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人為什麼要讀書

 那天,到某班上課的時候,因為是段考前一天又是九年級,所以我選擇讓這個班自習。

班上有人很認真的在唸書,有人則無所事事的發呆聊天,要不就是呈現昏迷狀態。

看到認真唸書的同學,看到聊天打屁睡覺的同學,我心底浮現了一個想法跟念頭,我質疑的是為什麼老師大人們總叫你們要認真唸書,認真唸書倒底是為了什麼?那反過來說,為什麼老師總擔憂不認真學習貪玩的學生?

我當下問了當班的學生,認真唸書的是為了什麼?也問了全班,你們之後要過怎樣的生活,未來要做什麼?

認真唸書的孩子沒有正面回答我,其他人則告訴我,最一致的答案"不知道"

我說,我真的為台灣的未來感到憂心忡忡

因為未來的十幾二十年,是靠目前在唸書的你們去撐起來的,而這些未來的中堅份子,卻搞不清楚自己到底要過怎樣的生活?對此,怎麼覺得憂心?

看到這樣的狀況,我一直在想,為什麼人要讀書?為什麼大人總告訴你們要唸書要讀好書?到底目的在哪裡?我也一直在想,讀好書成績好,以後唸上高中、大學、研究所、博士班,這樣"讀好書"的人生,到最後所得到的結果是什麼?真的能保證你們的人生因為讀好書,就能一帆風順,或是得到幸福嗎?

從小,我的父母一再要求我要讀好書,之後才能找到好工作,才能過好生活在我的求學階段,雖然質疑為什麼要讀書,讀書的目的是什麼?但仍乖乖地吸收父母的想法,也認為,對~~~讀好書,考上好大學,就能之後找到好工作,過有錢的生活。

直到現在,我當了老師了,當我信誓旦旦跟你們說,要讀書,要讀好書,才能過好生活時,我卻開始質疑了,我開始質疑真的讀好書,就能得到好工作嗎?就能過好生活嗎?而好工作就等於好生活嗎?以現在的社會來說,有很多博士生畢業了,已經算是夠優秀了,讀書讀的比其他人強許多了,卻也未必能找到好工作,也無法過好生活。

那讀好書、會讀書,不就是很明顯地反諷嗎?

可是,從小到大,我就是個很喜歡看書的人,深受我爺爺的影響,我最常看到我爺爺做的事情,就是讀書,不管讀哪一類型的書,他都看的津津有味~因此,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讀書我承認我並不是個"讀好書"的人,只能勉強算一個"好讀書"的人。

在書本之間我得到許多的收穫,在書本間我可以得到許多的快樂。當我看到你們不喜歡讀書,不願意讀書的時候,就覺得納悶,為什麼這麼討厭讀書,這麼不能去沉浸在書本的世界中~~~我想,即使我花了再多的時間跟你們說要好好讀書,或是盯著你們要唸書,應該都無法去改變你們的心態。且這又包含我前面所說的,這些博士生既然都讀好書了,為什麼還是無法過好生活?

我就不斷地在想,人為什麼要讀書?又該如何告訴你們為什麼你們該讀書?後來,這幾天我看完了女王的教室,我終於找到了很簡單卻又確實的答案。

劇中,教室內的學生也問了老師這樣的問題,人為什麼要讀書?是為了進好公司,努力工作賺錢,退休等死嗎?(這樣的一生未免虛度)

劇中的老師這樣對學生回答,他所說的話真的非常有意義,也是我很深刻的體認

他說:「讀書,不是非做不可的事。而是想要去做的事。今後你們可能會碰到很多很多你們不知的事。也會碰到很多你們覺得美好的、開心的、不可思議的事物。這時候做為一個人,自然想解更多,學習更多。失去好奇心和求知欲的人,不能稱為人,連猴子都不如。連自己生存的這世界都不想理解。還能做什麼呢?不論如何學習,只要人活著,就有很多不懂的東西。這個世上有很多大人好像什麼都懂的樣子,那都是騙人的。進了大學也好,進了好公司也好,如果有到老學到老的想法,那就有無限的可能性。失去好奇心的那一瞬間,人就死了。讀書不是為了考試,而是為了成為出色的大人。」

沒錯,讀書應該是自己想要去追求的,而不是被動的去覺得自己該讀書,或是認為自己就是要讀書,應該去理解跟決定讀書對自己的影響,就像上面的話所說的,人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會碰到許多不理解的事物,若能充滿著好奇心跟求知欲去探索,那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才有價值,當然這樣的價值必須建立在你會不斷去求學問去讀書的狀況下。

人都會長大,將來在社會上不會用考試來測試你到底有沒有讀書,又讀了多少書。也不會有分數告訴你,你這個人的價值在哪裡?

