本來應該到此結束了。因為所有故事的結局都必須是正面的且富有教育意義。但仍有不少讀者好奇:第五隻毛毛蟲到底怎麼了?其實他什麼也沒做,就在樹下躺著納涼,而一顆顆大蘋果就從天而降落在他的身邊。因為樹上某一大片樹枝早就被他的家族佔領了。他的爺爺、爸爸、哥哥們盤據在某一樹幹上,禁止他蟲進入。然後蘋果成熟時,就一顆顆的丟給底下的子孫們撿食。

但是奉勸諸位,如果你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可不要妄想撿到大蘋果。因為你反而會被從天而降的大蘋果砸死的。  

你是哪一種毛毛蟲呢?照子要放亮一點喔!

 

余光中鄭愁予新詩賞析 / 網路

說自己的話/廖玉蕙

某位所謂的名嘴,在談話性節目中誤拿小說《中國珍珠:龍保羅日記》當史實,鬧出笑話。該名嘴辯稱相關資料是由製作單位先行準備,經討論後,再分配給來賓負責講述。看到這則新聞,我們才恍然大悟,名嘴們說得口沫橫飛,原來是別人提供資料,由他們負責演出。難怪不管飛彈、幽浮或小道八卦,他們看似都能滔滔不絕地夸夸其談。反正說錯了,不必負責,只要推諉給提供資料者即可;說對了,則毫無愧色的坐享專家的榮銜。
名嘴上節目討論,當然得自己準備、說自己的話,否則怎稱得上是名嘴!如只是耍耍嘴皮子、以強烈肢體語言演述別人提供的資料,跟演員有什麼兩樣,難怪要鬧拿歷史人物和小說角色打交道的大笑話,簡直不負責任到極點。這讓我不由得聯想起我們教學生學寫作文的目的,最精采作品不是旁徵博引的炫學之作,而是有屬於自己精闢見解的文章。
論說文固然如此,抒情、記敘文又何嘗不是。只是論說文直接說理;抒情、記敘文間接、婉轉呈現。沒有想法的抒情文叫做無病呻吟;沒有思想的記敘文必淪為流水帳;沒有個人意見的論說文只是說別人說過的話,不免浪費筆墨之譏。所以,作文的終極目標是言之有物、論之成理,而不是花枝招展、眩人耳目。
作文固然不辭前人的經驗或理論,但最後得翻出底牌—你自己的想法呢?有價值的學術論文必有所發現,言前人之所未曾言。可惜的是,我們往往看到的是徵引前人的看法:孔子的、孟子的、荀子的、韓非子的…那你的想法呢?我…我…我贊成孔子!既然跟孔子一樣,又何必你煞有介事地重複陳述,我們直接研讀《論語》不就好了!小學到國中的的作文,從造詞、造句到仿作、說故事、謀篇裁章…的一連串學習,只是基礎訓練,沒有高見不難想像;到了高中、大學,甚至研究生,如果還停留在「鸚鵡學話」的階段,無法用自己的語言寫出自己的想法,那就真的失去寫作的意義了。
今年學測的引導寫作,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做出「大學生如不滿學校的處分,有權可提起訴願和行政訴訟」的解釋及台大李校長憂心可能因此造成師生關係的緊張為題幹,要求考生以在學校的親身體驗或所見所聞,用「學校和學生的關係」為題,寫一篇完整的文章。一如所料的,因為學生一向只管模仿記誦,很少主動思考,文章必然呈現大同小異,表現因此不盡理想。但學生沒能寫好,未必代表題目出得不好;我以為這個題目的出現深具指標意義!它宣告「說自己的話」的時代已逐漸到來。
往年無論學測或指考的作文題目,常常悖離學生的生活經驗,所以,考生東拉西扯,不外複製課本的說法,或揣摩命題老師的心意;如今,考題切近年輕人的生活,雖然一向習慣將作文變成謊言競技場的學生一時還不慣說真話,難有獨特的秀異之作;但在考試領導教學的氛圍下,往後,學生勢必得開始凝眸注視生活。「以在學校的親身體驗或所見所聞寫文章」,意味著學生不能再只是埋首教科書、凡事漠不關心,作文得開始學會觀察周遭,動腦歸納出意見,用自己的話,為生活找尋一個說法、下一個最適當的註解。

高傲的富婆

有位高傲的富婆,在一家非常昂貴的餐廳裡,一直抱怨這樣不對,那樣不好。

 侍者耐著性子直賠不是。但這位富婆的氣燄反而越發囂張,

 隨而指著一道菜對侍者說,「你說,這叫做食物?我看連豬都不會吃!」

  侍者終於按捺不住,對這位富婆說:「太太,真的是這樣嗎?那麼,我去替妳弄點豬吃的來。

 一個是「心中無半點善意」,一個是「胸中無半點寬容」,

  真是道盡現代人典型的交往模式,再看看下面二則夫妻的對白。

 丈夫:「聽妳講話就像是一個白癡。」

 太太:「你難道不曉得只有這樣,你才會懂?」 

 「拿去洗衣店的襯衫拿回來了嗎?」丈夫問

 「我是你什麼人,女傭嗎?」妻子回答

 「當然不是,」他頂了回去,

 「你如果是女傭的話,至少應該懂得怎樣洗衣服。」 

 我們經常掉進一個陷阱,就是爭論必有輸贏,

 在所有的爭吵事件中,大家都堅持自己的觀念,將之視為金科玉律,不肯退讓。

 

