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使用者名稱:

密碼:


忘了密碼?

現在就註冊!
主選單
文章搜尋
誰在線上
5 位使用者在線上 (5 位使用者正在瀏覽 分類學習討論←延伸學習)

成員: 0
訪客: 5

詳情...

正在瀏覽:   1 名遊客





一次讀懂歐債危機:時事篇
管理員
註冊日期:
2007-08-25 23:43:16
帖子: 545
等級: 21; EXP: 48
HP : 0 / 512
MP : 181 / 18698
離線

一次讀懂歐債危機:時事篇

http://www.managertoday.com.tw/?p=10953

從金融海嘯到歐債危機,全球經濟出了哪些問題?發生歐債危機的各國將要縮衣節食,償還債務,刪減政府開支,而台灣產業以外銷為主,當海外需求降低,訂單自然減少,或許更多人得放無薪假。然而,歐債危機最終根源在全球貿易失衡。除了赤字國的不知節制,出口國過度依賴赤字國消費,也是造成災難的間接推手。

歐債危機的出現,最早可追溯至2009年12月,希臘因欠下鉅額公債,導致債信被信評公司降級,不得不向歐盟與國際貨幣基金(IMF)申請紓困。當時,多數人以為這是單一國家的問題,想不到,2010年中,愛爾蘭與葡萄牙同樣被降評;2011年,義大利與西班牙也出現類似狀況。全球各國這才驚覺,這是一場連鎖危機。

這5國總計欠下超過8兆美元的債務,等於全球資金總額的15%。當初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閉引發金融海嘯時,其總資產也只有6390億美元,歐豬五國的債務總額,已達到雷曼的12倍。若這次再無法解決問題,將重創全球經濟。

原本在歐元區有「穩定與成長公約」(Stability and Growth Pact,簡稱SGP公約),規定各國政府的年度赤字不得超過GDP的3%,政府債務不得超過GDP的60%。但現今,歐豬五國的赤字幾乎都超過GDP的10%(其中希臘更高達15.4%),義大利與希臘的債務更高達GDP的120%左右──這兩國人民一整年所賺的錢,拿來還債都不夠。

歐債近因:金融海嘯,讓政府支出提高為什麼它們會欠下如此大規模的債務?

台大財金系教授沈中華表示,歐債問題的直接起因,源自2008年的美國金融海嘯。為了因應海嘯帶來的衝擊,各國政府無不提高紓困金、失業補助,加強政府支出以提振景氣,這也讓歐盟決定暫時不嚴格執行SGP公約,造成各國債務飆高。從統計數據也能看到,2009年歐洲各國的政府赤字都比2008年增加了一倍左右。而《這次不一樣:金融風暴是可以預測的》研究了過去百年來的資料發現,金融危機發生後,三年內政府債務平均會增加86%。

而且,一旦政府祭出寬鬆的財政政策,就很難再回復緊縮,往往讓債務愈欠愈多。沈中華說明,在民主國家,政府都希望討好選民,例如台灣也在金融海嘯時發放消費券、對失業者補助1萬8000元、民眾買車可補助3萬元等。然而,這些都是政府花納稅人的錢,而接受補助的部門度過不景氣後,也不見把錢還給政府,好比汽車業去年業績不錯,卻也不用多繳稅。「各國政府變成送錢,不是借錢給產業度過難關,」沈中華說,政府救產業,應該有更好的方式,可以提供利率很低的援助、甚至拿一點股權,但要有借有還,不能只是平白送錢。

歐債遠因:各國競爭力不同,匯率卻綁死除了金融海嘯讓政府支出雪上加霜,歐債問題還有一個結構性的因素:歐元區內各國經濟狀況不同,卻採用歐元的統一匯率與利率,體質弱的國家無法以貶值促進出口,也無法降息來刺激投資,造成強者恆強、弱者愈弱的局面。

