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瓶裝水的真相

 作者:彼德‧葛萊克(Peter H. Gleick);譯者:戴雅秀

從實際水源變成品牌名稱

從前,你買的波蘭泉水瓶裝水(Poland Spring)是來自美國緬因州著名的波蘭泉水。但今日,波蘭泉水已不再是「泉水」,而是個「品牌」。裝在瓶子裡的水可能來自波蘭泉水,但也可能來自清泉、長青泉水、雲杉泉水(Spruce Spring)、花園泉水、布拉德福德泉水、白雪松泉水──或雀巢北美公司於緬因州所擁有的水源。根本沒有辦法知道這水是從哪兒來的。雀巢水公司不承認有任何不當行為,該公司於2003年9月同意和解消費者的集體訴訟、加強品質控制,並支付1,000萬美元的折扣給消費者及慈善機構,但該公司不用改瓶上的標籤。另外,可口可樂公司的「達沙尼」(Dasani),百事公司的「水菲娜」(Aquafina),雀巢「優活水」(Pure Life water)來自幾十間不同的裝瓶廠,都是取用當地市政公共供水系統,所以水嚐起來都一樣。

人們覺得自己不喜歡自來水,但事實上,他們喜歡

人們常常帶著歉意告訴我說,他們購買瓶裝水的原因是因為他們不喜歡自來水的味道。但調查顯示,只有少數人在品嚐水(同樣的容器,同樣的溫度)的時候,說得出不同瓶裝水之間或是瓶裝水和自來水之間的差異。在2005年5月美國廣播公司(ABC)在紐約市發表了瓶裝水和城市自來水的測試報告,他們提供了5瓶瓶裝水及該市的自來水來作盲目口味調查。甚至有些自以為自已不喜歡紐約市自來水口味的人,覺得自來水的口味優於昂貴的瓶裝水。最昂貴的水居然是最不討喜的那一瓶。2008年在倫敦所作的水感測試,比較了當地的自來水及20幾個品牌的瓶裝水。倫敦自來水在該調查中排名第3。2006年10月,在英國旺茲沃思所作的水口感測試,在650名測試參與者中,有80%沒有辦法分辦自來水和領先品牌瓶裝水之間的差異,而且,事實上,有2/3的參與者比較喜歡自來水的味道。

「100%可回收」不等於「100%有回收」

2007年8月國際瓶裝水協會在紐約時報和舊金山紀事報買下一整版的廣告,「我們的企業成員生產的瓶子是100%可回收的。」「我們的水瓶,以及所有我們的產品容器,如鋁罐、玻璃容器瓶是100%可回收的」美國飲料協會的發言人克雷格•史蒂文斯(Craig Stevens)聲明「我們的環保形狀瓶子是百分百可回收的。」

但「可回收」與「回收」是不一樣的。瓶裝水水瓶幾乎都可以回收,但大多數的空瓶都沒有被回收。2007年 PET容器資源全國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PET Container Resources, NAPCOR)報告說,超過5.6億磅的PET瓶和罐子,可供回收利用,但實際上只有1.4億磅的PET回收,整體回收率不足25%。這個數字己高於最近幾年回收量。據非營利的容器回收組織(Container Recycling Institute)的數據,PET瓶裝水空瓶回收率遠低於其他PET容器。

瓶裝水廣告:青春、健康、美麗、浪漫、地位、形象,性和恐懼……

一個真正偉大的廣告可以說服我們付出1,000倍以上的代價,去買我們已經擁有的東西。例如,水。事實上,瓶裝水的廣告不試著去賣水:他們賣的是青春、健康、美麗、浪漫、地位、形象,當然,代言人、性和恐懼。瓶裝水廣告的典型口號是述說故事:

不能沒有它。──達沙尼。
遠離污染,遠離酸雨,遠離工業廢物。──斐濟水。
喝得聰明,活得更長。──波蘭泉水。
你的天然青春來源。──依雲。
我苗條身材的合作夥伴。──礦翠(Contrex)。
相信每一滴水。──金利(Kinley)。
內在清潔,外在美麗。──羅切塔(Rocchetta)。
最古老的方式保持年輕。──無限水(Infinity Water)。
內在的喜悅。──水城堡(Aqua Castello)。

