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一定是直線/洪蘭

studentadm 28 七月, 2011 09:25 導師理念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不要在別人的眼光裡找快樂,否則永遠悲哀。 不要在別人的嘴巴裡找尊嚴,否則永遠卑微。』

             

台灣的孩子一般沒有什麼機會玩,我個人覺得這樣的現象很令人擔心。

 

我在陽明大學醫學院任教,我們有些孩子還沒有準備好,就已經要去當醫師了。

 

他可能有很豐富的醫學知識,可是還未必能面對,診療過程中必須面對的心理壓力、道德壓力與生命課題。

 

有一些記者問我,為什麼我覺得我先生(曾志朗)的抗壓性很強,我想主要是因為他是在鄉下長大的,我們在美國結婚五年後,我才去他家,去的時候發現,鄉下長大的孩子童年快樂很多。

 

他曾經告訴我,他們常去溪裡面游泳,老師三令五申告誡,他們依然不改,於是老師趁他們游泳時把衣服拿走,他們只好在溪水裡等到天黑,拿著芭蕉葉,遮住重點部位,跑回家去,而媽媽當然早已拿著棍子在門口等囉!

 

他拿到博士後,母親當選模範母親,他跟她說:「你怎麼能當模範母親?你在旗山鎮拿著棍子追著我跑,每個人都看見了!」

 有快樂童年的孩子個性比較開朗,希望我們的教改,可以讓孩子成長得更快樂!  

金絲雀如何學唱新歌

 

我的小孩八歲時回台灣,面對中西文化的異同,求學過程特別曲折。

 起先念嘉義民雄國小,後來因為語言、體罰等因素,適應不良,轉到台北讀北師附小。當時我在中正大學教書,由我母親照顧我的小孩。  

我母親的教育觀念是舊式的:先做功課後玩耍。

 

小孩一回到家,趕快把功課做完,以便玩耍,我母親一看說:「咦!那麼快就做完了?去複習!」小孩一聽,趕快去複習,正打算出去玩,我母親說:「複習完了,去預習!」當時我母親常說:「現在三年級的功課怎麼那麼多呀?做到十點半還做不完!」後來我才發現,原來我小孩是把功課攤開在桌上慢慢地做,我母親一離開,他就去玩,聽到腳步聲,他就趕快回到書桌前!

 

我發現這件事時,相當的擔心;由實驗知道,要改變一個壞習慣,需要花上十倍的力氣!

 

金絲雀學會唱一首歌後,若要牠再學新的,牠會乾脆讓神經細胞死掉,第二年再長新的。

 

於是我試著說服母親,讓小孩做功課前先玩,結果我母親回答:「業,精於勤,荒於嬉!」

 

她的六個女兒都讀北一女、台大,她堅持當新式教育還不知成效如何時,先用傳統教法!

 

還說我小孩晚回國,起步晚,必須要「追上去」,所以安排他每周補習三天,小孩叫苦連天!

  

從「身心症」到愛上學

 

國二上,我的小孩得了「身心症」。

 早上七點鐘時,他的體溫開始上升,七點半時,燒到三十九度半;

怕他做假,我家有很多溫度計,但是不管哪一支溫度計,量出來都是三十九度半,我只好打電話向 老師請假。

 

請假後,到了八點半,他準時退燒。

 

到了上學時間,常常是我 先生抬頭,我抬腳,兩人合力把他拖上汽車,他一路上叫:「求求你不要叫我去上學!」

 

聽了心中真的很不忍,我們為什麼會讓孩子讀書讀到這樣的痛苦?

 

進入美國學校三個禮拜後,「身心症」不藥而癒。他變得很喜歡去上學。

 

他們老師早上七點鐘到學校,他想跟老師共進早餐,討論功課,所以早上不到七點,就挖我起床送他去上學,而我常是前一天做實驗做到半夜三更。

 

他對他的老師,那些肯幫他的老師,有說不出來的感恩和愛戴。

 

我從小學六年級開始集郵,特別珍藏了一些東南亞各國獨立時發行的紀念郵票。

 

小孩在學校上到有關國家獨立的課程時,向我借那些亞洲國家獨立紀念郵票,當作參考資料,帶去學校,結果被老師一誇獎,就把郵票送給老師了。

 

