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五隻小毛蟲

第一隻毛毛蟲

話說第一隻毛毛蟲,有一天爬呀爬呀過山河,終於來到這棵蘋果樹下。他並不知道這是一棵蘋果樹,也不知樹上長滿了紅紅的蘋果。當他看到同伴們往上爬時,不知所以地就跟著往上爬。沒有目的,不知終點,更不知生為何求、死為何所。他的最後結局呢?也許找到了一顆大蘋果,幸福地過了一生;也可能在樹葉中迷了路,顛沛流離胡塗一生。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大部分的蟲都是這樣活著的,不去煩惱什麼是生命意義,倒也輕鬆許多。

第二隻毛毛蟲

有一天,第二隻毛毛蟲也爬到了蘋果樹下。他知道這是一棵蘋果樹,也確定他的「蟲生目標」就是找到一棵大蘋果。問題是....他並不知道大蘋果會長在什麼地方?但他猜想:大蘋果應該長在大枝葉上吧!於是他就慢慢地往上爬,遇到分支的時候,就選擇較粗的樹枝繼續爬。

當然在這個毛蟲社會中,也存在考試制度,如果有許多蟲同時選擇同一個分支,可是要舉行聯考來決定誰才有資格通過大樹枝。幸運的,這隻毛毛蟲一路過關斬將,每次都能第一志願地選上最好的樹枝,最後他從一枝名為「台大」的樹枝上,找到了一顆大蘋果。不過他發現這顆大蘋果並不是全樹上最大的,頂多只能稱是局部最大。因為在它的上面還有一顆更大的蘋果,號稱「老板」, 是由另一隻毛毛蟲爬過一個名為『學徒』的樹枝才找到的。令他洩氣的是,這個學徒分支是他當年不屑於爬的一棵細小的樹枝。

第三隻毛毛蟲

接著,第三隻毛毛蟲也來到了樹下。這隻毛毛蟲相當難得,小小年紀,卻自己研製了一副望遠鏡。在還未開始爬時,就先利用望遠鏡蒐尋一番,找到了一棵超大蘋果。同時,他發覺當從下往上找路時,會遇到很多分支,有各種不同的爬法;但若從上往下找路時,卻只有一種爬法。他很細心地從蘋果的位置,由上往下反推至目前所處的位置,記下這條確定的路徑。於是,他開始往上爬了,當遇到分支時,他一點也不慌張,因為他知道該往那條路走,不必跟著一大堆蟲去擠破頭。譬如說,如果他的目標是一顆名叫「教授」的蘋果,那應該爬

『升學』這條路;如果目標是「老板」,那應該爬『學徒』這分支;若目標是「議長」,也許早就該爬『賭場保鑣』這條路了。最後,這隻毛毛蟲「應該」會有一 個很好的結局,因為他己具備了「先覺」的條件了。但也許也會有一些意外的結局出現。因為毛毛蟲的爬行相當緩慢,從預定蘋果到抵達時,需要一段時間。當他抵達時,也許蘋果已被別的蟲捷足先登,也許蘋果已熟透而爛掉了。

第四隻毛毛蟲

第四隻毛毛蟲可不是一隻普通的蟲,同時具有先知先覺的能力。他不僅先覺(知道自己要何種蘋果),更先知(知道未來蘋果將如何成長)。因此當他帶著那先覺的望遠鏡時,他的目標並不是一顆大蘋果,而是一芽含苞待放的蘋果花。他計算著自己的時程,並估計當他抵達時,這朵花正好長成一顆成熟的大蘋果,而且他將是第一個鑽入大快朵頤的蟲。果其然,他獲得所應得的,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第五隻毛毛蟲

毛毛蟲的故事本來應該到此結束了。因為所有故事的結局都必須是正面的且富有教育意義。但仍有不少讀者好奇:第五隻毛毛蟲到底怎麼了?其實他什麼也沒做,就在樹下躺著納涼,而一顆顆大蘋果就從天而降落在他的身邊。因為樹上某一大片樹枝早就被他的家族佔領了。他的爺爺、爸爸、哥哥們盤據在某一樹幹上,禁止他蟲進入。然後蘋果成熟時,就一顆顆的丟給底下的子孫們撿食。

但是奉勸諸位,如果你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可不要妄想撿到大蘋果。因為你反而會被從天而降的大蘋果砸死的。