人的價值畢竟是建立在自己身上,你所做的事情在別人的心中自然就會有分數。唯有自己奠定好自己的行事風範,建立好自己處裡事情的能力跟態度,價值才會跟著提高,別人心中的分數也才會跟著提升。

你要成為一個出色的大人,還是一個整日空虛度日的人;要成為一個懂得生命意義的人,還是一個行屍走肉的人,都要靠你自己去決定。

讀書,不是為了考試,也不是為了求好工作,而是為了過好生活

好的生活不僅是金錢上的無匱乏,更是心靈上的無匱乏。

我深深地希望,唸書唸的很起勁的同學,真的能了解讀書的意義為何~不喜歡唸書的人,能清楚讀書重要性在哪?

生命的目的在享受過程

 文章:生命的目的在享受過程            作者﹕何權峰(暢銷心靈文學作家)

人的一生是一直朝著某個地方前進的旅程,有些人旅行的目的,是為了抵達一個特別的地點、目的地,有些人則漫無目的。

那些漫無目的的人,不知道自己要去那裡,也就永遠不可能到達目的地;而只看到目的地的人呢?就算到達,也往往錯失了目的。

怎麼說呢?

比方,如果爬山時你老望著山頂,就根本看不到腳邊的花花草草,人生旅程也是一樣,如果你只在乎何時到達目的地,那就錯過整條路上沿途的美麗景致了,不是嗎?

說一則故事:

從前,有個年輕人和女友相約在一棵大樹下,他性子很急,很早就來了。雖然春光明媚,鮮花綻放,但他急躁不安,根本無心欣賞。

這時,忽然出現了一個小精靈。『你等得不耐煩了吧?』精靈說:『把這個鈕扣缝在衣服上吧!每當你遇到不想等待的時候,就向右旋轉一下鈕扣,你想跳過多長時間都行。』

年輕人高興得不得了,他握著鈕扣,輕輕地轉了一下。

真是奇妙!女友出現在他的面前,正含情脈脈地凝望著他。

『要是現在就舉行婚禮有多好?』他心裡暗暗地想著。

他又轉了一下,隆重的婚禮、豐盛的酒席出現在他的面前;美若天仙的新娘依偎著他;樂隊吹奏著歡樂的曲調,他深深地陶醉其中。

他看著美麗的新娘,又想:『如果現在只有我倆多好?』不知不覺他又轉動了一點鈕扣,立刻夜闌人靜…

他心中的願望層出不窮,『我還要一棟大別墅,前面是我自己的花園和果園。』

他轉動著鈕扣,『我還要一大群可愛的孩子。』

頓時,一群活潑可愛的孩子在寬敞的房子裡玩耍。他又迫不及待地將鈕扣向右轉了一大半。

時光如梭,他還沒有看到花園裡開放的鮮花和果園裡纍纍的果實,一切就被白茫茫的大雪所覆蓋了。再看看自己,鬚髮皆白。

他懊悔不已,『我情願一步步走完一生,也不要這樣匆匆而過!』

他把扣子猛力向左轉,他又回到那棵大樹下等著可愛的女友。他的焦躁煙消雲散了,他看見花草迎風搖擺,鳥叫聲是如此悅耳,還有樹幹上爬行的小動物是那麼悠閒自在。

人生是一個過程,不是一個目的地,你必須一步、一步地走,才能體會其中的樂趣。

當你去搭火車,你認為火車的功用是什麼?當然是將乘客載到目的地。這是一般人的典型回答。

但為什麼火車的功用不能是載客欣賞沿途的明媚風光呢?那不是更有趣嗎?