你是否喝過宣稱含氧量非常高的水?美國醫學協會雜誌研究測試含氧水的5個品牌,有一款並沒有比普通自來水包含更多氧氣,其他4個品牌水只是比自來水稍高,在12盎司的一瓶水裡最多含80毫升的氧氣。正常人體單一次呼吸就含有100毫升的氧氣。針對含氧水的最後一擊的科學證明是,即使你真的喝了那麼多一點點氧氣的水,水到的是胃,而不是肺部。然而,肺才能讓血液傳輸氧氣的。如果你真的想要血液中含有更多的的氧氣,做深呼吸吧。喬治亞理工學院霍華德‧柯努特根(Howard Knuttgen)博士身為《喬治亞運動醫學與性能快訊》(Georgia Tech Sports Medicine & Performance Newsletter)主編,他在2001年說,含氧水的好處,就是喝這玩意會打個「昂貴的嗝」。

蜜蜂消失了? / 柯克斯–佛斯特

下載檔案新增Microsoft Word 文件.doc (10.5 KB ,下載:1800次)



attachments/201205/9220401970.jpg


 

標籤: 蜜蜂 科普

標準答案標準嗎?


連續在繽紛版上讀了兩篇討論「標準答案標準嗎?」的文章後,
不由得想起了小學同學「怪胎」。
二十幾年前,在我就讀的小學一年級班上,有一位與眾不同的同學,
每次考試,他的答案總是令人匪夷所思,當然成績也總是敬陪末座。
他的小腦袋瓜裡,總是有一些讓老師無法接受與理解的想法。
例如有一次數學考試,一題簡單的算術題目:「三加二等於多少?」
他的答案竟然是「三」。
他跑去問老師為什麼答案一定是「五」,
老師跟他解釋說,一個盤子裡有三個蘋果,再放兩個下去,
不就是五個蘋果了嗎?所以標準答案是五。
他卻跟老師說:
「考卷上又沒有寫這麼清楚,
那如果一個籠子裡有三隻老虎,放兩隻雞下去,老虎餓了,把雞吃掉了,
那不是只剩三隻老虎嗎?
哦!對了,如果老虎不太餓,只吃了一隻雞,那答案可能是四,
那如果老虎剛吃飽……」
老師當場氣得罵他是強詞奪理、腦袋壞了、「怪胎」。
因為這種事每當上課老師一發問,或考試後發布成績及標準答案時,就一再發
生,
因此老師口中常罵他的「怪胎」,就成了他的綽號。
「怪胎」破壞力更是超強,任何玩具、電子產品、教材到了他手中,
總是以「五馬分屍」收場,連他的課桌椅也都被他拆了再改造過。
教室外的擴音器,也因為他想揪出裡面講話的人而被他拆了。
上自然課做實驗時更不得了,常搞得雞飛狗跳,教室一片混亂,
他卻自得其樂,玩得不亦樂乎。
老師們終於受不了,請他媽媽到學校來商量,
準備將她這個「頭殼壞掉」的問題寶貝送到啟智班。
雖然「怪胎」的媽媽堅持反對,但在爭議一陣子後,在校方的堅持下,
還是將「怪胎」轉到了啟智班。
到了二年級,因為「怪胎」的爸爸是我國農耕隊的駐外技術人員,
長年居住國外,因想念妻兒,於是將「怪胎」接到了美國,
從此「怪胎」就在美國定居,我也失去了他的消息。
幾年前,遇到了一位住在洛杉磯的小學同學,他跟我說,
「怪胎」在美國修了兩個博士學位,
年紀輕輕就在一家高科技公司裡當高級工程師,
他是在一次華人同鄉聚會時遇到了他。
我常在想,如果「怪胎」繼續留在台灣讀啟智班,
他現在還會不會是一個優秀的工程師?
在這種為了追求考試成績,為了進明星學校,而造成的填鴨式教育環境中,
只能有一個「標準答案」,小朋友不能有天馬行空的幻想力與創造力,
否則只要與課本上的標準答案有絲毫的不同,就可能被視為異類或「怪胎」。
但諷刺的是,這個台灣啟智班的「怪胎」,到了國外卻成了「資優生」,
成了優秀的高科技人才。
啊!「標準答案」不知埋沒了多少台灣未來的希望與人才。
 