我常開玩笑說,這就是所謂的「禮讓」

 ----- 不管自己有沒有「禮」(理),別人都要「讓」。

 更重要的是雙方都不願意放棄說「最後一句話」。

 似乎誰說了最後一句話,不管有理無理,誰就是勝利者,以致爭吵不休。

 想解開纏繞在一起的絲線時,是不能用力去拉的,

 因為你愈用力去拉,纏繞在一起的絲線必定會纏繞得更緊。

 人與人的交往不也一樣,很多人只知道「得理不饒人」、「火上加油」,

 卻不曉得「逢人只說三分話」、「順風扯蓬、見好就收」的道理,

 結果關係纏繞糾結,常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是非對錯並沒有快樂來得重要。

 快樂的秘訣就是「退一步」,先向別人伸出友善的手。

 讓對方做「對」的人,並不代表你就「錯」了。

 因為,當一切都好轉後,你會發現你將獲得放下的平安,也會感到讓別人「對」的喜悅。

 由此,你也做「對」了。

 邱吉爾在退出政壇後,有一次騎著一輛腳踏車在路上閒逛。

 這時,也有一位女士騎著腳踏車,從另一個方向急駛而來,由於煞車不住,最後竟撞到了邱吉爾。

 「你這個糟老頭到底會不會騎車?」

 這位女士惡人先告狀地破口大罵:「騎車不長眼睛嗎?……」 

 「對不起!對不起!我還不太會騎車」

 邱吉爾對 那位 女士的惡行惡狀並不介意,只是不斷地向對方道歉,

 「看來妳已經學會很久了,對不對?」 

 這位女士的氣立刻消了一半,再仔細一看,他竟然是偉大的首相,只好羞愧地說道:

 「不………不………你知道嗎?我是半分鐘之前才學會的……教我騎的就是閣下您。」

 有位智者即說:「幾分容忍,幾分度量,終必能化干戈為玉帛。」

 曾有一對父子坐火車外出旅遊,途中有位查票員來檢查乘客的車票,
 父親因為找不到車票而受查票員怒言以對。 

 事後,兒子就問父親,為什麼剛才不反目以對呢?父親說:

 「兒子,倘若這個人能忍受他自己的脾氣一輩子,為何我不能忍受他幾分鐘呢?」

讓你的孩子學會感恩


讓你的孩子學會感恩

 
名成績優秀的青年去申請一個大公司的經理職位。他通過了第一級的面試,董事長做最後的面試,做最後的決定。

董事長從該青年的履歷上發現,該青年成績一貫優秀,從中學到研究生從來沒有間斷過。

董事長問,你在學校裏拿到獎學金嗎?該青年回答,沒有。

董事長問,是你的父親為您付學費嗎?該青年回答,我父親在我一歲時就去世了,是我的母親給我付的學費。
董事長問,那你的母親是在那家公司高就?該青年回答,我的母親是給人洗衣服的。

董事長要求該青年把手伸給他,該青年把一雙潔白的手伸給董事長。

董事長問,你幫你母親洗過衣服嗎?

該青年回答,從來沒有,我媽總是要我多讀書,再說,母親洗衣服比我快得多。

董事長說,我有個要求,你今天回家,給你母親洗一次雙手,明天上午你再來見我。

該青年覺得自己成功的可能很大,回到家後,高高興興地要給母親洗手,母親受寵若驚地把手伸給孩子。

該青年給母親洗著手,漸漸地,眼淚掉下來了,因為他第一次發現,他母親的雙手都是老繭,有個傷口在碰到水時還疼得發抖。

青年第一次體會到,母親就是每天用這雙有傷口的手洗衣服為他付學費,母親的這雙手就是他今天畢業的代價。

該青年給母親洗完手後,一聲不響地把母親剩下要洗的衣服都洗了。當天晚上,母親和孩子聊了很久很久。

第二天早上,該青年去見董事長。

董事長望著該青年紅腫的眼睛,問到,可以告訴我你昨天回家做了些什麼嗎?

該青年回答說,我給母親洗完手之後,我幫母親把剩下的衣服都洗了。

董事長說,請你告訴我你的感受。

該青年說,第一,我懂得了感恩,沒有我母親,我不可能有今天。

第二,我懂得了要去和母親一起勞動,才會知道母親的辛苦。

第三,我懂得了家庭親情的可貴。

董事長說,我就是要錄取一個會感恩,會體會別人辛苦,不是把金錢當作人生第一目標的人來當經理。

你被錄取了。這位青年後來果真工作努力,深得職工擁護,員工也都努力工作,整個公司業績大幅成長。

假如一位孩子從小嬌生慣養,習慣了被人圍著寵著,什麼都是“我”第一,父母的辛苦都不知道,

上班後,以為同事都應該聽他的,當了經理後,不知道員工的辛苦,還要怨天尤人。

這樣的人,會有好的學校成績,會有得意風光的一時,但社會上的這類人,都不能成大事,都不會感覺到幸福,都要跌跟鬥,那父母是愛孩子呢還是害孩子呢?

你可以讓你的孩子住大房子,吃大餐,學鋼琴,看大屏電視,

但你在割草時,也要讓你的孩子在大太陽下拔拔野草,

你在吃飯後,也要讓你的孩子洗洗碗,不是你沒有錢雇人,而是你真心愛孩子。

你要讓孩子知道,即使父母掙不少錢,但早早的白髮,和那位洗衣服的母親沒有本質的差別。

但更重要的是,要讓你的孩子學會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