我們來到世上並不只是為了達成各式各樣的目標,也不是像火車一樣,只為了抵達各個車站。我們是來體驗人生的。

『享受活著』本身就是這躺旅程的目的。

當你有了這樣的認知,一旦旅程遇到障礙、一旦你坐的那輛火車誤點或是因故障而暫停,你也不會感到挫折、沮喪或生氣;相反的,你會利用這個機會走下火車,看看不同的風景,那將是完全不同的體驗。

生命的目的並不在道路的盡頭,而是在整條道路上。

因為美好的風景並不在目的地,而是在每一步路、每一個景、每一個呼吸,每一個心跳,不論你在那裡,那裡就是你的目的地。

所以,不管你的目標是什麼,記住,一定要享受過程。

不要怪別人看輕你

 猶太人認為,一個人也像一把小提琴,你的心態好比琴弦,調整好心態,別人就不會輕視你的價值。

曾經有過一場被視為破爛拍賣會的拍賣。

拍賣商走到一把小提琴旁,一把看起來非常舊、非常破、樣子磨損得非常厲害的小提琴。

拍賣商拿起小提琴,播了一下琴弦,結果發出的聲音跑調了,難聽得要命。

他看著這把又舊又髒的小提琴,皺著眉頭、毫無熱情地開始出價,10美元,沒人接手。他把價格降到5元,還是沒有反應。

他繼續降價,一直降到0.5元。他說:「0.5元,只有0.5元。我知道它值不了多少錢,可只要花5毛錢就能把它拿走!」

就在這時,一位頭髮花白、留著長長的白鬍子的老頭走到前面來,問他能否看看這把琴。

他拿出手絹,把灰塵和髒痕從琴上擦去,老者慢慢撥動著琴弦,一絲不苟地給每一根弦調音。

然後他把這只破舊的小提琴放到下巴上,開始演奏。從這把琴上奏出的音樂是現場許多人聽過的最美的音樂。美妙的樂曲和旋律從這把破舊的小提琴上流淌出來。

拍賣商又問起價是多少。

一個人說100元,另一個人說200元,然後價格就一直上升,直到最後以1000元成交。

為什麼有人肯花1000元買了一把破舊的、曾經5毛錢都沒人買的小提琴?

因為它已經被調準了音,能夠被彈出優美的樂曲。

關鍵在於音準+懂彈奏的人。

猶太人認為,一個人也像一把小提琴,你的心態好比琴弦,調整好心態,別人就不會輕視你的價值!

給女兒的一封信/劉墉

雖然談的道理很簡單,不過愈長愈大的我們,似乎也遺忘了一些簡單的道理.....
現在的小孩與其說是很無理頭,有時是因為他們不懂禮貌,以為擺酷才有個性,或是認為有趣,

其實給人的感受並不好,尤其是長輩或陌生人,可是他們不知道 ~~~

妳的嘴甜不甜?

給女兒的一封信  劉墉 
今天早上,我起床,發現家裡一個人也沒有。只好打妳媽媽的手機。手機是妳接的。
「妳們到哪裡去了啊?」爸爸問。
「你難道不知道我今天要上中文嗎?」妳在那頭說,「我們正在去徐老師家的路上。」

晚餐前,爸爸到廚房的櫃子拿酒杯,妳也過來,伸手往同一個櫃子裡摸。
「妳要什麼?」爸爸問妳。
妳沒答,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碗,把碗在我眼前晃了晃,就轉身走了。

早上,因為妳正要去上課,我不好多說;晚上,又因為是吃飯前,怕影響妳的情緒,我也沒講話,但是現在爸爸必須對妳叮囑一番。

記得妳上幼稚園時,老師曾經要妳交一張通知給爸爸媽媽嗎?
那通知是教父母怎麼跟幼兒說話。

「幼兒們要聽直接的、肯定的話。」通知上說——

「當孩子做危險的動作時,大人不能說『妳要死啦?爬那麼高!』孩子會因為聽不懂,而不知所措,搞不好,大人太疾言厲色,原本孩子抓得穩穩的,反而嚇一跳,一鬆手摔了下來。所以大人要對孩子說:
『快點下來,那樣太危險了。』這句話因為直接,孩子一聽就懂了。」

妳還記得不久之前,學校發了一張單子,教妳們怎麼說話有禮貌嗎?

