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是重要角色

studentadm 11 二月, 2011 13:58 主任雜記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那天,有兩件事在校園發生。

    一是,學期成績需要補考的同學到校參加考試。他們穿著非校服的各種顏色外套,各種鞋子,甚至有拖鞋;腳踏車不往車棚停放;穿過走廊時大聲喧嘩。讓寒假中安靜樸素的校園,頓時像鬧市一般。他們完全忽略公告中「未著校服或攜帶證件者,不得考試」的規定;課間也幾乎沒有補考者善用時間臨陣磨槍,或戒慎恐懼深怕補考不過重修花錢的氣氛。

    二是,有園藝團隊在校園中種植六棵五葉松。他們各司其職,小怪手在適當位置刨開表土,吊車吊起松樹,有人在根部噴藥,有人指示最好最美的角度;之後,有 人夯實表土,有人在樹皮缺口處塗藥防蟲…。嚴謹的程序,重複了六遍。賣樹的老闆說:

    「種一棵樹,等於種一個生命。」「不能為了種好已經賣出的樹,破壞附近的草皮、舖面或其他樹種。環境好,種下的樹才會長好。」第二天種樹團隊還在做細部的恢復工作,以及安裝防風的固定支架,確保松樹的存活。

    補考和種樹,看來完全沒有干係;但有相同的道理,那就是「不同的態度產生不同的結果」、「不同結果來自於不同的態度」、「每個人都是造成某種結果的重要角色」。     


霸凌何來?

studentadm 16 十二月, 2010 17:01 導師理念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不論霸凌是包含言語、肢體的形式,或輕重不同的程度,但產生霸凌的原由,主要來自於家庭教育和大人世界。

多數人知道家庭教育對孩子成長的重要,但也常有盲點,那就是「愛多於教」。家裡的長輩愛孩子,不知不覺中忽略了教導有時是嚴肅的,難免會造成短暫的「冷戰」親子關係;我們常怕有這段「冷戰」親子關係,為了免於尷尬,或體諒孩子在升學主義下的辛苦,而對孩子過分的順從。久而久之,孩子養成「唯我獨尊」的自我中心習慣,不懂得尊重別人。個性活潑好玩者,想出各種言語或自以為是遊戲的各種戲謔,施加在性情溫馴、個性內向的同學身上。

當然也有家教嚴厲、夫妻不睦等家庭問題,孩子在不好的家庭氣氛中,尋找壓力出口,而在比自己弱小的同學身上出氣。

不了解人各有不同性情,凡與我不同的都視為「非我族類」而加以欺凌,也是原因之一。欠缺「尊重異己」的素養,在我們社會、大人的世界,比比皆是,甚至非常嚴重直接影響孩子。許多霸凌的花樣,不都是經由媒體向大人學來的。所以大人世界給孩子欺負人的點子,可以說是很直接的。

 我看過許多同學如何群起攻訐人緣不好而一時說錯話的同學;也處理過以橡皮筋射向看不順眼的同班同學;在別人上廁所時戲弄;從樓上向路過的女生潑水;拿BB槍射水生池中的小魚…偶一為之覺得好玩,漸漸愈玩愈過分,造成他人心理或生理的傷害而不自知。

教育要回復昔日注重為人處世的價值觀念,而不以學科成就為取向;強調尊重多元和營造人文環境;改變大人世界的現實功利觀…或可以減少霸凌的現象。


珍古德給宜蘭青年的勉勵

studentadm 24 九月, 2010 19:49 主任雜記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201098,珍古德博士來宜蘭,下午在宜蘭高中演講。這因緣,我所知道的是由台灣根與芽協會和中華國中張耕碩老師促成,讓宜蘭年輕學子有機會沐浴在大師的春風中,濡潤大師風範。

事前,張老師洽詢是否提供演講場地,我一聽是珍古德博士,便滿口答應並願負責場地安排、接待等細節,想是爭取機會,讓學生得以親近大師。

當日,博士已經在蘭陽博物館種樹,並為紀念她在19607月踏進岡貝的森林,長達五十年的黑猩猩野外研究,而舉行的「岡貝50周年特展」揭幕,再趕來宜中演講。下午三點多,博士走進宜中,我們安排她在休息室略作停頓,有許多老師已經在門口等候,看到七十六歲的博士,都讚嘆博士英偉勃發,氣質非凡,昂然可敬。我突發念頭,讓英文張嘉盈老師代為要求,請博士書寫幾句話勉勵宜蘭學子的話,於是博士信手寫下:

 For all the students Let me share with you what my mother used to say to meIf you really want something, work hard, never give up you will find a way. Never forget your dreams.                           Jane Goodall     (試譯:給全體學生─讓我與你們分享母親曾告訴我的話:如果你想得到,就得努力,永不放棄,你將會找到路。永遠不要忘記夢想。) 

幾分鐘後,由校長引博士到演講現場。原先準備了電梯,但被博士拒絕;整場一個多小時的演講,面對近千位青春生命,博士沒有坐下來或喝口水,始終挺直身軀;聲音果斷,節奏分明,語氣確定,沒有一點疲態。