我說:「不行啊,那是媽媽的珍藏。」我的小孩說:「可是我的老師更喜歡那些郵票!」

 

他的老師隔了四年沒有教他,去年在路上遇到,正值總統就職典禮前,孩子回來對我說:「老師說他從來沒有參加過就職典禮…」

 

我們只有一張貴賓卷,孩子竟然跟我說:「你不要去啦,讓我的老師去!」

 

我可以感覺到,老師只 要對孩子有一些用心和付出,孩子就會非常感激,令人非常感動。

 

教小孩,要從動機下手。

 

我覺得,我們的課本編得太淺了,我們不能低估孩子的聰明智慧,以為以他這個年齡,只能了解某個程度。

 

皮亞傑有個實驗:五個彈珠排一排,有上下兩排,將第六顆彈珠加入下一排並將長度縮得比上一排小,問小孩哪一排彈珠比較多?

 

結果小孩會說較長的那排較多。事實是-將彈珠換成巧克力後,實驗結果完全改觀,兩歲半的小孩都知道要拿下面這一排!

 

我們在小學二年級時,開始教整數概念,一個當老師的媽媽問小孩:「小於一百的最大整數是多少?」小孩目瞪口呆,不知道媽媽在講什麼,眼看弟弟要挨揍,哥哥跑過來幫忙:「媽媽要給你一個紅包,裡面的錢不得超過一百塊,你要多少?」弟弟立刻說:「九十九!」

  

今天我們的教學不能與生活連在一起,小孩不知你在問什麼,這不代表他笨!

我先生以前要我兒子學中文,規定回到家裡不能講英文,要講中文。

 

於是我的小孩每天 回到家,一腳站在門口就用英文把當天學校發生的事情講一遍,講完,進到家,就不講話了。

 

他其實相當痛恨中文,可見體罰對一個孩子身心殘害之大,他到現在還不肯拿筷子,但是很會青蛙跳,可以跳完整個操場!

 

對於孩子,真的要了解他的心理,而且要有方式對待他。

 我後來讓他願意看中文,完全是從金庸的《書劍恩仇錄》著手,武俠小說嘛!

講到最精采的地方,我就停下來說:「媽媽要去做實驗了。」他拉著我問,後來呢,後來呢,我就叫他自己去看。

 

其實他並不能全看懂,自己用想像力填補了很多地方。

  

從了解到關懷到行動

 

我的小孩剛轉到美國學校時,上課第一天,老師發了十四本英文書,說是這學期要唸的,有哈波李的《梅崗城的故事》、賽珍珠的《大地》、史坦貝克的《人鼠之間》等。

 

這些書都蠻深的,我們的大學生都不一定會讀,何況九年級(相當國二)的孩子?

 我去問老師為什麼選這些書,老師說:「十四歲的小孩,肌力已經足以傷人,如果心智上不夠成熟、缺乏同理心的話,很可能做出令自己後悔一輩子的事情!

我們必須在他青春期剛開始時,讓他的思想跟上,藉著這些不同人種受到不同待遇的書,教會他們『同理心』是什麼。」

 《梅崗城的故事》和《奴隸船》是描述美國南方黑人所受的不平等境遇。

我的小孩看完了這個故事,一直問我:黑人並沒有比較笨,為什麼會因為他的顏色就遭到歧視?

 

他們以前在學校裡叫黑人Negro,但看完這些書後,就不再那麼叫了。

  《人鼠之間》拿過諾貝爾獎,主角是個智障的孩子。

當時發生了喜憨兒烘焙屋被人潑餿水的事件,同學們看了書後,主動下山去幫忙喜憨兒清洗。

 「因了解產生關懷,因關懷產生行動」,我在我小孩身上印證了這一點!  

「閱讀」是無可取代的

 

我們的學校應該多提供課外書,因為看得懂的孩子可以從中得到很多的知識,好像搭個鷹架,讓他自己走上去一樣。

 

現在流行的多媒體教學,其實是不能取代閱讀的。

 

我小孩11年級時,老師要他們看《戰爭與和平》,要交報告的!

 

但是書太厚,他去租錄影帶來看,看完寫報告交去,卻不知電影結局被導演改了。老師發現後,罰他再看一本《飄》。

 

這次他乖乖地看書寫報告,但是我覺得《飄》改編的電影《亂世佳人》是經典作,很值得一看,就租來跟他一起看。

 

小孩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他說郝思嘉是十六歲,怎麼可以由三十歲的費雯麗演?