舉例來說,歐元區內的德國已是出口大國,勞工薪資又便宜,因而能不斷地吸引投資(1997∼2008年,德國每年薪資約成長2%,歐元區平均是2.9%,希臘高達6.4%,企業當然會往德國去);經濟體質較差的西班牙、希臘等國,若能以貶值來提升出口競爭力,或許能改善現狀,現在卻被綁死在歐元架構下,政府唯一刺激經濟的武器,只剩下擴大政府支出、採用各種補助政策。而德國出口貿易所賺來的錢,又拿來購買各國公債(等於是借錢給各國),造成歐債問題的惡性循環。

歐豬各國,各有不同的內部問題當然,歐豬五國會有今天,也都有自己內部的問題。例如《自食惡果》的作者麥可•路易士就稱希臘人「對政府支出的管控荒腔走板,每個人都不惜以公益為代價,追求私利。」過去12年內,希臘公務員的薪資增加了一倍(還沒算他們所收的賄賂),公務員薪資大約是民間企業的三倍。希臘國營鐵路一年獲利1億歐元,但薪資支出卻高達4億歐元,還要加上3億歐元的其他費用。希臘財政部長曾抱怨:「出錢讓所有火車旅客搭計程車,都比維持一個鐵路公司便宜!」

此外,由於教師福利好,希臘平均每個學生聘請的老師人數,是芬蘭的4倍。然而芬蘭是歐洲教育水準最高的國家,希臘卻吊車尾,送小孩去公立學校的家長,還得再請家教,才能確定小孩真的學得到東西。

不只政府支出浮濫,希臘政府連歲收都有問題,全國人民包括議員都習慣性逃稅,因為法院平均15年才能針對逃稅案做出判決。希臘國會沒有預算委員會、甚至政府也沒有類似主計處的獨立統計機構,當初加入歐元區時,就已做假帳來符合進入規定。

除了惡棍希臘之外,愛爾蘭、西班牙與葡萄牙主要的問題,是2000年以後,國內資金浮濫因而出現房地產泡沫。泡沫破滅後,貸款買房的人還不出房貸、營建公司向銀行倒債,出現了類似美國次貸風暴、金融海嘯的症狀。

既然歐債危機的直接起因是2008美國金融海嘯,而歐洲內部也在相同的時間點發生類似的問題,那麼,我們應該追溯金融海嘯的成因,才能發現歐債問題的病灶。

追根究柢,是什麼造成金融海嘯?前國際貨幣基金(IMF)首席經濟學家拉古拉姆•拉詹(Raghuram Rajan)在《金融斷層線》中,歸納了引發金融海嘯的幾大因素。

第一,美國財富分配愈來愈集中在頂層,2007年,所得最高的1%家庭擁有23.5%的總財富(1976年只有8.9%),而且高收入階層(例如經理人)比收入位於全國平均值的階層(例如勞工、事務助理)薪資成長更快,讓中產階級每天都感受到薪資原地踏步的痛。

這樣的政治壓力下,美國政府不是設法提高中低階層的所得,反而以讓他們多消費的方式來安撫,政府放寬信用條件、增加對家庭的放款,讓更多中低收入者也能買得起房子,你不必有信用紀錄,只要有在繳租金、水電費,就可以房價全額貸款、不需要自備款(至於帳單以後再說),這種「讓他們偶爾來趟異國旅遊,就不會在意薪水文風不動」的政策,推動了房地產泡沫。

第二個促成金融海嘯的因素,則是金融業貪婪的利潤動機。美國自2000網路泡沫破滅後,持續推動寬鬆信用政策、維持低利率,錢存在銀行無法獲得高利潤,於是資金開始流向房屋、股票、債券,推動這些資產價格的上漲。

金融業競爭愈趨激烈,而政府又承諾會維持低利率一段時間,無異於表明不會刺破房產價格泡沫,於是金融業開始瘋狂追求利潤、而甘心冒著泡沫破裂的風險,大量持有次級房貸抵押證券、信用違約交換(CDS)等金融商品(這段故事可參考P.111《大債時代》書介),甚至借入資金成本極高的短期債務,來炒作這些商品。最後,終於在中低收入者「繳不出帳單」時,泡沫破裂,讓金融機構欠下大筆債務甚至倒閉,只能等待政府救援。

出口導向經濟,也是災難間接兇手《自食惡果》提到,2002∼2007年,全世界充滿了浮濫的資金,信貸氾濫成災,等於告訴大家「過去你負擔不起,但現在燈光已經熄滅,你想幹嘛都沒人會管你!」許多國家因此有了盡情享樂和放縱的機會,於是美國、愛爾蘭、西班牙、葡萄牙都出現了類似的房地產泡沫。

不過,若把全球金融想像成一個大銀行,美國、愛爾蘭這些客戶之所以能借錢炒房,還要在海嘯之後借錢(發公債)來紓困銀行、提高政府支出,最後引發歐債危機,背後又是哪些客戶在努力存款,讓他們有錢可貸?