因為有翻譯,博士出自經驗的諄言,能被在場的聽眾了解。開始,博士模仿黑猩猩的聲音向大家打招呼,從研究黑猩猩的社會行為,連結到與人類行為的相似性;進而深切感受地球是所有生物共同擁有,人類應該去除自我中心,了解並愛護地球及其生物,才能永續生存於珍貴的地球上。這是利物才能利人而極為肯切的悟語。

自岡貝研究黑猩猩,到創立根與芽組織,推展生態教育,那是一個追求夢想而永不放棄的典範。這番歷程,正是博士演講前隨手拈來,給青年學子留言的具體內涵。

演講結束,有許多同學感動得起立鼓掌。儘管時間有限,但大師堅毅的生命氣息,觀照視野的廣闊,相信已經多少沾溉了青年的心靈。

 

教師的眼淚

studentadm 31 八月, 2010 08:36 導師理念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談著談著,他壓抑不住地哭出聲,聲音中是「教了二十多年書,這是最大挫敗…」的激動感喟。男兒並非無淚,只是未到傷心處,聞言見狀,我也為之雙眼溼潤。

他,是同事都承認的好導師,好不容易在六月中的畢業典禮上,送走帶了三年的導師班學生,然後陪他們參加大學指考,一樣焦急地等待成績單,叮嚀他們慎選志願,一切辛苦都在學生體貼懂事、成績優異的回饋裡得到欣慰。

那天,他來學校確定還有哪些人未上網填報志願,卻傳來晴天霹靂的噩耗

:向來服務熱心,擔任過班長和其它幹部,畢業典禮後主持謝師活動,指考成績很好的一位學生小盛,滿十八歲沒多久,卻被刑警大隊逮捕,正在做筆錄中。罪名正是前幾天在晚間新聞裡報導的結夥搶奪銀樓案,報導引起大家注意,是因為在這尚稱純樸的地方,竟發生這類案件,而共犯之一,竟是和自己教學相長三年,被信賴與肯定的學生。

和他為了進一步了解,跑去刑警大隊,見到了小盛的父母在場,原本相信是同名同姓的錯誤,此時不得不接受事實。小盛的爸媽已經一日一夜沒閤眼,滴水未進,尤其是媽媽,蒼白的臉上猶掛著淚痕;都是老實人家,置身官衙,顯得瑟縮不知所措;一些如蒼蠅般梭巡的媒體記者也在現場出入,臭聞著消息。

我們趕緊幫忙聯絡律師,了解司法程序,心存一絲小盛被交保的希望,但改變不了辦案刑警的經驗談,說那是結夥犯下的大案,檢察官大抵會聲請羈押。當天傍晚被解送地檢署,再經檢察官訊問,直到午夜,法官裁定羈押,小盛的爸媽只能頹然望著被押送看守所的孩子背影。

指考後,小盛為了分擔家裡經濟壓力,也為將來上大學籌一些學費,而到處找工讀,幾次碰壁,最後經由小學同學介紹,到了一家人力派遣公司打工,才一個禮拜多,就被指派參與兩件搶奪案件中的把風角色。誤入匪窩,鑄下莫大遺憾。

第二天下午,他到辦公室聯絡在監獄擔任科長的一位家長,請託幫忙安排家人與小盛會面的事宜,他說會帶幾個和小盛要好同學,去看守所鼓勵,並請同學日後多寫信給小盛,不論未來如何判決,對自己要堅持信心,對人性不可以失望……

說著說著,他忍不住痛哭,兩肩起伏,不可遏抑。我遞上面紙,請他坐下,他還抽噎著說,「二十多年的教書生涯…實在無法面對同事…,無法再擔任導師的工作…」我在背後緊握他的肩膀,要他先不要想這些,並重複先前安慰他的話:

老師以身作則,盡心盡力傳授知識,和為人處事道理,什麼是非道德、生命價值觀,不都融在論孟教學中,傾囊相授;畢了業,接觸現實社會,是他個人能否經得起印證,能否運用智慧判斷的考驗,當老師的哪能保證教出聖賢?

可是這當口,他的自責無法因此稍減。

想起昨日在刑警大隊,靠近小盛,問他事前有沒有發現不對勁,他點頭?為什麼不能及早脫離?他默默不語。有無徵詢同學、家人的意見?他搖頭;知不知道是很嚴重的罪?他默然低頭。

以一個在校期間累計得到27個嘉獎、5個小功的學生,一旦離開學校,就闖出大禍,我難過地想推敲出可能的答案;難過地想像一個原本單純的孩子,在看守會是怎樣度過每一分鐘,而小盛母親的蒼白和癱軟模樣,更讓人心酸…。

從他的肩膀上抽回我的手時,發現淚水,正滴在自己的手臂上。


榕樹是宜中校園植物的大家族,這一棵位在前庭,枝幹複繁且呈螺旋狀發展。

studentadm 20 八月, 2010 16:18 主任雜記 靜態連結網址 引用 (0)

榕樹是宜中校園植物的大家族,這一棵位在前庭,枝幹複繁且呈螺旋狀發展。


Powered by LifeType
© 2006 - Design by Omar Romer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