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宜蘭高中國文科 | 風雅青春3_3詩統整

風雅青春3_3詩統整

04/10/2012

3詩統整.pdf

失眠。海     301曾貴麟

 

闇紅色的血液在眼球裡暈開

我欠了一整個夜的夢境

感覺身軀如皺摺的紙片

只想癱倒在可以收納全身的平面

 

連同理智一起

沉淪到比現實更深的世界

這裡是比死水更混濁的海洋

 

每吋骨骼用鰓一般的方式交換氣體

我能清晰的聆聽磨合的聲音

整身皮具隨著黑色的浪載浮載沉

 

找不到海岸線與陸塊的交界

身旁

都是遺失立足點的漂流木

它們不斷的扎進每個毛細孔

 

在這循環的過程中

肌膚蛻出鱗片

嘴裡吐出象牙

指尖粘著蹼

倒退演化成一隻原始的海獸

 

 

 

※本文榮獲全國海洋寫作比賽第四名

 

按語:本詩以形象化的手法寫無法成眠而終至入夢的情狀,十分細膩生動。首節以「欠了一整個夜的夢境」暗示失眠,文句活潑新穎。第二節以下,以海的載浮載沉表現掙扎入夢的迷離恍惚,心智在現實與幻境間漂流擺盪,終至進入夢鄉,幻化成海中的獸,泅泳於無邊黑海之中,充滿意趣且比擬貼切。(黃玉玲老師)


空屋出租      301張淇鈞

牆角擱著

一盆略為枯黃的白山茶

如果以分離滋養它

或許能夠枯得更加美麗

地上的紙箱

塞滿了正要清理走的憂鬱

但是還裝得下一點回憶

想把在棉被中的

記憶

妥善摺疊

以最整齊的外表帶入下一個夜

取下兩個枕頭套

仔細的沿著對角對摺

再拿出兩件一樣的衣服

丟到垃圾袋裡

綁死

現在

陽台上晒著的

只是你殘存在床單上的味道

用一隻手

托住沉重的箱子

打開鞋櫃

漫不經心的套上一雙舊鞋

另一雙同款式的女鞋

或許正在街上尋找下一張雙人床

清空曾經被填滿的房子

鎖上了空盪的門

走到租屋看板前輕輕貼上一張

附有地址與價錢的情書……

 

 

 

 

 

按語:本詩擅長以形象化的手法及象徵的語言表達內心情緒。「以分離滋養的白山茶」、「塞滿憂鬱的紙箱」、「棉被中摺疊妥善的記憶」是以具體事物寫抽象的情思,而「綁死那裝著情侶裝的垃圾袋」、「陽台上床單殘存的味道」則是象徵結束一段感情卻又有所依戀的心情。結語「附有地址與價錢的情書」呼應題目,設喻巧妙新鮮,令人會心一笑。(黃玉玲老師)


掙扎永夜      310吳文凱

 

窗外

低迴地平線的黑爪漫延

永夜漸漸融化影子吞噬屋脊

屋瓦上 

還有微風輕霧漫步嗎?

 

我蜷成一團密度極大的黑洞

仰望幻想中的黑色星星

最後一根支撐宇宙的軸柱

也坍塌了

 

北極星在銀河末端燃盡 

眾星決定潛入深邃

不復從無底的夜裡迴游

 

也許屬於我的星星

還有那麼一點明滅的燈火

好讓我在昏暗的世紀末 

辨別突兀的月光

 

捎來幸運的流星 

碎成一地星末

悄悄飄落在窗几上

冰冷玄黑的大理石門外 

徘徊訪客的腳步聲

聲響鑲入我懸掛的心

 

躊躇僵硬的肢體

正頑固反抗著門外張望的心跳

 

訪客帶來點燃月光的火種或

只攜來一個跨世紀

孤寂的夜空?