 

我說豈有此理,《戰爭與和平》的女主角是俄國人,奧黛麗赫本是美國人呢,你怎麼就看得下去呢?

 

他說:「因為我是先看電影再看書,不管書中怎麼樣描寫,都是出現奧黛麗赫本的形象呀!

 

要是先看書,電影中出現的影像跟我的想像不合,我就看不下去了!」

 

所以,看書時是自己的想像力,電影是導演的想像力,別人的想像力會阻礙自己發揮想像力!

 

聽演講,如果你不了解背景知識,聽完後,所得有限;閱讀卻可以依照自己的速度,一再反覆。

 

從實驗結果可看出,閱讀在大腦的神經機制上,電流所顯示的深度是不同的,而且影響神經之間的連結密度,我們現在所界定的聰明才智便是指這密度而言。

 

電流是不會中斷的,例如路上看到小學同學,你不記得他的名字,但幾天後,你突然坐起來,想到了他的名字。

 電流被激發之後一直走著,連結越密,創造力便越強。  

有創造力才有未來

 

我們的未來,就在下一輩的創造力上,如果我們將腦力封鎖住、沒有創造力,我們的未來是沒有希望的。

 

北縣某國小有面擋土牆,上面有一到六年級的創作圖案,一年級的用個掌印壓下去,順著手指頭的方向畫出一隻漂亮的長尾雞,六年級用彩色的石頭排列成圈圈的幾何狀圖案。

 

我們的孩子,進學校時很有創意,被我們教了六年以後,就變成石頭,這就是一定要進行教改的原因。

 

我自己覺得,除了行為不要逾矩的最低下限外,教育者(包括父母、部長在內)要放手讓人全面自我發展,小孩才會有創造力!

 

生命不一定是直線,他可以是放射線、雙曲線或反折線,甚至可以是個圓,只是需要你主動塑造,完成屬於你自己的圓。

  

別忘記重要的做人禮貌/洪蘭

studentadm 28 七月, 2011 08:17 導師理念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一位記者寄她的採訪大綱給我,開頭第一句話便是「你外子任教育部長時…」,我看了很驚訝,「外子」是對別人謙稱自己先生的詞彙,只有太太可以用,別人是不行的。文字是記者吃飯的工具,怎麼連這個都不懂呢?後來又看到一個笑話。有個男生在麵館看到想追的女生,同學慫恿他前去搭訕,他鼓起勇氣轉過頭對那女生說:「喂,你叫什麼?」女生驚訝地回答:「我叫牛肉麵。」雖是笑話卻很令人感慨,因為打招呼、稱呼別人是人際溝通的第一步,想不到現代人連這個基本禮貌都不會了。

    古人教孩子是先教應對進退,《三字經》中就說「為學者,必有初,小學終,至四書」,古人是六歲進學,先學灑掃、應對、進退,學好了,才開始學認字。古人都是先從應對來看一個人的教養。在我小時候,父母說:「跟長輩說話一定要站起來,老人家沒有坐,你不能坐,沒有小孩大剌剌的坐在椅子上而長輩站著的道理。」這個禮儀學會了,讓座根本不是問題,公車上何須還得貼「請讓座給老弱婦孺」的標語呢?

    衣著整潔也是一個基本的禮儀,最近碩士班甄試竟有學生穿著T恤、短褲、夾腳拖鞋前來口試,這不僅是對老師的不尊重,也是對自己的不尊重。如果你都不尊重自己,別人怎麼會尊重你呢?有些人甚至已經是別人的老師,也不知道這個禮儀。有個大學的助理教授要升等,到院教評會去報告他的案子,居然穿著無領T恤、破洞牛仔褲、涼鞋就上台了。他如此不尊重自己,當然別人也不會尊重他,他的升等就沒過了。

    這種待人接物的禮貌其實就是品格,古人說:「童蒙養正」,孩子啟蒙時就要先教「正知正見」,以後就不會偏差了。難怪北歐國家的父母如果願意留在家裡自己帶小孩,政府會給父母零用錢,因為家教太重要了,影響孩子的一生。

