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我本色

studentadm 02 八月, 2010 15:14 主任雜記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從出生就跟了你好多年,不知道什麼時候,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我從頭到尾徹底改變。我原先烏亮的色澤,好像依你的心情不定,有時變我為褐色,有時是棕色,也曾誇張地把我染成紅色,或者至為醒目的粉紅。這些改變我沒有置喙餘地,更沒有心理準備,只能在別人異樣眼光的投射下,無奈地接受。

  我不敢開口問,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你如此改變我,怕被你斥責,說我古板,不懂得時髦;說我不懂得身體自主權這種新詞;或者說我只是沒有靈魂的東西,無權也無知過問你的所有決定。

  可是,我不自主地作各種臆想。

  是不是你想標新立異,讓別人看見你的不同?我隨即放棄這種想法。因為我知道,這對你而言太膚淺。以你的各種表現,不論學科成績、專題研究、評論意見、課外活動,你都鶴立雞群,無需藉此得到別人的青睞。

  難道是你想對自己挑戰,看看自己是否具備不在乎別人目視手指的勇氣?我很得意想到這點,那可能是你真正內心的聲音,而別人不太可能窺見,連你自己都不確定的深層理由。沒錯,自我挑戰,難能可貴。但有必要拿我當試驗品?你看,古來那些獨排眾議的,特立獨行的思想家、實踐家,哪一個在我身上作文章?沒有。孔孟一生抱持淑世理想,「雖萬人吾往矣」;韓愈亢顏為師,力排時俗,被貶到滿是鱷魚的潮洲,是以諫迎佛骨突顯自己的灼見;柳宗元參與制度改革而慘遭下放永州十年;歐陽修敢為范仲淹、富弼等護言,流落滁州成醉翁…都在思想和意見上,表現大我而理性的堅持,從來不是在我身上執著。

  如果你是想藉我的變色,試煉勇氣,我覺得你可能失望,而且獲得相反效果──自己得不到開放性的尊重和肯定,別人更有藉口指指點點。你可能因此採取遠離人群的退縮方式,以策安全。這樣,不但勇氣沒有試練成,自己更為孤高難近了。

  也許你還有別的可能原因,是我不知道的。只是,想請你平心試想:我雖是你的一部分,但成為你的一部分時,有我原本的樣子,因那樣子而成為你的部分,那是我存在的根本元素,如果這元素被改變了,我便不是我,而你也不同了。

  我衷心期望你再仔細思考,並請求你:還我本色。

  我是你頂上的三千煩惱絲,本無煩惱。


拖鞋勿進

studentadm 02 八月, 2010 12:20 主任雜記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拖鞋,有其方便性和適用的場合,如自家、泳池、海灘等;但不宜在正式的公共場所出現,如學校、展演會場、考試、面試等,除了可能產生啪噠啪噠的聲音干擾外,也顯得不莊重,甚至給人隨便的感覺。因此,學校不歡迎校外人士著拖鞋進來,更嚴格禁止同學任何時候穿拖鞋進學校。我們希望保有校園的莊嚴性,透過環境的莊嚴氛圍,養成對學習的敬謹態度。希望大家了解並配合。

        拖鞋無罪,端看主人的智慧,讓它適時適宜地發揮功能,不要對它污名化。


男兒有淚

studentadm 23 七月, 2010 15:37 主任雜記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宜中63屆畢業典禮已經過了一個多月,偶然在網路上點到畢籌會製作的短片「驪歌」,音樂是孫燕姿的「這一刻」,影像內容則是的一群穿校服畢業在即的高三同學,在一天校園生活結束,華燈初上時,互道再見,走出校門各自踏上歸途。有的搭火車,有的騎自行車,或者買個宵夜…當他們拿出火車月票,或者取出皮夾裡的宜中卡,或者不小心掉下印有「宜蘭高中」字樣的雨傘、書包時,見景生情,不約而同又轉向回來,杵在校園中,不捨地面面相覷,直到校園所有的燈被熄滅為止。