寂寞溪塘/公視《我們的島》

採訪、撰稿:陳佳利;攝影、剪輯:陳添寶
開發和外來種的入侵,導致溪流埤塘,逐漸失去相伴千萬年的老朋友。幸好,一群生態義士挺身而出,他們不求回報,只希望煞住這班台灣原生魚類的滅亡快車...
『西北雨直直落,鯽仔魚卜娶某,鮕鮐兄拍鑼鼓,媒人婆仔土虱嫂,日頭暗揣無,趕緊來火金姑,做好心來照路,西北雨直直落...』這是大家熟悉的台灣民謠,但是歌詞中的魚族,你看過幾樣?因為常見,而被寫進民謠,但是現在,牠們大多從原始棲地中消失...
溪澗、山溝、埤塘、稻田,水中有魚,是大家習以為常的景象,現在,水中有魚可能是奢望。或者,水中有魚,卻不是台灣的原生魚。
台灣的純淡水水域,住了80多種原生魚類,因為地理阻隔,產生了40多種的特有種,廣布在溪流、湖泊與埤塘中。棲息在不同環境的魚,因為人們的需求,各自面臨不同的生存危機,當中最危險卻又最常被忽略的,是生活在低海拔溪流、埤塘中的小型魚,青鱂魚就是其中之一。
青鱂魚,俗名稻田魚,原本普遍存在水田和埤塘中,日據時期,日本人為了消滅孒孓而引進大肚魚,由於棲息區位相同,造成青鱂魚的浩劫,加上農藥使用、休耕、埤塘棲地破壞,青鱂魚逐漸在野外失去蹤影。
十多年前,台灣原生魚類保育協會發起人孫仲平聽朋友提起這個現象,激起他尋找青鱂魚的決心。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最後在宜蘭雙連埤找到青鱂魚。擔心青鱂魚從此絕跡,他把客廳營造成產房,多年的養魚經驗,讓他順利繁殖出數以萬計的青鱂魚,他也把復育出來的魚,免費提供給願意幫忙復育的人,並且在相同地域找到的魚,隔一段時間會做交換,避免基因窄化的問題。
8年前,他嘗試把青鱂魚放流到適合牠們的小溪溝,但是,放生卻成了送死。當年放流魚兒的小溪溝,已經變成了無生機的工地。悲痛的經驗讓他對放養更加謹慎,他希望辛苦復育出來的魚,能有好歸宿,校園裡的生態池,成為他的另一項嘗試。
青鱂魚失去了原始棲地,卻因為保育人士的努力,在校園裡的生態池,找到另一個存活下去的機會,這是個折衷的方式,也是這波搶救原生魚行動的起點。
孫仲平的努力,吸引了不少朋友來幫忙,他們在護魚過程中,看見了更多台灣原生魚的困境。
孫仲平和朋友們常利用假日四處踏查,由於他們都是釣魚好手,釣具就是他們的調查工具。這一回的調查結果顯示,汐止的四股埤,已經成為鱸魚、福壽魚等外來種的天下。外來種入侵的問題,在不同的埤塘,有著不同的情況。來到五股大埤調查,由於泰國鱧的入侵,原生的七星鱧和斑鱧已經絕跡。
目前埤塘常見的外來種,除了鱸魚、泰國鱧等,因為食用價值而被引進的魚種,還有藍寶石、花羅漢等觀賞魚,牠們對原生魚造成的強烈威脅,目前還找不出徹底的解決辦法,更讓人擔心的是,埤塘還面臨另一個嚴重問題。台灣原生魚類保育協會發起人孫仲平說,現在很多埤塘是私人的,為了商業利益行為就填掉了。溪流生態的魚種,可以用封溪護魚的方式來保護,埤塘生態的魚,一旦沒了棲地,就完全沒有機會了。
眼看著棲地惡化的情況日益嚴重,政府又不重視原生魚的危機,孫仲平和同好們決定籌組台灣原生魚類保育協會,搶救目標以目前最危險的埤塘魚類為主,一旦發現棲地有危機,就趕快把魚救出來,易地保種,等待機會讓魚重返原始棲地。他們在台北縣的裕民國小中,建立了一個複合功能的水生走廊,除了保種,也是教育空間。
在這裡,一個魚缸是一個希望,一種魚也是一個記憶,俗稱鮕鮘的七星鱧就有著屬於牠的小故事。台灣原生魚類保育協會發起人之一,同時也是裕民國小的老師鍾宸瑞說,有一次土地公外出巡視卻迷路了,後來鮕鮘就把土地公帶回土地公廟,土地公為了讓後代子孫都記得牠的功勞,就在牠的尾巴上,蓋了黑黑的圓印,成為七星鱧的一大特徵。
水生走廊的空間有限,需要搶救和復育的魚卻是越來越多,他們需要更大的保種場。家在苗栗的劉正康,當初因為養蓋斑鬥魚而結識了鍾老師,他希望能為保種盡一份心力,不但提供土地來作保種場,還親自施工,一切費用都自掏腰包,細心營造接近自然的環境,戶外的保種池,種滿原生的水草,希望魚可以生活的自在健康。現在這裡住了蓋斑鬥魚、青鱂魚和原棲地在雙溪的菊池氏細鯽。
台灣原生魚類保育協會的會員們,有的擅長釣魚,有的擅長教育解說,有的養魚功力一流,他們各自發揮所長,本著濟弱扶傾的胸懷,從釣客變成魚界的俠客,多年練就的功力,都成了幫助原生魚的後盾。鍾宸瑞老師說,保種復育是不得已的手段,最重要是保護牠原有的棲地,如果大家都能做到,那也不需要做這復育的動作了
回家,原本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可惜,對這些棲地遭到破壞的魚來說,家,是暫時回不去了。不過今年秋天,有少部分的幸運兒,在另一群人的幫助下,結束了流落他鄉的日子。
這裡是台中縣新社鄉,為了解決水患問題,政府沿溪進行了一連串整治工程,棲地破壞,魚蝦陸續失去蹤影,食水嵙溪成了寂寞溪流,封溪護漁的告示牌,也成為一項大諷刺。食水嵙溪是瀕臨滅絕的台灣白魚,族群數量最多的一個原始棲地。但是工程節節進逼,擔心白魚們小命不保,2008年春天,大甲溪生態協會和白冷圳社造促進會發起搶救行動,帶領新社國小的小朋友幫白魚搬家,送往附近的溼地庇護站。
兩年過去,當初搶救的白魚繁殖出一千多隻的後代,由於上游部分棲地還沒有遭到工程破壞,他們決定把部分的白魚放回來。特生中心動物組助理研究員李德旺表示,能在原來地方自然繁衍才是最好的。
瀕臨滅絕的白魚雖然在去年被列入二級保育,諷刺的是,政府對牠僅存的棲地,卻沒有任何保護措施,而這也是大多數保育魚類的共同問題。台灣原生魚類保育會發起人張元宏說,魚類列入保育之後,這些棲地政府卻沒有完整的配套措施去規劃管理,民眾都會覺得物以稀為貴,跑到這些棲地去做採集,反而造成保育類族群的減少,現在都是民間團體在出錢出力,希望政府能妥善保護棲地,這才是真正的解決方法。
今年,白魚回家了,其他的原生魚,什麼時候才能回家呢?離鄉背井是不得已的做法,無家可歸才是最大的悲哀。棲地保護是環境生態的基礎,雖然民間團體積極搶救保種,如果相關單位再不重視,只怕曾經擁抱著牠們的溪流埤塘,將會永遠失去這群相伴千年的老朋友。
採訪側記:
這群搶救台灣原生魚的朋友,手中揮舞的不是寶劍,而是釣竿,積極捍衛的不是秘笈或寶藏,而是台灣原生魚類的生機、健康生態系的希望。他們四處找魚,想辦法保種,在過程中,我看見濟弱扶傾、不求回報的俠士風範,在他們身上展現。