    啟蒙的重要性在於大腦掌管記憶的海馬迴到四歲左右才成熟,但是四歲之前我們已學會很多東西,那時的學習機制主要是模仿。研究者已在人類大腦中發現鏡像神經元,找到模仿的神經機制,所以父母的身教非常重要。這也是罵人「沒有家教」會引起打架的原因,這句話把父母也罵了進去,隱含了連父母也沒有教養,因為如果父母有教養,孩子耳濡目染,自然也有教養。

    現在政府在推品德教育,從學理上來看,它必須從家庭做起,父母帶頭有品德,孩子才會有品德。如果連古人都知道「小學終,至四書」,禮貌學好了才教《四書》,我們要怎麼反其道而行,沒有先教應對進退,就塞一堆植樹問題、排比、映襯……這些出社會後用不到的知識給孩子,而把最重要的做人的禮貌給忘了呢?2009/12/10

 


你的海豚,比我的學生聽話多了… ╱洪蘭

studentadm 27 七月, 2011 09:23 導師理念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發展心理學家常說「不要低估孩子的能力」,最近我看到了這句話的意義。

那天,我因改考卷改得有些煩躁,便出去中庭澆一下花,對門六歲的孩子跑出來大聲告訴我:花還沒有很「渴」,不要浪費水,因為水很珍貴,只有「一桶」是水。我聽了很奇怪,便停下來問他「一桶是水」是什麼意思。他一本正經的說:「就是一百桶中只有一桶是可以喝的水呀!」我問他:「是誰告訴你的?」他說:「你自己呀!」

我突然想起過年前有一陣子很久沒下雨,水庫乾得快見底,大家都在擔心會不會限水。我去搭公車時,正好碰到他媽媽送他去上學,我們在路上看到有店家懶得用掃帚,直接用水來沖地,我很不以為然,便說:「地球上五分之四都是水,可惜都不能喝,是海水。如果地球的水是一百桶的話,九十六桶是海水,其餘的是冰,只有一桶是可以喝的水,我們怎麼可以不珍惜水。」我沒想到還未上學的孩子,只聽這麼一次就記得了,而且會在適當的情境中用它,可見我們真的是不能低估孩子的能力,父母不必去擔心要教多少,反正如果聽懂了他就自然記得,不懂也沒關係,只要不考他,教多少都不是問題,因為這種學習沒有壓力。

他回家去後,我在想:如果孩子小時候都很有學習的能力,聽大人說一次就記得了,為何長大後在課堂上聽老師說很多次還記不得呢?我有一個被派到山地小學去做替代役的學生告訴我,每天早上天不亮,小學生就翻山越嶺來到學校,直接去敲他寢室的玻璃窗,叫他起來開圖書館的門,因為他們想進去看書。是什麼緣故使孩子從喜歡學習到討厭學習、從愛上學到逃學呢?

我還未回台時,曾經帶過幾位台灣的小學校長去參觀加州聖地牙哥的海洋世界(Sea World),那裡的海豚表演很精彩,每個小朋友都瘋狂的拍手。表演結束後,一位校長趨前問訓練師:「你需要訓練牠們多久牠們才能演出?你的海豚比我的學生聽話多了。」那位女訓練師笑著說:「一點都不難,只要有耐心就可以。我不要求全部,只要牠們做對一點,我就給牠們魚吃,所以牠們一看到我,就立刻做出可以獲得魚吃的動作,一點一點把這些動作連起來就是你們看到的表演了。」

難怪我們的教學效果不好。我們幾乎沒有在孩子做對時獎勵他,都是做錯了處罰他。我們認為做對是理所當然,做錯是不用心,很少人去檢討一下這個觀念合不合理。我們忘記鼓勵才會使學生愛做、繼續做下去,不要因為怕挨打,不得不做,被動的效果當然不好。想不到主動、被動這一點的差異,長大後在學習的態度上有這麼大的差別。

因此在揚起「愛的小手」揍他時,先停下來想一想,用蜜糖可以抓到比較多的蒼蠅,不是嗎?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2010/06/19 聯合報】


談管教偏差與法律責任 ╱朱敬一

studentadm 27 七月, 2011 08:08 導師理念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報載南投一位學生一學期遲到約九次,被管理組長在朝會上公開指稱該學生是「遲到大王」、可以破金氏世界紀錄。學生家長因而怒告老師「公然侮辱」,法院也予以判決有罪。