這個問題便指向引發金融海嘯的第三個因素:出口導向的經濟體。《金融斷層線》指出,經濟體系裡如果都是講求節約生活的人,就不可能繁榮,因為沒人花錢,就不會有人賺得了錢。近年來,美國、英國、西班牙等國家的花費已超過他們賺取的收入,因此只能舉債以弭平落差。而以出口導向為主的中國、德國、日本,以及台灣、南韓等國卻恰好相反。

美國、西班牙、英國等以政策鼓勵負債消費,在不景氣時,更被出口國視為救贖之道。我們依賴其他國家擴增消費來促進經濟成長,外銷產品、賺取外匯後,又用外匯存底買進美國(與其他國家)公債,等於再借錢給這些赤字國消費。然而這種不均衡的發展不可能長久持續,當赤字國少了房價高漲、紙上財富的支撐後,無力再擴增需求,就爆發家庭與政府的債務危機,而出口國也因此陷入不景氣。

繞了世界一大圈,我們才發現,每天拚外銷訂單的我們,竟也是金融海嘯、歐債危機的間接推手之一,我們也即將承擔歐債危機的部分後果。

(整理•撰文•編輯 / 劉揚銘,本文取材自《經理人月刊》2012年2月號)


2012-08-30 22:28:42
應用擴展 工具箱


回復: 一次讀懂歐債危機:時事篇
管理員
註冊日期:
2007-08-25 23:43:16
帖子: 545
等級: 21; EXP: 48
HP : 0 / 512
MP : 181 / 18698
離線

希臘可能退出歐元區的五大誘因

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調整字體︰

近期歐債危機愈演愈烈,希臘可能退出歐元的傳聞不絕于耳。那麼希臘是否會退出歐元區呢?這個問題恐怕只能由希臘人民在將於本月舉行的二次大選中自行決定。屆時希臘如果選擇留在歐元區,自然皆大歡喜;但是如果希臘鋌而走險,選擇退出歐元區,想必無論是對希臘自身還是對全球金融市場都將是兩敗俱傷。即便像市場樂觀預期的那樣,希臘選民投票決定留在歐元區,其日後能夠完全兌現承諾嗎?未雨綢繆,下面我們著重探討一下希臘退出歐元區的誘因有哪些?

希臘可能退出歐元區的五大誘因

第一,希臘目前的經濟狀況不支持其繼續留守歐元區。希臘央行行長4月曾表示,該國今年經濟將衰退約5%,高於早些時候衰退4.5%的預測。根據歐盟統計局公布的數據,2011年12月份,希臘失業率達21%,是歐盟27國中第二高的國家,僅低於西班牙的23%,同時,希臘25歲以下青年的失業率最高,達到驚人的50.4%。根據希臘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希臘2011年底的債務總額為3556億歐元,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165.3%。而希臘與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此前達成的救援協議,2020年希臘國債占GDP比例應從目前的160%下降至120%。希臘2011年財政赤字總額為196億歐元,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為9.1%,該比例雖然低於2010年的10.3%和2009年的15.6%,但仍然超過歐盟和IMF為其設定的7.6%的標准。

人們常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此前,我也認為是希臘民眾“好吃懶做”導致了今天的局面。但仔細想想,這樣說或許有失公允,希臘民眾在加入歐元區之前的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前就是這樣的生活習慣,為什麼偏偏現在就難以為繼了呢?如果希臘沒有加入歐元區,是否會出現今天的局面呢?這就不得不提歐元區的制度設計缺陷。