同是宜中人大概很少看了不眼紅的,同學在宜中只是三年,而我已歷二十六個春秋,校園今昔種種情景被觸發,感慨油然而生,很難強忍不溼眼眶了。

想起畢典當日,同學向老師獻花時,逢人便相擁,許多同學泣不成聲;一些平時學務處為之頭痛的人物,這時不見矜持或乖張,反而流露真性情,向老師、教官擁抱。雲堯代表畢業生致詞時,在台上哽咽,許多同學不禁拭淚,男兒溼青衿,雖有些靦腆,但令人倍覺溫暖。

淚灑典禮場上,除了是畢籌會的用心營造氛圍外,想是宜中三年裡,同學、師生在宜中傳統的自由校風裡,相互建立了真情,即使有不同的立場和意見,都在此際消融了,而迸發出那平時被埋藏、被矜持的感情,當下藉由歌聲、淚水、握手、擁抱的美麗形式,表達了人情人性的真善。

不論人多麼不同,卻終究有相同的地方,那便是隱微而深層的真情真性。


五分鐘也行

studentadm 19 七月, 2010 10:27 主任雜記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播放陳文茜和孫大偉監製的《正負二度C》紀錄片給學生看,是關於台灣和國際間因氣候遽變,所產生的災難種種。我看到也感受到學生動容的樣子。

當天傍晚在校園附近的素食店,遇見一群認得或不認得的真率臉孔,齊聲說「老師,我們吃素救地球!」我開心地笑,卻詭異地想起歐陽修諷刺唐太宗縱放死囚回家的話:「移人之速,有如是者矣。」

絕不是譏笑他們,而是自我懷疑,真的可以產生這麼快速的效應嗎?懷疑立即被自己否決,就連自己看了第三遍仍然眼眶泛紅,何況是純真的學生,當下的真誠無庸置疑,他們怎會造作附雅呢?

第二天早上,一位學生叫凱碩,主動交來將近八百字的觀後心得,開頭是:「我深知地球暖化愈來愈嚴重,但沒想到嚴重情況超出我的認知。這次的觀賞,是驚悚也是震撼,還有,覺得自己太幸福了。」文章末段說:「也許這一點文字改變不了甚麼,但這部片已改變了我,而我未來也可以盡力去改變更多人!」

換我動容了。文字既謙虛,又豪氣。我試想他白天蓄積的能量,在身體裡竄動,放學回家後,捻亮檯燈坐在書桌前,用理性梳理感性,把那些感動化作文字。除了指出強國忽視氣候災難的嚴重性,和人類貪求的現象,卻也莊嚴地說:「從自己做起,不要放棄」,「我已經決定,要盡量多吃素,以後如果賺多餘的錢,要幫助非洲貧童,並呼籲身邊的人愛地球。」

我當然不知道這樣的影響有多少人,會有多久,但一點也無妨。它確實成了一顆投入湖心的石頭,即使只有五分鐘,造成的漣漪,豈能計量。2010.03.22


違規的怒氣

studentadm 19 七月, 2010 10:26 主任雜記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60屆校運會中的大隊接力複賽和決賽,共有四個班級因越出跑道(俗稱切西瓜)而被取消名次,班上同學於是憤憤不平,當日有鼓噪者,也有一位事後寫信向校長抱怨,語句多有情緒。這些情緒反應可以說是人之常情,因而可以理解。但事過境遷,不能不思省其中的詭思。

    違規是事實,不論是別人不當推擠,或無心之過所造成;既已造成,就該坦然面對,或循管道申訴,這不僅是對於守規定競賽者的尊敬,也是運動精神。

    怒氣中有埋怨執法太嚴者。既然先前有了規定,則執法寬鬆,可視為幸運;執法嚴謹,則是應該。競賽中的規定,不正是保障我們競賽的公平性嗎?如何能埋怨執法過嚴呢?或以我們拚命努力好不容易名列前茅,不該如此被對待而抗議,豈不是要人看重結果,而忽略過程的正當性?過程努力、正當,勝於結果,是我們共識的價值,不應為了結果忽略過程、手段,這才合乎「揖讓而升,下而飲」的「君子之爭」。2009.12.13()

Powered by LifeType
© 2006 - Design by Omar Romer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