「需要」爸爸買,「想要」自己付

經濟嚴冬,我最想教孩子需要與想要的差別,那叫價值觀。

女兒訕訕的提出要求:「鞋子壞了,要買一雙」。

我定睛望一望鞋底,的確磨損了一個大洞,應該更換了。

我問明喜歡的品牌與價錢,撥了一通電話打探,開體育用品店的朋友並未進貨這款鞋子,但保證調得到貨,言明七折,他說專賣店不打折的。

我趕緊把成果向女兒報告,她卻回我:「已經約好球球的,今天就要去買。」

我算一算差價,高達一千元,就差三天,有必要花這一千元嗎?我臉色微慍表達我的感受。

事實上,這幾年來工作賺錢的確不易,我早有盤算讓孩子早點明白,家中的錢是怎麼來的!

兩個方向是我的收入來源,一是演講,二是寫作,大約都是薄酬,難以致富。

尤其是出版的書,以一本定價250元計算,初版版稅是25元,我以簡單的算術讓她明白,25*10,25*100以及25*1000的答案,分別是250元、2500元、25000元。

我反問他,多嗎?說畢,我把一綑四十本的書綁好,放在她的手上讓她拎拎,並且告訴她,版稅正好一千元,如果當天想去買鞋,請順便帶去賣,得了一千元差額就可以購買了。

我走進書房,繼續未完成的稿子,十分鐘後她走了進來,告訴我決定:「爸爸你幫我買好嗎?」

也許她了解我的比喻了,我摸摸她的頭,希望真懂。

想要與需要,是我想提醒她的生活哲學,需要是一種必要,比方說,茶米油鹽醬醋茶,不吃會餓,不喝會渴,與健康有關的全算在列;想要的則是欲望了,沒有必要卻硬要,比方說,已經有了五雙鞋子,但是一經流行,再買一雙,其餘幾雙束之高閣,這就形同浪費。

我提醒兒女,「需要的」我付錢,「想要的」自己付,因為我非有錢之人。

能賺到錢是福分,必須珍惜,浪費就形同沒有賺錢。

我還說,錢只是媒介,有了它之後,應該通往幸福,否則就是賺到紙,賺到數字,外加忙碌、疲倦、壓力與心煩,即使如此還是滿足不了欲望的。

人的一生,需要真的不多,但想要的老是太多。

當時小三不盡理解我的想法的她,漸漸長大,就讀大學之後便明白了。

前幾天,我收到她的生日卡片,叮嚀我要注意健康,快樂一點,別太忙了,不用拚命賺錢,因為她會省吃儉用,設身處地替人著想了。

看來她已經會了數學,知道收入減去消費,得到(正數)的人,才能活得亮彩,否則庸庸碌碌,汲汲營營,最後淪為工作的奴隸。

我在想為什麼現在卡奴那麼多是不是跟現在父母供給小孩太過充足,以至於小孩已經習慣得到「超過自己所能賺取」的享受,甚至可以「不勞而獲」了呢?

一位長輩的小孩最近結婚了,婚禮之奢華富麗讓人好生羨慕。

長輩跟我們炫耀光小孩的結婚鑽戒要價150萬因為他們一定要是蒂芬妮的!

可是我們發覺他的小孩根本沒出去工作過不曾出去賺過一分錢回來……到現在還不確定自己該靠什麼維生,他可知道這150萬需要付出多少才能賺得回來?

萬一他的父母離開他了他該去哪裡找到這種不勞而獲的機會呢?靠信用卡?

我們給孩子「太富足」的生活有時不見得對他們有好處……

律師的兒子

 我的爸爸是任何人都會引以為榮的人。

他是位名律師,精通國際法,客戶全是大公司,因此收入相當好。

可是他卻常常替弱勢團體服務,替他們提供免費的服務。
不僅如此也,他每週都有一天會去勵德補習班去替那些青少年受刑人補習功課,每次高中放榜的時候,他都會很緊張地注意有些受刑人榜上是否有名。

我是獨子,當然是三仟寵愛在一身,爸爸沒有慣壞我,可是他給我的實在太多了。

我們家很寬敞,也佈置得極為優雅。
爸爸的書房是清一色的深色傢俱、深色的書架、深色的橡木牆壁、大型的深色書桌、書桌上造型古雅的燈,爸爸每天晚上都要在他書桌上處理一些公事,我小時常乘機進去玩。