第二,歐元區的制度缺陷既是希臘危機成因之一,也為希臘退歐提供了可乘之機。歐元區制度的第一大缺陷是,歐元區只有統一的貨幣政策,卻沒有統一的財政政策。如果將歐元區統一的貨幣政策比作一劑藥方,現實的情況就是歐元區希望這劑藥方能夠包治百病,而絲毫沒有顧忌到歐元區各個成員國間的體質差異。問題恰恰在於歐元區各個成員國之間的體質差異非常大。就拿目前來說,德國希望歐元區成員國能夠通過財政緊縮度過危機。我們姑且不說這個建議能否解決根本問題,單就緊縮而言,德國經濟膘肥體壯,恐怕餓十年八年也能扛過去;而希臘呢,目前已經是面黃肌瘦,骨瘦如柴,如果繼續餓下去,情況會怎樣可想而知。所以,有一種觀點認為,如果現在繼續把希臘強留在歐元區,或許是一個殘忍的決定。總之,一劑藥方包治百病的想法不切實際,難怪現在認同“歐元是個早產兒”的人越來越多。

歐元區制度另一大缺陷是沒有建立“退出”機制。一個只進食不排洩的機體能健康嗎?可惜歐元區的制度設計就是這樣。歐元區只規定了加入該組織的規章和要求,但是沒有明確的退出標准和流程。更為致命的是,面對成員國赤字超標的問題歐元區一味縱容,非但沒有懲罰違約國,而是採取了默認的綏靖政策,導致各國赤字違約日趨嚴重,最終爆發歐債危機。但是,正是由於歐元區沒有明確退出流程,也為成員國退出歐元區提供了可乘之機。假設在理想狀態下,某赤字違約國打算退出歐元區,其可以發行新貨幣置換老百姓手中的歐元,然後再用回籠來的歐元償還國際債務。如果不考慮該國退歐所造成的經濟恐慌和新幣貶值因素,央行只需動用印鈔機就可以償還債務,何樂不為?但事實並非如此簡單。

第三,希臘可能名義上退出歐元區,但可以繼續使用歐元,並擺脫債權國的緊縮約束。通常一國發行新貨幣,即意味著在過渡期之後,原有貨幣便作廢,失去使用價值。但是,假設希臘退出歐元區並發行新貨幣,或恢復使用德拉克馬,歐元會作廢嗎?顯然不會。這顯然也是歐元區制度缺陷造成的,歐元是歐元區的貨幣,卻也是世界的問題,甚至是歐元區留給世界金融體系的新問題。我們暫且不提這種情況下歐元面臨的信用危機,先看看希臘民眾會如何應對。能夠預見到的風險便不再是風險,假設希臘恢復使用德拉克馬,由於希臘民眾預期德拉克馬將會貶值,所以更願意持有歐元,肯定不會一次性將手中的歐元換成德拉克馬,然後坐等後者貶值,而是只會在必要時逐漸分批將手中的歐元兌換成德拉克馬。這就是為什麼希臘銀行遭擠兌的原因。也就是說,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一段時期內很可能出現歐元和德拉克馬並存的局面,直到德拉克馬貶值逐步趨穩後,希臘民眾才會將手中的歐元出清。如此一來,希臘不但可以緩解退出歐元區對其經濟造成的衝擊,同時擺脫了一味財政緊縮造成的民眾反感情緒。另外,如果希臘當選政府宣布退出歐元區,但不發行新貨幣,繼續使用歐元,此舉是否可行也耐人尋味。

第四,希臘退出歐元區不但可以擺脫財政緊縮,還可以擺脫現有的債務。幾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國際社會終止對其金融援助,希臘似乎根本沒有完全履行償還債務的可能。至於能夠償還多少,不但要看希臘國內的經濟恢復程度,還要看國際社會的表現,甚至不排除希臘破罐破摔,如果國際社會不援助,該國直接賴賬的可能。這也許有點危言聳聽,但是如果希臘新貨幣貶值,無疑將增加該國通脹水平和債務負擔。希臘本已不堪重負,又如何能夠容忍雪上加霜。曾經我也一直不解,面對希臘這樣一個“好吃懶做”的兄弟,一腳將其直接踢出歐元區是最簡單的解決辦法,但歐元區的其他兄弟姐妹為何如此不離不棄,難道真的是手足情深,國際友愛嗎?看看誰是希臘的主要債權國,答案就不言而喻了。說白了,德國和法國不但是歐元區成員國的老大哥,同時也是希臘的重要債權國,黃世仁被楊白勞套牢了。