仙人掌能記錄氣候 / 未知


仙人掌能記錄氣候

作為狂野西部的標志性符號,生長在美國南部和墨西哥北部的樹形仙人掌(Carnegiea gigantea)還有一些其他的故事要告訴我們。

  據美國《科學》雜志在線報道,科學家發現,仙人掌的刺同時具有記錄氣候的功能。某些氫和氧
同位素在刺中的分布比例往往受到年降雨總量的影響。由於這些刺隻有幾個月的壽命,因此它們能夠記錄上述同位素的分配比例以及當時的降雨情況。位於仙人掌底部的刺通常要年長於那些位於仙人掌頂部的刺。因此,通過對仙人掌不同位置的刺進行採樣,科學家便能追蹤沙漠中的氣候變化。研究人員在11月出版的《生態學》(Oecologia)雜志上報告了這一研究成果。仙人掌能夠存活175年甚至更長的時間,由於過去的氣候監測水平參差不齊甚至根本沒有記錄,因此這些黃沙中的植物能夠為沙漠地區的氣候變化提供重要的參考數據。

白天學習內容 會重現於夜晚睡眠周期 / 未知

白天學習內容 會重現於夜晚睡眠周期

過去總認為睡眠可讓身心得以休息,然而根據研究顯示,睡眠時大腦依舊保持活動,甚至可接續處理白天所接收的資訊。

德國神經學家科思胡貝爾教授的研究中指出,人在清醒時所做的思考,並不會運用到大腦中的所有細胞,有部分細胞在白天處於休息狀態。而這些細胞若長期休息不運作,將會逐漸衰退。因此睡眠時這些細胞會開始活躍運作製造夢境,以避免自身衰退。