爸爸有時也會解釋給我聽他處理某些案件的邏輯。

他的思路永遠如此合乎邏輯,以至我從小就學會了他的那一套思維方式,也難怪每次我發言時常常會思路很清晰,老師們當然一直都喜歡我。

爸爸的書房裡放滿了書,一半是法律的,另一半是文學的,爸爸鼓勵我看那些經典名著。

因為他常出國,我很小就去外國看過世界著名的博物館。

我隱隱約約地感到爸爸要使我成為一位非常有教養的人,在爸爸的這種刻意安排之下,
 再笨的孩子也會有教養的。

我在唸小學的時候,有一天在操場上摔得頭破血流。

老師打電話告訴了我爸爸。

爸爸來了,他的黑色大轎車直接開進了操場,爸爸和他的司機走下來抱我,我這才注意到司機也穿了黑色的西裝,我得意得不得了,有這麼一位爸爸,真是幸福的事。

我現在是大學生了,當然 一個月才會和爸媽渡一個週未。
前幾天放春假,爸爸叫我去墾丁,在那裡我家有一個墅。
爸爸邀我去沿著海邊散步,太陽快下山了,爸爸在一個懸崖旁邊坐下休息。

他忽然提到最近被槍決的劉煥榮,爸爸說他非常反對死刑,死刑犯雖然從前曾做過壞事,可是他後來已是手無寸鐵之人,而且有些死刑犯後來完全改過遷善,被槍決的人,往往是個好人

我提起社會公義的問題,爸爸沒有和我辯論,只說社會該講公義,更該講寬恕。他說"我們都有希望別人寬恕我們的可能"

我想起爸爸也曾做過法官,就順口問他有沒有判個任何人死刑 

爸爸說"我判過一次死刑,犯人是一位年青的原住民,沒有什麼常識,他在台北打工的時候,身份証被老闆娘扣住了,其實這是不合法的,任何人不得扣留其他人的身份証。

他簡直變成了老闆娘的奴工,在盛怒之下,打死了老闆娘。
我是主審法官,將他判了死刑。
"事後,這位犯人在監獄裡信了教,從各種跡象來看,他已是個好人,因此我四處去替他求情,希望他能得到特赦,免於死刑,可是沒有成功"。
"他被判刑以後,太太替他生了個活潑可愛的兒子,我在監獄探訪他的時候,看到了這個初生嬰兒的照片,想到他將成為孤兒,也使我傷感不已,由於他已成另一個好人,我對我判的死刑痛悔不已"。

"他臨刑之前,我收到一封信"。

爸爸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已經變黃的信紙,一言不發地遞給了我。

信是這樣寫的:

法官大人:


謝謝你替我做的種種努 力,看來我快走了,可是我會永遠感謝你的。
我有一個不情之請,請你照顧我的兒子,使他脫離無知和貧窮的環境,讓他從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求求你幫助他成為一個有教養的人,再也不能讓他像我這樣,糊裡糊塗地浪費了一生

XXX敬上 

我對這個孩子大為好奇,"爸爸你怎麼樣照顧他的孤兒",爸爸說"我收養了他"。
一瞬間,世界全變了。
這不是我的爸爸,他是殺我爸爸的兇手,子報父仇,殺人者死

我跳了起來,只要我輕輕 一推,爸爸就會粉身碎骨地跌到懸崖下面去。
可是我的親生父親已經寬恕了判他死刑的人,坐在這裡的,是個好人,他對他自已判人死刑的事情始終耿耿於懷,我的親生父親悔改以後,仍被處決,是社會的錯,我沒有權利再犯這種錯誤。

如果我的親生父親在場,他會希望我怎麼辦

我蹲了下來,輕輕地對爸爸說:「爸爸,天快黑了,我們回去吧!媽媽在等我們。」

爸爸站了起來,我看到他眼旁的淚水,"兒子,謝謝你,沒有想到你這麼快就原諒了我"。
!