那張標題為「好好表達(NICE EXPRESSIONS)的單子上印著:

 (Please)
 謝謝妳
(Thank You.)
 原諒我
(Excuse Me.)
 對不起 (I am Sorry.)
 妳好嗎?
(How Are You Doing?)
 祝妳玩得愉快
(Have A Good Time!)
 那真太好了
(That Is Really Nice.)
 讓我們輪流
(Let's Take Turns.)
 我會與妳分享
(I'll Share With You.)
 來,跟我們一起坐
(Come And Sit With Us.)
 我能幫妳嗎?
(Can I Help You With That?)
 來跟我們一起玩
(Come And Play With Us.)
 妳是個好朋友
(You Are A Good Friend.)
 現在輪到妳了
(It's Your Turn Now.)
 妳那方面真棒
(You Are Very Good At That.)
 我喜歡妳的點子
(I Like Your Idea.)
 我可以體會妳的感覺
(I Understand How You Feel.)
 我們總給妳留個位子
(There Is Always Room For you.)
 我現在就給妳看
(I'll Show You Now.)
 祝妳好運
(Good Luck.)

記得那時候,妳把單子拿回家,爸爸還覺得好奇怪——
「天哪!都要上初中的孩子了,還教這些最基本的句子。」

但是今天,爸爸懂了。

可能愈是當妳們大了,有了主見,或進入青春期,愈得教妳們說話的禮貌。譬如妳今天早上對爸爸說話,不是就不夠禮貌嗎?

當爸爸問妳在哪裡的時候,妳為什麼不直接說「我們在去上中文課的路上」?

相反地,妳用了一句責難的話——「妳難道不知道我今天要上中文嗎?」

孩子,妳大了,應該知道說話的技巧了。會說話的人,絕不是總以責難語氣咄咄逼人的。

想想,如果天氣冷,妳穿少了,媽媽對妳吼「妳想凍死啊?」是不是在感覺上遠不如她對妳溫柔地講「今天天冷,多穿一點」?

想想,如果妳在教室裡開窗子,有同學對妳喊:「妳不冷嗎?妳不冷,我們冷。」是不是遠不如,她對妳關心地說:「別開窗子吧,回頭著涼了。」

「多穿一點」和「別開窗子」都是正面的句子,好比妳上幼稚園時老師教我們對妳說話的方法,不是很簡單、很明確,感覺上比妳用責難的「問句」好多了嗎?

相對的,有許多直接而簡單的句子:妳又應該改為「問句」,才顯得婉轉。

譬如妳問「對不起,我是不是能離開一下?」「對不起,我是不是能打擾妳一分鐘?」「十分抱歉,妳是不是能再說一遍?」「是不是能麻煩妳把胡椒遞給我?」

這些問句不是「責難別人」,而是「責難自己」,表示「因為我有事,不得不離開。」「因為我有問題,不得不打擾妳。」「因為我沒聽清楚,要麻煩妳重複一遍。」「因為距離太遠,我得麻煩妳幫個忙。」妳說,那感覺是不是比妳直接講「我有事,要離開。」「我要問一件事。」「妳再說一遍。」「把胡椒遞給我。」感覺有禮貌得多?

再談談妳晚餐前拿碗那件事。

妳知道中國人常用「頤指氣使」形容人沒禮貌嗎?

「頤」是「面頰」,「頤指」的意思是用半邊臉來指揮;「氣」是「氣音」,「氣使」表示用「哼、嗯、喂」的語氣使喚人。

西方世界也一樣,當妳指揮別人,卻只有動作,沒有聲音的時候,是最沒禮貌的。

舉例來說,妳去餐館,茶杯空了,妳最好對侍者說「是不是麻煩妳,幫我續杯?」或者一邊指杯子,一邊簡單地問他「我是不是可以?(May I?)」除非那侍者距妳很遠,妳叫他,會吵到別人,妳絕不能光指一下杯子。即使指杯子,不說話,妳也一定要看著他,露出笑容。

至於妳去銀行或郵局那些櫃台前面有玻璃的地方辦事,更要注意不能用敲玻璃來引起對方注意,而必須開口說話。即使不得不敲玻璃,也必須伴隨著說一聲:「對不起,打擾妳。」

好,現在回頭想想,爸爸要說妳什麼?