睡眠對學習的影響為何?楊建銘教授表示有研究證實,快速動眼期(REM)的睡眠品質對於學習有所影響。當人們學習完新事物之後,若快速動眼期的睡眠品質不佳,會影響學習內容在大腦中的記憶程度。

也有研究指出人們在白天學習時,腦部與記憶相關區域運作的狀態,會在睡眠時快速動眼期重新出現。專家認為,這表示睡眠可將睡前所學習的內容重新活化穩固,幫助記憶。

因此,透過適當的睡眠時間安排,與良好的睡眠品質,可適度的改善學生學習情況。例如在睡前複習功課,或是在一段學習之後小睡,讓讀取的資訊在大腦中得以重整與記憶。

「快速動眼期」中,容易出現充滿戲劇性、時空錯亂、與現實邏輯不符的夢境,也有助於人們透過夢境跳脫現實的框架,讓想像力天馬行空地奔馳時,可為平日難解之題,提供跳躍性的思考,獲得創新的解答。

夢屬短期記憶 不見得每個夢境都記得 / 未知


夢屬於短期記憶不見得每個夢境都記得

電影《全面啟動》上映後票房火紅,片中一群夢境控制專家,透過進入他人夢境影響其潛意識,進而改變當事人在現實生活中的行為,引起一連串對於夢境控制的討論。

夢是如何形成的?人類的睡眠期大致可區分為「非快速動眼期」(NREM),跟「快速動眼期」(REM)兩大區段。「非快速動眼期」占整體睡眠時間的75%,其中又可依序區分為「淺睡期」、「深睡期」、「熟睡期」、「沉睡期」。事實上,在上述每一期人都會作夢,只是不一定每個夢境都會被記憶或查覺。

由於夢境屬於短期記憶,當人在其中一個睡眠周期結束時醒來,該周期的夢境就較難被查覺或記憶。但如在睡眠周期中被打斷醒來,那個夢境就容易被查覺與記憶,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往往記得醒來前的那個夢。如果夜裡不斷作夢,表示睡眠周期不斷被打斷,顯示睡眠狀態不佳。因此與其說睡眠中有沒有作夢,更精確的說法是,夢境有沒有被查覺。

「非快速動眼期」又被稱為「慢波睡眠」;「快速動眼期」被稱為「活動性睡眠」。人體在慢波睡眠時,生命跡象會趨緩,包括血壓、脈搏、呼吸頻率和體溫都會下降,此時所做的夢會較為真實卻也平淡;在活動性睡眠時,體溫會上升,呼吸跟脈搏較為紊亂、不規則,此時容易出現充滿戲劇性、時空錯亂、與現實邏輯不符的夢境。由於此階段往往是睡眠的最後階段,因此「快速動眼期」出現的夢境,較能夠被記憶與查覺。

西元1913年,荷蘭醫生Frederick Van Eeden提出「清醒夢」(Lucid Dreaming)的概念。政大心理系睡眠實驗室主持人楊建銘教授指出,一般人在夢中,大腦前額葉皮層的活躍程度會明顯下降。進入「快速動眼期」時,大腦前額葉皮層的活躍程度較為上升,跟清醒時差不多,睡眠者在此時會進入「清醒夢」的狀態。

心理學家認為,在清醒夢之中,做夢者能夠查覺到自己在作夢,甚至能夠透過心智去控制夢境,而非被動的接受夢境。也因此,做夢者在受過訓練的情況下,可在清醒夢中控制夢境,進一步除去潛意識中的某些心理障礙。換句話說,在清醒夢中,可以透過意識去改變潛意識。但也有一派學者指出,夢境不可能完全被控制。理由是夢境僅是反應人的潛意識,亦或是反射出當時的身心狀態。

對照電影中的夢境控制者,可在夢中打造與現實背離的場景,不斷出現戲劇化的現象。在夢境活躍時,生理狀態呈現紊亂現象,上述特徵似乎相當符合「清醒夢」的狀態。

控制夢境看起來並非不可能,然片中受過夢境控制訓練的人,可以進入他人的夢境,進而去改變夢境與潛意識,此事真能發生在現實生活中嗎?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神經系統科學家傑克‧佳朗特的研究,雖已能透過核磁共振攝影(MRI),觀察睡眠中的大腦活動狀態,並經過軟體的轉換,對應出做夢者夢中的圖像,但無法製造夢境置入腦中。縱使透過催眠,也僅能喚起人既有的潛意識,無法植入一個無中生有的想法到腦中,進而改變現實生活中的想法與意識。控制自己的夢境或許可行,控制他人的夢境,目前看起來較難發生。

遇見科學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