我發現我的眼光也因淚水而有點模糊,可是我的話卻非常清晰
,「爸爸,我是你的兒子,謝謝你將我養大成人。」

海邊這時正好刮起了墾丁常有的落山風,爸爸忽然顯得有些虛弱,我扶著他,在落日的餘暉下,向遠處的燈光頂著大風走回去,荒野裡只有我們父子二人。

我以我死去的生父為榮,他心胸寬大到可以寬恕判他死刑的人

我以我的爸爸為榮,他對判人死刑,一直感到良心不安,他已盡了他的責任,將我養大成人,甚至對我可能結束他的生命,都有了準備。
而我呢?我自已覺得我又高大、又強壯,我已長大了。
只有成熟的人,才會寬恕別人,才能享受到寬恕以後而來的平安,小孩子是不會懂這些的。
我的親生父親,你可以安息了。
你的兒子已經長大成人,我今天所做的事,一定是你所喜歡的

母狼的啟示

【一生受用不盡的經驗】/ 洪蘭(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一個朋友的孩子大學畢業半年了,沒有去找事,窩在家裡,白天睡覺,晚上上網。

最近跟他父母要錢,想去美國遊學,朋友來問我該不該讓他去,我望著他蒼蒼的白髮說:「你如果真的要為孩子好,讓他去,但是不要給他錢。」


我想到了我妹婿的故事。

我妹婿是美國人,從小就想作水手,嚮往外面的世界,想先環遊世界再回學校念書。

雖然他父親是醫生,家庭經濟環境許可,但是父母並不給他錢,他也沒向家裡要。

高中一畢業就先去阿拉斯加伐木存錢,

因為阿拉斯加夏天日照很長,太陽到午夜才落下,三點多又升上來了,

他一天如果工作十六小時,伐一季木的工資可以讓他環遊世界三季。

他在走遍世界兩年之後才回大學去念書。因為他是在自己深思熟慮之下才決定念的科系,

所以三年就把四年的學分修完,出來就業。他工作得很順利,可以說平步青雲,一直做到總工程師。

有一次,他告訴我一個小故事,說這件事影響了他一生。

他在阿拉斯加打工時,曾與一個朋友在山上聽到狼的嗥叫聲,他們很緊張的四處搜尋,

結果發現是一隻母狼腳被捕獸器夾住,正在號嚎,

他一看到那個奇特的捕獸器,就知道是一名老工人的,

他業餘捕獸,賣毛皮補貼家用,但是這名老人因心臟病已被直升機送到安克瑞契醫院去急救了,

這隻母狼會因為沒有人處理而餓死。他想釋放母狼,但母狼很凶,他無法靠近,

他又發現母狼在滴乳,表示狼穴中還有小狼,

所以他與同伴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狼穴,

將四隻小狼抱來母狼處吃奶,以免餓死。

他把自己的食物分給母狼吃,以維持母狼的生命,晚上還得在母狼附近露營,
 
保護這個狼家庭,因為母狼被夾住了,無法自衛。

一 直到第五天,他去餵食時,發現母狼的尾巴有稍微搖一搖,

他知道他已開始獲得母狼的信任了,

又過了三天,母狼才讓他靠近到可以把獸夾鬆開,把母狼釋放出來。

母狼自由後,舐了他的手,讓他替 牠的腳上藥後,才帶著小狼走開,一路還頻頻回頭望他。

他坐在大石頭上想,如果人類可以讓凶猛的野狼來舐他的手,成為朋友,

 難道人類不能讓另一個人放下武器成為朋友嗎?

他決定以後先對別人表現誠意,因為從這件事中看到,先釋放出誠意,對方一定會以誠相報。

(他開玩笑說,如果不是這樣,那就是禽獸不如 。)

因此,他在公司中以誠待人,先假設別人都是善意,再解釋他的行為,

常常幫助別人,不計較小事。 所以他每年都升一級,爬得很快。

最重要的是,他每天過得很愉快,助人的人是比被助的人快樂得多,

雖然他並不知道中國有「施比受更有福」這句話,但是他的生活證明了這一點

他對我說,他一直很感謝阿拉斯加的經驗,因為這使他一生受用不盡。

的確,只有自己想要的東西才會珍惜, 下過霜的柿子才會甜,人也是經過磨鍊了才會成熟。

如果一個人大學畢業了還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那麼應該要讓他去外面磨鍊一下,

不要給他錢,讓他自食其力,

重要的是父母要捨得放下 !悟到 [ 對孩子最好的保護就是不保護 ]