晚餐前,妳把手橫過爸爸面前,去拿碗,是不是不如開口問:「爹地,能不能請妳把碗遞給我?」就算妳自己拿了,當爸爸問妳要什麼的時候,妳是不是也應該開口說「我拿碗」,而不是在爸爸面前晃一晃?

最後,讓爸爸告訴妳兩件有意思的事——

爸爸念研究所的時候,有個在餐廳打工的同學曾經偷偷告訴爸爸:「如果有客人耍大牌,頤指氣使,我就在他的菜裡吐口水。」

還有一個在領事館做事的朋友說:「我最恨人家敲窗子了,我又不是動物園裡的動物。他只要敲,我就裝做忙,要他等;如果他再敲,我就找他麻煩,刁難他。」

無可否認,這兩個人做事的態度很不對。但是妳能不知道、能不警惕嗎?沒禮貌,除了顯示自己沒教養,還常吃悶虧呀!

我們沒有辦法改變五官容貌,卻能夠以微笑展現歡顏。

笑容是溫暖的陽光,可以照耀每一顆心。

林書豪旋風

林書豪旋風
持續狂飆的「林書豪旋風」已蔚成「林書豪現象」,世人對他的球技嘆為觀止,台灣則興起籃運「何以衰、何以盛」的思考,諸如台灣為何訓練不出像林書豪這種球員?台灣職籃發展多年,為何觀眾人數不增反減?父母是不是應該放手讓子女打籃球而不在學業上施予壓力?
 上述諸多問題其實都有對應關係,即良好的體育環境,就會產生傑出的選手,而體育環境的興隆,需要仰仗良好的運動員。事實證明,國人運動能力不遜於全球其他族裔,林書豪、曾雅妮、王建民、盧彥勳分別在籃球、高爾夫球、棒球、網球表現優異,令人汗顏的是,他們的聲名都是「外銷轉內銷」,先在國際揚名,國人才知道我們有這麼優秀的運動員。
 但將這種現象歸咎於台灣運動環境,並不公平也不合理,因為個人努力程度是一項重要因素。以上述運動明星為例,「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他們刻苦訓練的精神恐非尋常運動員所能及。在此單表林書豪,他清晨起床後即投入各種體能訓練,嚴格自我要求每天中長距離投球入網五百個,縱然在球場坐冷板凳仍不懈其志。
 林書豪的傑出表現,粉碎了籃壇長期存在的一個藉口,就是在國際競賽失敗後,便說對手人高體壯,比不上人家其來有自。但看「林來瘋」,身高一百九十一公分,這個身材在台灣高中球隊所在多有,而他身在NBA,對手身高體壯勝於任何級別球隊,他在高人如林中穿梭自若,得分、傳球均達一流水準。林書豪能,台灣球員為何不能?
 這也回答了國內籃球觀眾日少的問題,因為球員表現不佳,就難以吸引人們購票進場看球賽。國人其實普遍愛好籃球運動,三十多年前,中華隊是亞洲一流球隊,在世界盃曾擊敗澳洲國家隊獲得第八名,當時不論中華隊在台灣何地出賽,觀眾必蜂擁而至,說明運動員水準與運動人口有著因果關係。
 國內籃球界呼籲藉由「林來瘋」振興籃運。呼籲者的苦心不容抹煞,但國內年輕人包括他們的父母,怎能不猶豫再三?在歐美等籃運盛行地區,打好籃球確可成為人生奮鬥目標,因為球員待遇高,退休後轉任教練或球評,或投入運動產業,都有很好的前途。反觀台灣,昔時某些運動明星生計艱難甚至流落街頭,可見國人把人生投入職業運動是有風險的。
 林書豪是運動員的榜樣,他不只籃球打得好,學歷上也是哈佛大學經濟系畢業生。媒體報導,他的父母對他的要求是學業第一,打球其次,他不但考取了哈佛大學,學業成績也是A級,在此優異的先決條件下,父母才鼓勵他打球。人們或可揣測林書豪父母的想法:擁有哈佛畢業學歷,即使在NBA闖不出天下,未來還是海闊天空的。
 「有為者亦若是」,年輕人可以林書豪為師,但不僅是炫惑於他在球場上的風光。他在品格上的自我要求,才能不被器重時的忍耐,在發光發熱後的謙遜,凡此美德造就了完整的「哈佛小子」。林書豪的籃球生命才起步,還會遇到許多考驗,粉絲們希望他能登峰造極,但也不能認為他未來毫無阻礙。看運動員如此,看人生何嘗不然? 