 

請允許我偷瞥一眼

窗外最躁動的寂靜

 

輸入心房的血液

可以為我點燃多少盞微明的蠟燭

等待一地杏黃色光毯撐開窗架

 

超載的空氣使

藍光水族箱裡的熱帶魚翻起肚底白旗

宣告窒息

在這位於赤道零度冰原的

我的心裡

 

我掙扎著

即使在永夜的斯堪地納維亞半島

直到夜空開始疲倦

在窗下透入一地光暈

 

Ps  斯堪地納維亞:地理上是指斯堪地納維亞半島,包括挪威瑞典,文化與政治上則包含丹麥名稱起源於日爾曼語系的Skathin-awjo(意思是「危險的島嶼」「霧與黑夜的國度」)

 

 

※本文曾獲第20屆校內文藝獎新詩組第三名

 

※本詩首節以夜幕低垂起筆,至末節的白晝來臨,乃是以順敘的筆法描述失眠人的一夜。詩中意象跳躍,正足以顯現不安的心緒,交代失眠的原因。而自第二節開始,作者欲眠未眠的狀態,內心百轉千迴的意念,多以兩行或三行的小節為之,節奏明快,內容與形式頗能呼應。玉玲老師

 

 

 

 

燈節      301李冠辰

 

傾訴著柔情的涼風吹成了春夜

那片黑絲絨般的帷幕    嵌鑲著

圓潤    剔透

月下    是一片熙熙攘攘

 

緩緩地走在

那花燈編織而成的海洋

以令人醉心地姿    交錯

手握

只只燈籠放出柔和

彷若    那點點繁星倒影

映照在你        笑顏

 

這 熱鬧的夜

似乎也暖起了童年的心

糖葫蘆地紅澄    攤販吆喝聲聲

縱情嬉鬧且繽紛的兒時世界啊

已距離多遠

凝望    那無數面孔

眼神    迷離了焦距

 

主燈閃爍夜

那驚呼    席捲

    排演過的

按語:本詩寫燈節夜景,繁華熱鬧中,交織著對童年漸逝的依戀與懷念。詩中以「黑絲絨」喻夜空、「海洋」喻萬盞金燈、「流金」喻煙火的乍現與驟逝,能成功地塑造火樹銀花的聯想。而末節「喧囂開始零碎/那街燈微微/回眸 悄悄/一抹淺淺微笑」寫盛會之後的散場景象,以轉化手法寫來,活潑且有韻味。然而詩中首句「傾訴著柔情的涼風吹成了春夜」,製造了浪漫的期待,後文卻無甚著墨,使人有斷線珍珠之憾。(黃玉玲老師)

同時忘情地鎂光燈不停

   

流金激昂劃過

是繽紛的剎那

 

是否   傾盡心力

只為   那一刻轟隆的璀璨

 

菊黃蒲公英

帶著    映在人群的紅

緩緩

盪出了窗櫺 

 

喧囂開始零碎

那街燈微微 

回眸    悄悄

一抹    淺淺微笑

燈節

 


荒塚      304林育辰

 

敦煌 它依舊 依舊靜靜地屹立在那兒

任憑漫天的風沙 匈奴的剽悍 羌笛聲的悠揚

 

一匹蒼狼 在懸崖邊凝望著

又一次塵土飛揚的出征

此行 已使你名留青史了

英雄呀 你卻始終嚥不下 這醉人的兒女情長

 

是否這酒肆裡的人潮 狼藉的杯盤

早已悄悄地暗喻 一整座江山的瀟灑

抑或就此塵封的劍鞘 唉 英雄呀

仰天的一笑究竟隱瞞著什麼

如狼煙散去的功名 徒留的一生委婉

 

泱泱大漢 所仗恃的不過是

那年 宮闕宏偉的長安

英雄 新生的單于正學著騎馬呢

而你塚上的荒草卻已高過長城了

不可一世的冑甲在哪兒

你的劍仍緊握著 磨亮卻又鏽了

 

它依舊靜靜地屹立在那兒

任憑漫天的風沙 匈奴的剽悍 羌笛聲的悠揚

 

 

按語:以許多歷史意象,提出課題:什麼是必朽?什麼是不朽?即使是敦煌,也能依舊屹立?但不論如何,英雄因而誕生,生命因此而豐富。(吳茂松老師)

 

 

 

 


我十八歲的宜蘭      310黃郁嵐

 

新月般的鐮刀 切入樸實的街頭

亮晃晃的探照燈 刺破寧靜的夜空

雪山下的兩孔洞 貫穿世代的傳統

參差的高樓 佔領

吳沙出到的 豐饒的平原

華麗的農舍 佔據

阿公口中 曾經的金黃

沉悶的鐵牛 換走

阿爸細漢 牽過的水牛

 

從噶瑪蘭到後山

從小鄉村到都市

從三合院到高樓

 

只有

眺望平原的龜山島

湮沒在地下的護城河

 

知道

 

迴響 (0), 引用 (0), 風雅青春3
回主頁 上一篇 下一篇

0 篇回應留下你的意見



意見回應與留言


文章分類

發表日曆

近期文章

相關連結

一般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