給他一個機會去證明自己、體驗人生,相信他也能從中得到一個對他一生受用不盡的經驗。

向苦難說聲感謝

什麼叫作失敗?失敗是到達較佳境地的第一步。──紐西蘭數學家威廉菲利普斯
有一個年輕人不幸發生車禍,因此失去了雙腳。
他的脾氣從此變得很古怪,不但拒絕接受復健,還把自己封閉在家裡,動不動就對父母大吼大叫,但青年的母親始終對他非常有耐心。
有一天,年輕人又在家中大發雷霆,兩手一揮把母親辛苦準備的午餐翻倒在地上。
但母親沒有責怪他,只是嘆了口氣,默默收拾地上的食物。
接著母親坐在床緣,指著對面公寓的一扇窗戶說:「你看到那間公寓了嗎?住在那裡的女孩,跟你一樣因為意外不良於行。但她樂觀又有才華,每天都在家畫畫直到深夜。你不是也喜歡畫畫嗎?也許你也可以學學她。」
年輕人聽了,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但從此他也開始留意起那間公寓。
果然如同母親所言,那間公寓總在傍晚時分亮起燈光,直到午夜燈光才會熄滅,應該是那個女孩正在畫畫吧?
他對那個女孩感到十分好奇。她長得什麼模樣?個性怎麼樣?除了畫畫還有什麼興趣呢?想著想著,青年竟也翻出塵封已久的畫筆,開始作畫了。他封閉的心靈也慢慢敞開,開始定期上醫院復健,跟家人也逐漸恢復正常互動。
在養病期間,他累積了不少作品,終於有一天他鼓起勇氣,帶著自己的畫作,去找住在對面的那個女孩。
可是,他按了好久的電鈴,卻沒有人應門。倒是隔壁公寓走出一個老先生,問他:「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年輕人說:「我想找住在這裡的女孩。」
「這間公寓一直是空的,沒有人住啊!」老人說:「不過,有一個中年婦人付了我一點錢,要我每天傍晚把燈打開,深夜再關起來。那個婦人說她就住在對面呢。」
年輕人愣住了。原來,女孩根本就是母親編出來的故事,為的是替他編出一個希望呀!
青年沒有告訴母親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從此更孝順母親,也更努力的畫畫,後來成為傑出的畫家。
在現實生活中,我聽過非常類似的真實故事。有一次我採訪一位技藝高超的玻璃藝師,他製作的玻璃藝術品屢屢到國外展出,還曾經獲得大獎。
而這位藝師,也沒有雙腳。他說自己年輕時是個流氓,酗酒賭博吸毒樣樣都來,讓家人傷透腦筋。
一次飆車出了意外,他從此失去了雙腿,但行動不便也讓他因禍得福,從此與那群狐群狗黨徹底斷了聯繫。
爾後他為了餬口,開始學習玻璃藝術,沒想到人生從此改觀了。「如果我沒有失去雙腳,我想我的人生早就已經毀了。」
他說:「命運真的很奇妙,以前我咒罵老天讓我失去雙腿,現在我感謝老天讓我失去雙腿。」
也許,不到最後一刻,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所遇到的苦難,會對我們的人生帶來什麼正面的影響。
到了那一天,我們也將會衷心感謝老天讓我們遇到這些不順遂。
人生往往到了最後,我們才發現老天給我們的磨難其實不是災難,而是最珍貴的禮物!讓自己靜下心、沉住氣,靜靜等待苦難羽化成彩蝶吧!
 

哈佛大學今年最受歡迎的一堂課

 

 

哈佛大學今年最受歡迎的一堂課

猜猜看,哈佛大學今年最受歡迎的是那一堂課?
答對了嗎?最夯的選修課是「幸福課」,聽課人數超過了王牌課《經濟學導論》。
而教這門課的是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年輕講師,名叫泰勒‧本-沙哈爾(Tal  Ben-Shahar, Ph.D.

泰勒‧本-沙哈爾自稱是一個害羞、內向的人。
「在哈佛,我第一次教授積極心理學課時,只有8個學生報名,其中,還有2人中途退課。
第二次,我有近400名學生。到了第三次,當學生數目達到850人時,上課更多的是讓我感到緊張和不安。
特別是當學生的家長、爺爺奶奶和那些媒體的朋友們,開始出現在我課堂上的時侯。」
我們來到這個世上,到底追求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他堅定地認為:幸福感是衡量人生的唯一標準,是所有目標的最終目標。
「人們衡量商業成就時,標準是錢。用錢去評估資產和債務、利潤和虧損,所有與錢無關的都不會被考慮進去,金錢是最高的財富。但是我認為,人生與商業一樣,也有盈利和虧損。」
「具體地說,在看待自己的生命時,可以把負面情緒當作支出,把正面情緒當作收入。
當正面情緒多於負面情緒時,我們在幸福這一『至高財富』上就盈利了。」


所以幸福,應該是快樂與意義的結合!