第五,希臘退出歐元區,有利於其自身經濟恢復。如前所述,目前的希臘就像是一個身體羸弱的病人,如果要求他跟著歐元區這個大部隊繼續前進,希臘痛苦,歐元區也將受到拖累,所以希臘應該脫離大部隊,休整療傷。外界普遍認為,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並發行新貨幣,短期內其幣值將迅速貶值50%,甚至更多。但是,希臘經濟中農業、航運業和旅遊業比較發達,工業製造業相對落後。貨幣貶值不但有利於該國農產品出口和航運訂單增加,同時也有利於吸引更多遊客到希臘旅遊。當然,由於希臘工業欠發達,貨幣大幅貶值對其進口勢必造成影響。但更為重要的是,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將重新獲得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自主權,這樣希臘政府就可以根據其自身的體質狀況,因地制宜地制定自己的康複計劃,這是留在歐元區無法實現的。

希臘的命運既掌握在民眾手中,也掌握在債權人手中

有人也許會問,既然希臘退出歐元區的優勢如此之多,希臘人和國際社會為什麼都還希望其能夠留在歐元區?希臘當初加入歐元區能夠獲得降低融資成本、拓寬市場、強化與歐元區其他國家的金融聯盟等諸多益處。簡言之,希臘加入歐元區就像是一個家境不好的人傍上了大款,現在雖然感情破裂,但是如果讓他們離婚,弱勢一方肯定不願意。僅就目前形勢而言,希臘一旦退歐,短期內很可能造成國內經濟快速萎縮、通脹飆升、股市插水等應激反應,希臘百姓當然不願意自己的儲蓄瞬間嚴重縮水,所以民調多次調查結果都顯示,希臘民眾很希望能夠繼續使用歐元。對於國際社會而言,希臘的債權國肯定不願意希臘賴賬,即便不是希臘的債權國,也不希望希臘退歐波及本國的金融市場。

那麼短期之內希臘危機能否得到解決呢?首先,我們來看看被市場寄予厚望的“歐元區共同債券”能否成為希臘的救世主。德國對此問題一直態度強硬,多次表示不願意因為發行歐元區共同債券而增加自己的融資成本,所以該提議目前處於擱淺狀態。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希臘果真退出歐元區,德國的經濟損失也不小,因此權衡利弊之後德國的態度是否會軟化仍有待觀察。

其次,“財政契約”能否解決問題?前文中,我們提到了歐債危機爆發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歐元區財政不統一。當年,歐元區對成員國加入該組織在財政方面不是沒有要求,曾規定各國財政赤字必須控制在GDP的3%以下,但是為什麼沒能遵守呢?主要還是因為各成員國經濟水平差距過大,最終連德國這樣的國家也無法達標,所以該規定形同虛設。要實行統一的財政和貨幣政策,要求各國經濟水平差距不能過於懸殊,看看現在的德國和希臘,這種差距短期似乎也很難彌合。當今像美國這樣的聯邦國家都未能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各州財政統一,而像歐元區這樣的邦聯組織要做到這一點,可謂任重道遠。

再次,“緊縮財政”是否可以力挽狂瀾?如果某個家庭經濟拮據,家人不通過努力工作增加收入,而是通過節衣縮食減少開支維持生活,不開源只節流的後果可想而知。另外,面對危機歐元區一味高築金融防火牆的做法也似乎欠妥。大禹當年治水就明白治理水患重在疏通河道,一味封堵非但不能解決根本問題,而且還可能抬高水位,最終形成更嚴重的垮壩。