退一步哲學

退一步哲學
常有機會看到兩輛車的駕駛互不相讓,為了小事爭執不休,甚至頭破血流。這些怒髮衝冠的人中,或許有人連死也可以看破,棄功名富貴如敝屣,但為何一口閒氣忍不下來?人的眼睛可以看盡高山、大海,甚至宇宙萬物,為何唯獨容不下一顆細砂?
        遇到衝突能否退一步,關乎一個人的修養。退一步若不能建立在忍讓和寬容的基礎上,就未必海闊天空。唯有真正的寬容才使容忍成就美德。
        鄭板橋作官時,他的弟弟為了蓋房子與鄰居爭地,彼此互不退讓,以致各向前修圍牆,阻斷道路。弟弟修書給鄭板橋,希望幫忙打贏官司。鄭板橋回信時做了一首詩:「千里捎書只為牆,讓他三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鄰居知悉非常感動,遂各自退讓三尺,而成了六尺巷。
        要做到「得理且饒人」,著實不容易。如果覺得自己還是不能忍,那麼學學林肯吧!他曾說過:「人沒有必要與狗爭道,遇上了狗,最好的方式是讓開,否則即使你贏了,也必然狼狽不堪。」
        居住空間過於狹窄,的確會影響一個人的眼光、判斷和耐性--丟棄一些不用的雜物吧,給自己一點空間。一顆清爽的心能將事情看輕、看淡;雲淡風輕,退一步才能海闊天空。
 

溝邊賣菜的老伯

溝邊賣菜的老伯
        剛搬到這個社區時最不習慣的是「買菜」,必須開著車下山,在大溝邊既髒且亂的傳統市場,早上九點到十一點半是菜市最熱鬧擁擠的時段,九點前菜販多數在整理、上架,十一點半過後買菜的人已不多,奇怪的是一到十二點買菜跟賣菜的人就在瞬間全消失了;只有在菜市入口處,有一位老伯,他總是挑著兩簍菜蹲在那兒,直到賣空才回去。
「這小白菜怎麼賣?」我順勢蹲下去,撿著菜。
「隨便啦,這菜我自己種的,放心,沒有農藥。」老伯順手抓起一把,往塑膠帶裡裝。
「不用,不用,我有袋子。」趕緊遞上我的環保袋。
「妳剛搬到附近?以前沒見過妳。」他動作不快,他的斤兩是目視法。
「我才搬來山上沒幾天,阿伯,才十二點那些賣菜的都跑哪去了?」我忍不住好奇的問。
「都趕著收拾,回家吃個飯,休息片刻就到黃昏市場擺攤去。他們中午一定要小歇一下,早上太早,從果菜市場批菜回來,清洗上架也夠累。
不像我,我自己種的菜量不多,就在這門口蹲蹲賣賣,賣完就回家了。」
這老伯個性開朗,也愛說笑,只要到菜市,我就會與他寒暄幾句,就是颳風下雨,過了中午他依然撐把傘,蹲在大溝邊把籃內的菜賣完;有時我開車經過,見他孤獨的身影,總是下車把他剩餘的菜買回家。
他對這菜市進出買菜的人都熟悉,有時會八卦的用手指著另一個方向跟我說:「現在買肉的那位太太喜歡賭,賭輸兩千多萬,他先生要跟她離婚,這好賭的人連命都可以不要……」
颱風淹沒了附近的農田與民宅,許久沒有看到老伯來賣菜,反倒擔心起他來。
試問著賣麵的歐巴桑,她拉大嗓門:「那阿伯有福不會享,兒子在美國是高級工程師,要接他二老去,阿伯說車不會開,話又不通,在這裡坐牢還有親朋好友探監,到那裡比坐牢還不如,去做什麼?說什麼也不肯去。颱風過後菜園要重新整,他老伴又生病,過幾天吧!過幾天他就會來,老悶在家他悶不住。」
探望他成了我去菜市場的目的,存放心底的祕密是看他健談的模樣,好像阿爸生前的身影,鄉土、樸實、毫無遮掩。
遠遠的在車上我就看到他,依舊蹲在大溝邊,張著一把大的遮陽傘。
我停下車走近他:「今天有美人陪你賣菜,福氣哦!」他的老伴聽我叫她美人咧著嘴笑得好開心。
「嘿、嘿、嘿……吃我老豆腐,她病剛好,帶她出來曬曬太陽。」
「大嬸,兒子有回來看妳嗎?」我拉起她的手。
「他們都很忙,一家四口回來一趟要花好多機票錢,我不要他們回來,隔一陣子他會打電話,那就夠了,」她滿足的述說。
老伯沒抬頭,只顧撿著菜,沒回應,不太像往常快樂的他。知道他有好兒子,我總算比較開懷,雖然與我不相干。
老伯的身影隨著歲月越來越單薄,挑著簍子的背越來越低垂,但仍不改他的樂天。
這天下午,我買了剩下的一把菜,他收拾著簍子,我隨口問:「兒子都不回來,你和大嬸不會想啊?」
他沉默了一會,看著我:「想什麼,兒子得癌症,過世兩年了,不敢讓老伴知道,怕她受不了,兒子跟她講電話都是生前錄的音,就那幾句一樣的話,她也沒發現,好在媳婦、孫子會作戲,要不然我都不知怎麼瞞她?」他平靜得讓我心痛,我呆望著他許久。
「喂,這是我的祕密。」他用眼神交代著我。
我握緊他的手,遞上我的電話號碼:「有什麼事找我啊!」我極小聲。
他點點頭,挑起簍子朝回家的方向走去。望著他的背影,淚水已模糊了我的視線。
 