一個幸福的人,必須有一個明確的、可以帶來快樂和意義的目標,然後努力地去追求。
真正快樂的人,會在自己覺得有意義的生活方式裡,享受它的點點滴滴。」
本-沙哈爾希望他的學生,學會接受自己,不要忽略自己所擁有的獨特性;要擺脫「完美主義」,要「學會失敗」。

本-沙哈爾還為學生簡化出10條小貼紙:

1:遵從你內心的熱情。
選擇對你有意義並且能讓你快樂的課,不要只是為了輕鬆地拿一個A而選課,或選你朋友上的課,或是別人認為你應該上的課。

2:多和朋友們在一起。
不要被日常工作纏身,親密的人際關係,是你幸福感的信號,最有可能為你帶來幸福。

3:學會失敗。
成功沒有捷徑,歷史上有成就的人,總是敢於行動,也會經常失敗。
不要讓對失敗的恐懼,絆住你嘗試新事物的腳步。

4:接受自己全然為人。
失望、煩亂、悲傷是人性的一部分。接納這些,並把它們當成自然之事,允許自己偶爾的失落和傷感。然後問問自己,能做些什麼來讓自己感覺好過一點。

5:簡化生活。
更多並不總代表更好,好事多了,不一定有利。你選了太多的課嗎?
參加了太多的活動嗎?應求精而不在多。

6:有規律地鍛煉。
體育運動是你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每週只要3次,每次只要30分鐘,就能大大改善你的身心健康。

7:睡眠。
雖然有時「熬通宵」是不可避免的,但每天7到9小時的睡眠是一筆非常棒的投資。
這樣,在醒著的時候,你會更有效率、更有創造力,也會更開心。

8.慷慨。
現在,你的錢包裡可能沒有太多錢,你也沒有太多時間。但這並不意味著你無法助人。
「給予」和「接受」是一件事的兩個面。當我們幫助別人時,我們也在幫助自己;當我們幫助自己時,也是在間接地幫助他人。

9:勇敢。
勇氣並不是不恐懼,而是心懷恐懼,仍依然向前。

10:表達感激。
生活中,不要把你的家人、朋友、健康、教育等這一切當成理所當然的。
它們都是你回味無窮的禮物。記錄他人的點滴恩惠,始終保持感恩之心。
每天或至少每週一次,請你把它們記下來。




 

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件事,你一定會找到一個方法....

 

 

1953 十一月十三日,丹麥首都哥本哈根。

消防隊的電話總機在清晨三點收到一個電話。二十二歲的年青消防員,埃裡希在值班。

 

「喂喂!這裡是消防隊」。

電話的那端沒人回答,可是埃裡希聽到一沉重的呼吸聲。

後來一個十分激動的聲音,說:「救命,救命啊!我站不起來!我的血在流!」

「別慌,太太」,埃裡希回答,「我們馬上就到,您在那裡?」

「我不知道。」

「不在您的家裡?」
「是的,我想是在家裡。」
「家在哪裡,哪條街?」
「我不知道,我的頭暈,我在流血。」
「您至少要告訴我您叫什麼名字!」
「我記不得了,我想我撞到了頭。」
「請不要把電話掛掉。」


 

埃裡希拿起第二具電話,撥到電話公司。回答他的是一個年老的男士。

「請您幫我找一下一個電話客戶的號碼,這客戶現在正和消防總隊通電話。」

「不,我不能,我是守夜的警衛,我不懂這些事。而且今天是星期六,沒有任何人在埃裡希掛上電話。

 

他有了另一個主意,於是問那女人:「你怎樣找到消防隊的電話號碼的?」
「號碼寫在電話機上,我跌倒時把它給拖下來了。」

「那您看看電話機上是否也有您家的電話號碼。」

「沒有,沒有別的任何號碼。請你們快點來啊!」那女人的聲音愈來愈弱。

「請您告訴我,您能看到什麼東西?」

「我我看到窗子,窗外,街上,有一盞路燈。」

好啊-埃裡希想-她家面向大街,而且必定是在一層不太高的樓上,因為她看得見路燈。

「窗戶是怎樣的?」他繼續查問,「是正方形的嗎?」

「不,是長方形的。」

那麼,一定是在一個舊區內。

「您點了燈嗎?」

「是的,燈亮著。」

埃裡希還想問,但不再有聲音回答了。

需要趕快採取行動!但是做什麼?