最後,國際債權人能否繼續做出讓步,重新與希臘談判救助條件?希臘今年3月的債務重組已經讓債權人實際上蒙受了約3/4的損失,預計他們的讓步空間也比較有限。目前希臘的命運不僅掌握在希臘選民的手中,也掌握在希臘債權人的手中,德國的態度尤為重要。諸如“歐元區共同債券”“ESM(歐洲穩定機制)直接注資歐元區受困銀行”等提議能否成行,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德國能否犧牲一定的自身利益。目前希臘激進左翼聯盟領導人正在游說債權方放寬救助條件,估計不到最後一刻,誰都不願意先松口,雙方正處在心理對峙階段。

希臘危機帶給我們的反思

那麼希臘危機又能帶給我們哪些反思呢?經濟危機始終是伴隨經濟增長的夢魘,且爆發的周期逐漸縮短,美國次貸危機尤歷歷在目,歐債危機已然粉墨登場。其實,希臘經濟在歐元區所佔的比重並不大,但是市場為何如此恐慌?由於人們對希臘危機對實體經濟的影響到底有多大心里沒底,進而造成了心理上的恐慌,而這種恐慌所造成的損失甚至更大。就像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無論希臘此次是否退出歐元區,都將給我們留下很多的啟示。

其一,希臘如果不退出歐元區,歐債危機就不會擴散嗎?現在人民普遍認為,希臘退出歐元區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其所產生的連帶效應。難道希臘留在歐元區,歐債危機就會平息嗎?個人認為,希臘如果留在歐元區,只是延緩了危機的爆發的時間,並未解決歐元區的實際制度缺陷。如前所述,在經濟層面上歐元區各成員國的差距短期難以彌合;政治層面上各國尚難擺脫各自為政的局面,例如德法分歧;而在精神層面利益共同體的概念也並未深入人心,例如德國對希臘的態度。有人將希臘和歐元區的關係比作婚姻,也許現在問題並沒有嚴重到要離婚的地步,但是僅僅是形勢的融合也許只是表面的結合,歐元區與包括希臘在內的其他各成員國如何實現經濟和精神層面的融合才是更重要的問題。

其二,“一國兩幣”的現象是否會成為常態?歐元作為新生事物曾經帶給我們無數驚喜和期望,但歐元現在就像是一個處於青春期的少年,他的叛逆也給我們帶來了很多的擔憂和迷茫。例如,假設希臘退出歐元區並恢復使用德拉克馬,經過一段時間的過渡期後,希臘政府是否可以將回籠的歐元用於償還債務?假如希臘政府可以通過發行新幣,回籠歐元用以償還債務,希臘政府不但將獲得傳統意義上的鑄幣稅,而回籠上來的歐元更成為了巨額附加收益(在單一貨幣體制下,通常回籠來的舊幣不再具有使用價值),這是對希臘政府財政超支的獎勵還是懲罰?其他歐元區債務國是否會紛紛效仿?歐元區債權國又將如何應對這筆“從天而降”的橫財?如何對沖這筆橫財回流歐元區可能引發的通脹及歐元信譽危機?如果單從這個角度講,希臘倘若能夠有序退出歐元區,將為其他成員國樹立一個典範,該國退出歐元區的探索將有助於該組織的長治久安。

其三,世界各國為什麼能夠通過開動印鈔機就能償還債務?希臘央行通過發行德拉克馬置換歐元就可以償債,美聯儲通過不斷量化寬鬆濫發美元就可以稀釋債務,發行貨幣和製造衛生紙有什麼區別?難怪央行原副行長吳曉靈認為近年的金融危機是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的後遺症。在金本位制度下,美元與黃金掛鉤,各國貨幣又與美元掛鉤,所以各國如果濫發貨幣,成本巨大,因此金本位制度下金融市場相對穩定。那麼金本位會重回歷史舞台嗎?如果金本位能夠維持,就不會出現“特里芬兩難”。不過,坦白的說,自從金本位崩潰後,人們一直在試圖尋找除黃金、美元外的新的硬通貨作為世界儲備貨幣,但是至今未果。特別提款權(SDR)能夠成為新的貨幣之錨嗎?如果SDR成為貨幣之錨,美國所號稱的占其外匯儲備3/4的黃金儲備將如何處理?美國能夠允許煞費苦心所建立的美元霸權旁落,能夠容忍世代苦心經營的黃金儲備化為烏有嗎?縱觀當今全球金融市場,熱錢早已跨境流竄,而各國監管依然是各自為戰;舊的制度已然轟然倒塌,但新的制度尚未建立。但願以上塗鴉只是杞人憂天!(楊峻)