 

將心比心

將心比心
我們常常以我們的眼光去看事情卻往往不一定是正確的,這個故事很棒喔!剛開學,科裡有一位新進老師宣布喜訊,雖然包禮金是看交情,是個人的自由,但是依照慣例很少有不包紅包的。可是這次因為有一資深的老師,並沒有和大家一起送禮,雖然表面上同事大多隱忍不說,卻常私底下議論紛紛,有老師認為他早結過婚,小孩也生過了,賠本的生意自然不肯做;也有老師認為他平常就節省,省下紅包也很正常;但我確有另外的想法。
記得有一次帶著學生搭捷運從台北到淡水,因為假日人多,很多人只好用站的。門邊的位子坐著一位長髮女孩微低著頭,清秀的臉龐,一襲淡綠色長洋裝,把夏日擁擠的捷運點綴的清涼十分。到了劍潭站有個阿婆背了兩大包東西上車,滿頭大汗東張西望找位子,就站在女孩面前,女孩抬頭看了阿婆一眼,旋即低頭玩弄手上的皮包帶子,似乎沒有讓位的意思。於是我便故意轉身問學生:「在車上遇見老弱婦孺要怎樣?」學生馬上回答:「要讓座!」我一向認為機會教育是很有用的,於是便用眼角餘光瞄向她,發現她將手上的帶子順時鐘纏啊纏,又逆時鐘的回復原狀,頭卻低的更低,但是還是沒讓位的跡象,像是作錯事的小孩被罵,只是低著頭,卻不肯道歉。
到了紅樹林站,女孩起身準備下車,這一幕讓我終身難忘。
車門打開後,她跨出了右腳,左腳卻在離地後向外畫一個弧,才勉強跟上右腳,女孩沒有回頭,只是低著頭,努力讓左腳跟上右腳,對他的誤會,我卻只能用眼光道歉,很多時候,我們沒有辦法對每一個人,說明理由,解釋情況,尤其是對不認識的人,所以可能被誤解,會遭譏笑。沒有讓位的女孩,怎麼跟陌生人解釋她的情況,將心比心,我相信未包紅包的同事有他的理由,卻不一定要向我們解釋。很喜歡這則故事,是因為它提醒了我,不該用自己的眼光和框架來看待世界。很多事情並不是自己想的這樣或是那樣,或許自己本身是委屈的;可是多替別人想一想,自己的人生會好過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