埃裡希打電話給上司,向他陳述案情。

上司說:「一點辦法也沒有。不可能找到那個女人。而且,」 他幾乎生起氣來,「那女人佔了我們的一條電話線,要是哪裡發生火警?」

 

但是埃裡希不願放棄。救命是消防隊員的首要職責!他是這樣被教導的。

 

突然,他興起一個瘋狂的念頭。

 

上司聽了,嚇壞了:「人們會以為原子戰爭爆發了!」

他說。「在深夜,在哥本哈根這樣一個大都會裡!

「我懇求您!」埃裡希堅持,「我們必須趕快行動,否則全都徒勞無益!」

電話線的另一端靜默了片刻,而後埃裡希聽到答覆:「好的,我們就這麼做。我馬上來。」

 

十五分鐘後,二十輛救火車在城中發出響亮的警笛聲:每輛車在一個區域內四面八方的跑。

 

那女人已經不能再說話了,但埃裡希仍聽到她那急促的呼吸聲。

十分鐘後埃裡希喊說:「我聽到電話裡傳來警笛聲!」
隊長透過收發對講機,下令:「一號車,熄滅警笛!」而後轉問埃裡希。

「我還聽到警笛聲!」他答說。

「二號車,熄滅警笛!」

「我還聽得見。」

直到第十二輛車,埃裡希喊說:「我現在聽不見了。」

隊長下令:「十二號車,再放警笛。」

埃裡希告知:「我現在又聽到了,但越走越遠!」

「十二號車掉回頭!」隊長下令。

 

不久,埃裡希喊道:「又逐漸地近了,現在聲音非常刺耳,應該剛好到了正確的路上。」

「十二號車,你們找一個有燈光的窗戶!」

「有上百盞的燈在亮著,人們出現在窗口為看發生了什麼事!」

「利用擴音機!」隊長下令。

 

埃裡希經由電話聽到擴音機的聲音:「各位女士 和先生,我們正在尋找一個生命有嚴重危險的婦女。我們知道她在一間有燈光的房間裡,請你們關掉你們的燈。」

 

所有的窗戶都變黑了,除了一個。

 

過了一會兒,埃裡希聽到消防隊員闖入房間,而後一個男音向對講機說:「這女人已失去知覺,但脈搏仍在跳動。我們立刻把她送到醫院。我相信有救。」

 

海倫.索恩達--這是那女人的名字--真的獲救了。她甦醒了,幾個星期後,也恢復了記憶。

 

" 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件事,你一定會找到一個方法;

如果你不想做一件事,你一定會找到一個藉口 "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人需要出走(作者:蔣勳)

 其實我不太講旅行或旅遊,我常常用的一個字是「出走」。

人在一個環境太久了、太熟悉了,就失去他的敏銳度,也失去了創作力的激發,

所以需要出走。

 

我七O年代在歐洲讀書,那時候我寫關於文藝復興的藝術史,

老師問我,「你有沒有去過義大利?」我說還沒有。

他說,「你沒有在米開朗基羅的雕像前,熱淚盈眶,你怎麼敢寫他?」

後來我在義大利跑了一個月。身上就是一個背包,兩件襯衫。

我也曾經睡火車站,那時候坎城的火車站是一片年輕人睡在裡面。

他們問我,「你怎麼沒帶報紙?要鋪報紙的。」他們就分給我。

早上五點,警察帶了一大桶的咖啡,噹,噹,噹,敲著桶子,叫醒大家,

請大家喝完咖啡離開,火車站要營運了。

 

不要問該準備什麼?先問你愛什麼?

歐洲有種青年出走的文化。

我在翡冷翠(編按:義大利佛羅倫斯)認識十四歲的蘇格蘭小孩,帶個氈呢帽,

打掃廁所一個學期存的錢,就到歐洲來旅行。

花完了,一點也不害怕,就去街上吹蘇格蘭風笛,再繼續下一段的旅行。

我那時候感觸很深,不同的文化,年輕人可以這麼不一樣。

他們將來長大以後,擔當的事情也絕對不一樣。

我們宋朝詩人柳永說,「今宵酒醒何處?」中國文化裡面本來有這個東西。

可是這個文化老了,失去了走出去的勇敢。年輕人的生命力沒有了,生命力消失了。

 