 

狗眼查髮 違者中剃跑道

有法界人士提出評論,或謂該老師似無「實質惡意」、或爭辯遲到九次之事實是否與「遲到大王」之稱號相符,我認為都是充滿匠氣的法律文字解釋。基本上,這件事情的爭議重點應該是在教育面而不在法律面、在管教心態與教育本旨是否相合,而非與刑法309條是否相合。

讓我從一則四十年前的故事談起。國中時我就讀學校的管理組長是由北一女中調來的,一女中學生都稱他做「狗眼」,基於對於北一女的「尊重」,我們也跟著叫他「狗眼」。

有一年,狗眼先生擔心學生會去聖誕節舞會(天哪,當時14歲,班上同學絕大多數不知「舞會」為何物,多虧狗眼提醒),遂在聖誕節前一天在放學時於校門口檢查頭髮,凡是髮長約0.5公分以上者,他就用剃刀在男生頭皮中央剃出一條「跑道」。被剃的男生咸感羞辱醜陋,回家只好去剃個光頭。狗眼認為他這一招遂有遏阻男生跳舞、「端正風氣」之效。

 

存心羞辱 錯誤教育示範

前述強制剃跑道之事背後有兩個問題,其一是髮禁是否合法,其二則是剃跑道羞辱當事人的心態;我認為後者遠比前者嚴重。如果狗眼基於其教育理念,認為國中生跳舞會誤入歧途、終生遺憾,則他大可對於心猿意馬、徬徨遊移的學生給予輔導、懇談,甚至責罵。在學生頭髮中間剃跑道,其所反映的心態大概只有作踐學生、汙辱學生的扭曲,這是我完全無法接受的。

在概念上,教育並不排斥「激起學生的羞恥心」。因此,如果老師私下對學生說,他這樣遲到快變成「遲到大王」,我認為是容許的教育方法。但是,若在朝會上當著全校師生講類似的話,那就確實是公開羞辱,就像是當年在學生頭殼上剃跑道一樣。在當年允許髮禁的時代,老師未經家長同意為學生強制剃髮都有相當爭議,而公然剃跑道當然更是極為惡劣的教育示例。

 

管教觀念 不宜公堂釐清

前引「頭剃跑道」或「遲到大王」的爭端是個標準的教育問題,而不是法律問題。家長提告就算勝訴,也無法挽回學生的自尊,更不能改變教師的管教態度。教師或許不認為他犯了法,但卻應該承認他「朝會示眾式」羞辱管教之不當。

總之,羞辱式管教方式的偏差不該發生、不該演變至公堂相見、不該由法匠在文字詮釋的窄框架中論斷是非、更不該激起教育者與受教育者之間的對立。我真希望校長或地方教育主管能出面斡旋,釐清教育者應有的分際與法律規範的界線。遺憾的是,他們卻都沒有什麼作為。(中研院院士、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 2010.06.14聯合報


老師的祈禱文/陳正昌

studentadm 21 七月, 2011 08:09 導師理念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請讓我隨時保持熱忱與衝勁,為教育下一代而努力。

請讓我一視同仁對待學生,而不要受其外在所影響;不管聰明上智,或是平庸愚劣,我要讓他們都能得到我的關懷。

請提醒我,要以鼓勵替代懲罰,以愛心取代苛責,使他們也知道以愛心去對待他人。

請隨時提醒我,愛是不夠的,不要吝於付出自己對學生的關愛與鼓勵。

請讓我了解,知識是永無止境的,讓我虛心謙沖,隨時進修,充實自我。

請不要讓我成為一個教書匠,而要努力做好一個循循善誘的引導者。我不希望我的學生只是一架考試與背書的機器,我要讓他們知道,讀書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其終極目標在使自己成為一個充滿善良人性,並覺知自己對全人類所負責任的世界公民。

請讓我有一顆追求真理的心,能堅持原則,並接納別人的建言。

請培養我澹泊名利的心胸,不要迷失於物慾之中,並讓我堅定信念,不要見異思遷。

最後,請讓我有終身獻身教育的決心與恆心。


Powered by LifeType
© 2006 - Design by Omar Romer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