2012-12-12 08:54:51
應用擴展 工具箱


回復: 一次讀懂歐債危機:時事篇
管理員
註冊日期:
2007-08-25 23:43:16
帖子: 545
等級: 21; EXP: 48
HP : 0 / 512
MP : 181 / 18698
離線
  • 2012/5/18

簡單剖析希臘退出歐元區的影響

引用本文加入書籤轉寄本文


近來吵的最紛紛擾擾的問題,就是希臘到底要不要留在歐元區的問題?
很多人或許還不是很了解,為什麼歐債各國這麼爛,德法等國卻依然希望能將他們留在歐元區而不是把希臘、西班牙、義大利這些欠債大戶給趕出去?


先簡單的為各位剖析這些故事的連鎖效應
再來慢慢的解釋希臘以及各歐豬的主要問題以及德法的目的


故事流程


債權人需要的是「歐元或其他國際貨幣」


1.希臘擺爛且沒被趕出歐元區
->其他欠債歐豬有樣學樣,西班牙、義大利、葡萄牙跟著擺爛
->債權人擔憂拿不回錢,國際資金拼命撤出歐洲及歐元
->歐洲銀行體系將承受龐大壓力,貨幣不足
->歐豬政府賴帳,將失去所有外國資金的經濟活動,只能期望歐元央行以新 LTRO 的不斷施行以創造更多歐元來供各國還債及支付各項支出,或將引起更大的通膨危機
->通膨失去控制,歐元強力貶值,國際放空資金攻擊


2.希臘被迫退出歐元區->政府將不能再用歐元支付任何東西,重新發行 Drachma
->國內銀行存款、貨幣自動轉換成 Drachma
-> Drachma不是國際貨幣,各國認定的 Drachma 匯率極低
->所有在銀行的Drachma將失去價值,持有Drachma 存款的人財產直接蒸發
->同時人們存有預期心理,將會在實施 Drachma 前擠兌歐元
->銀行沒有足夠現鈔無法提領->引起民眾恐慌擔憂國家和銀行是否破產?
->最糟的情況,銀行真的宣布破產、政府也無力承接債務,所有存款歸0

(如果有印像的話2007年台灣也曾發生中華銀擠兌事件,
當初是由政府出面保證所有存款戶的每一塊錢而平息事件)

->銀行體系破產倒閉(甚至是政府),所有現金以外的帳面資產,都有可能消失歸0
->大量的貨幣消失、人們的存款消失、企業也借不到錢週轉、經濟頓時蕭條
->所有持有希臘債的外國人求償無門,風爆開始延燒至大量持有希債的歐洲各國
->同樣的過程有可能也發生在西班牙、義大利、葡萄牙,恐怖的連鎖效應
->歐元體系的崩解or強力的新 LTRO ,都必然引起放空資金在股匯市上的強力狙擊
->新的金融風暴(不過這次是從歐洲開始)


1.希臘和歐豬各國目前欠下的龐大債務,是他們根本還不出來的天文數字
那麼為什麼他們還沒有破產呢?因為他們仍是歐元區會員國,擁有歐元區所有國家對他們的債 務進行承諾及保證,還有就是所謂的抒困計畫讓希臘和欠債國得以拿到足夠的現金應付一波波的到期債務但是這些新的借款是在德法等國家有條件的情況下借給他 們的,條件就是欠債國要進行強烈的減赤緊縮動作



2.德法等國為什麼要力挺這些欠債國,他們打的算盤是什麼?