我希望壯遊,帶動的是年輕人走出去,打出一片天。

如果今天不能打出一片天,將來一輩子也不會有出息。

很多人要去歐洲,都會覺得我在歐洲很久,就會來問我:「我要去歐洲,要準備什麼?」

我就會反問他,「你覺得你要去做什麼?」

當你自己很清楚要做什麼、意志力很強的時候,所有困難可以一層層克服。

我們今天小孩的準備,他們的信用卡、語文,

絕對比當年拿著商品樣本在歐洲闖的台灣商人好,

但是他們就是走不出去,因為他們沒安全感。

甚至有人好幾年都在問,但最後就是走不出去。

 

其實壯遊有一部分,是先走出去再說。

我常常跟朋友說,《西遊記》孫悟空那麼厲害,

他一翻筋斗就是十萬八千里,那他去取經不是很容易嗎?

為什麼是唐三藏取經?因為孫悟空沒有動機,

而唐三藏有動機,雖然沒有取經的能力。但是動機是比能力重要的

沒有動機,根本就沒有出發點,連起跑點都沒有。只要有動機,就很棒。

最怕的是無所愛。如果年輕人想要走出去,我會問他,「你愛什麼?」

如果喜歡搖滾,要去玩重金屬,想要跟樂團,我都覺得很好。

此外,「壯遊」的「壯」字,不只是炫耀。

壯這個字,包含了一個深刻的,跟當地文化沒有偏見的對話關係。

 

旅遊是很大的反省,是用異文化,去檢查自身文化很多應該反省的東西。

比較裡面,才瞭解文化的不同,沒有優劣。

就像寫《裨海紀遊》(編按:清朝康熙年間記錄台灣山川風物之著作)的郁永河,

他看到原住民被抓來拖牛車,下雨他們就在淋雨。

他就問:「為什麼不讓他們在屋簷下躲雨?」

翻譯官就告訴他,「他們其實跟動物差不多,他們是不怕淋雨的。」

郁永河就嘆了一口氣說,「亦人也。」所有好的旅遊書,都會有這個觀點。

著有《真臘風土記》、出使吳哥城的周達觀是元朝的北方人,

所以他南下的時候,受不了天氣。他不瞭解當地人怎麼每天洗好多次澡。

一年之後,他變了。當初他帶著大國心態,當時元朝那麼偉大,

但他後來說,真臘(編按:今日的柬埔寨吳哥窟),一個小小的東南亞國家,

可是禮儀這麼嚴 整,「不可輕視也。」

我覺得,人不可能沒有主觀,可是慢慢在旅遊裡面,修正自己的偏見跟主觀,才是好的旅遊。

 

不只向外觀察,而是向內反省。

即使只是參加旅行團,也可以有不一樣的體驗跟視野。

現在資訊真的很發達,在出發以前,可做一些準備的工作。

第二個,到現場之後,盡量檢討自己的主觀。

我帶朋友去吳哥窟,我會說,「我現在帶你們去柬埔寨人的家。」

他們下車都會嚇一跳,真的什麼都沒有。我們叫做「家徒四壁」,他們連壁都沒有。

我在台灣,老覺得我還缺什麼。到那裡,我第一次想:「我在台北家有什麼。」

我以為我比他們富有。

可是後來我看到他們男男女女從田裡回來,脫光光的在河裡、蓮花當中,彼此潑水、唱歌,

我覺得他們比我富裕太多了。我一生當中都沒有這樣的經驗。我覺得這就是個很大的收穫。

所以我覺得任何一個旅遊都值得,因為只要一對比,你都會回來檢討自己的生命意義和價值

旅遊不只是看,更是找到自己內在,最美的東西。

外在的風景,其實是你自己的心情。所以壯遊絕對不只是向外的觀察,而是向內的反省。

 

在一個環境久了,不但爆腦漿、爆肝,還會變得「僵化」與「麻木不仁」

出走當然是一個很棒的選擇,若短期無法成行...

閱讀、手作、聊天、學習、陪伴、分享、運動、散心、唱歌、畫畫....也是很不錯的方法

    只要能讓你的生活比重產生變化的

    自然也會改變你的生活品質,避免腦子僵化、心靈麻木了。

    有多久沒抬頭看看天、看看路邊的小花小草、聽聽在行道樹上吱喳的小鳥??

    就從這個簡單的改變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