可以看到從歐債爆發以來,德國已經想盡辦法幫欠債國降低負債及還款
首先是從歐元央行撥款給他們,一方面也算是半強迫式的要求債主降低或放棄債權
然而這些動作也突顯出歐元這個體系的主要缺點,「無法像美國自行印鈔救市」
因為歐元是各個國家聯合使用的貨幣而非單一國家貨幣,所以印不印鈔、印給誰?
都需要多數國家的同意方能進行,所以這些欠債國無法學美國搞量化寬鬆直接印鈔

德國打的如意算盤是希望能重整希臘等國的債務,同時有條件的協助他們重整財政
幫助他們留在歐元區使歐元這個貨幣體系不要崩潰,歐元是個偉大的構想
但卻是個有諸多限制缺點的理想制度,最大的缺點就是像現在這樣
如果成員國的經濟財政相差過大,甚至是負債了天文數字
少數國的問題就能引起風爆拖垮所有成員,因為歐元象徵的是經濟上的統一共同體

不幸的是他們沒想到這些欠債國不只不好好反省,甚至就打著「反正你也不想我離開 歐元區」的心態,乾脆就擺爛擺明不還錢,你最好要幫我擦屁股不然我破產你也會被 拖累!


但如果德法縱容希臘這樣不配合的擺爛,又不把他趕出歐元區,其他欠債國一定也有樣 學樣這將會引起債權人的恐慌,同時市場上的禿鷹也將在股市以放空這些國家和銀行、甚至是放空歐元來取得獲利,屆時德法及歐元各國要面對的,不只是欠債國的 擺爛,整個銀行體系的危機甚至是從股匯市而來的龐大放空壓力都將陸續而來,匯率無法穩定對進出口等經濟活動來說是具有極大殺傷力的



3.希臘退出歐元區所造成的影響

很多人或許會疑惑為什麼德法要這麼拼命的幫助這些國家減赤還債?
讓我們來談談希臘等欠債國不配合、不還債、被趕出歐元區會有什麼影響?


首先,一但希臘退出歐元區,就表示他們沒有其他國家作擔保還債

一但債務到期,沒有人會給他們討價還債的空間,希臘如果還不出錢就是破產
同時也因為他們無法自行印歐元還債,也不能再使用歐元,
歐元對他們來說變成了「外幣」
最後可能會採取發行舊貨幣Drachma
來自動替換國內銀行的歐元

Drachma的重新發行,希臘可以先自行公告幣值與歐元的兌換比率
然而實施之後在市場上會認定Drachma的匯率是多少?就沒有人能確定
往好處想或許Drachma的發行會很順利,幣值穩定不會引起通膨或通縮的問題
然而從最近希臘發生的新聞來看,就運希臘人都不這樣樂觀...

「希臘銀行爆擠兌潮,銀行一天失血8億歐元」


一但Drachma對其他國家的人來說,是個沒有價值的東西
那就意味著沒有人會和希臘進行貿易經濟上的往來,免得取得一堆廢紙
同時希臘也無法舉債,因為沒有外國人會願意投資、相信他們
一個國家既無法靠發行債券取得資金,同時政府又負債累累,所使用的 貨幣也無法取得人民信任,貨幣本身就是一種信用產品,一但人們不信任貨幣、紙鈔,那就只願意保有資產,也就是所謂的土地或可以被國際兌換的黃金白銀等商 品,這個國家有可能經濟衰退回「以物易物」的時代,又或是變成二戰後的德國馬克,幣值極度的不穩定,在這些情況下,經濟進入長期衰退甚至蕭條
是可以預期的事情


經濟的衰退,人民生活困苦,治安就必然敗壞
長遠來看希臘及歐豬各國的破產可能性已經是非常高
如果一個處理的不好,將引起歐元區崩解的危機
歐元的瓦解意味著歐洲經濟的崩盤,不難想像這股風暴
自然也會襲向美國和亞洲


中國人有句俗話「好死不如賴活」
大概就是形容目前希債和歐債危機的最好註解了吧
















2012-12-12 08:57:01
應用擴展 工具箱






可以查看帖子.
不可發帖.
不可回復.
不可編輯自己的帖子.
不可刪除自己的帖子.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帖.

[高級搜索]


本校地理科介紹
網 站 內 容 僅 蒐 集 供 個 人 教 學 參 考 用 , 如 有 版 權 侵 犯 請 洽 周 士 堯 老師 TEL:03-9324154-213 © XOOPS